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1章 谈生意的胖子们
    成功找到背锅但同样无比郁闷的南云造二呆在依山而造的联队野战指挥部里看着窗外漆黑一片的中国北方夜色在沉思。

    营地里没有任何火光,在点着防风的马灯下构筑好野战战壕后,所有部队都进入掩体休息同时被勒令不得有火光,免得被中国人偷袭。

    他倒不是因为师团长在电报里一通臭骂,而是在尝试过中国农民军不弱甚至有些强悍的战斗力后,南云造二开始思索自己应该怎样做。

    怪不得驻热河的第一混成旅团会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丢给司令部,原来,是真的不那么容易吃下去啊!还扯理由说什么兵力不足,就他们那四五千号人,全部调过来恐怕也不能真的把这群中国人怎么的吧!

    透过这一战,南云造二已经明白,他以前真是想多了,仅靠他这一个步兵联队,就算是拼着伤亡惨重把眼前的这块硬骨头给啃下来,人家也可以往更远的山里跑,而以他的兵力再想对他们进行封锁,那可是痴人说梦。

    不说别的,光是那些神出鬼没的中国枪手,有可能就会让他的损失又增加不少。没人能一直像今天晚上一样打足精神提高警惕的。

    战后的第一个晚上,已经被打疼了的第20步兵联队为了防止中国人利用夜间偷袭。三个步兵大队三千多人花费了足足三个小时在冻得梆梆硬的冻土上挖了完备的战壕不说,甚至还用光了辎重大队的储备在战壕前方五十米拉上了铁丝网,警备可是比他们向这里进军之时要严密的多。

    这搞得不像是他第20步兵联队在围攻中国人,而是中国人在围攻他一样。虽然有些憋屈,但南云造二依旧是命令全体官兵这么做了,而且要求战壕里负责警戒的士兵不得点火,防止被人打冷枪。

    这场仗,不能这样打下去了。他南云造二是带着这帮好小伙们来中国寻找财源的,而不是把命丢在中国的雪地里,那回到大阪以后他南云造二怎么面对那些白发苍苍找他要儿子的妈妈们呢?

    可是,关东军司令部的军令也不可违背。已经背负上“窝囊废”师团名声的第四师团不能再承受失败了。

    南云造二大佐拄着自己的指挥刀拧着眉头凝重的看着窗外,希望中国北方寒冷的夜能给他一个答案。

    门突然被打开,寒冷的风从门外冲了进来,南云造二忍不住皱了皱眉,不露痕迹的将自己佐官呢子军服的领子紧了紧,回过头看着脸色有些异样的副联队长小野长山中佐,沉声问道:“小野君,如此匆忙,是中国人又有什么动作吗?”

    “大佐阁下,是的,有件奇怪的事需要您来决定。”小野长山点点头,脸上的异色更浓。“我们抓到一个中国人。”

    “中国人?在这里出现的,都是敌人,统统死啦死啦的。这点小事还需要向我汇报吗?”南云造二脸上闪过一丝戾气,同时更多的是不满。

    虽然他并不想像有些师团一样去烧光中国老百姓的房子抢光他们的财产并像屠杀猪狗一样杀了他们,在他看来虐杀平民实在是有损一名军人的荣誉,但这并不代表他在损失了近300士兵后不想杀中国人来出气。

    尤其是现在这个让他心烦意乱的当口,有一个出气筒总是好的。但是,就这样一个小事还需要他堂堂联队长来做决定?什么时候,第20步兵联队的官佐们如此没有担当了?杀一个小小的中国人而已,帝国皇军的威名那里去了?

    “不是,大佐阁下,那个中国人要见您。他说,您会见他的。”小野长山回答道。

    回答的同时,悄悄把一个盒子递到了有些不明所以然的南云造二手上。

    南云造二在看到盒子上以中文书写的两个大字后,两眼猛地一睁,亲手打开盒子,看到颇为眼熟的几片小药片,脸色变得和他的副联队长一样,满满的都是诧异。

    这会儿,他终于知道小野长山为何脸色异样了。这个在深夜闯入防区的送上礼物的中国人,想干什么?他又有什么目的?

    两人都没说话,各种疑问在日军大佐和中佐眼神交流之间展开。

    沉寂了片刻,南云造二开口了,“小野君,去把那个中国人带到这里来,还有,派人通知佐藤中尉马上赶到指挥部,记住,这件事不要让其他任何人知道。”

    “嗨意,属下明白。”小野长山重重的点点头,转身出了以野战帐篷为主体建造的临时指挥部。

    过了二十多分钟,重新归来的小野长山带着一名五花大绑穿着棉袍长褂浑身上下有几大块污渍脸上也有几块乌青和红肿的胖子进到指挥部。

    这不是刘团座又是那个?只是,这会儿没有穿军装的刘团座绝对像是一个受了不少欺凌的中国商人,尤其是当他脸上带着几块伤痕和满满的愤懑的时候。

    在战场上的刘团座脸上或许也会有伤,但更多的是狰狞的杀气,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就是一个任人摆布的弱者。

    坐在桌子旁边就着马灯看地图的南云造二很淡然的抬起头,看着眼前明显是吃了不少苦头的中国胖子,脸上闪过一片厉色:“中国人,你的明白不明白,任何出现在两军交战区域的中国人,都是大日本帝国的敌人,都会死了死了的?”

    老子一定是看到二战版的机器猫了,这是刘浪进入帐篷看到那位装模作样看地图的日军大佐后的第一个念头。

    这位扛着日军大佐军衔的大佐头圆脸圆眼睛圆鼻头比范绍曾范哈儿师长还圆呼不说,特娘的还没脖子,就一个脑袋垛在一个撅着的肚子上,如果给他凃上合适的蓝色再给他来个能往外掏各种稀奇玩意儿的肚兜,活脱脱的一个人形机器猫。

    mmb的,不会藤本弘这厮就是看到眼前这货才有了哆啦a梦这个角色的原型吧!刘浪如是想。

    反正,哪怕就是这位很装逼的动不动就是死了死了的,刘团座也没有丝毫惧怕反而有些想乐。

    实在是,你可以想象一下哆啦a梦穿上日军大佐军服以后的模样就知道了。此时的刘团座能忍住没笑,已经是费了很大力气了。

    “大佐阁下,这就是所谓的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待客之道?我曾经水托远赴热河来找大佐阁下您来谈笔生意,不仅大冷天的水酒都没有一杯不说,竟然还受此侮辱。来,来,大佐阁下,有本事对这儿来上一枪,爷们儿要是皱皱眉,就不是好汉。”刘浪满脸悲愤,努力挣脱着后面两个日军的钳制,大声说道。

    刘团座毫无羞耻感的借用了小兵曾经水的名字,反正除了自己人,也没人知道他是谁。

    mmb,如果南云造二会这句话的话。他一定会如此吐槽。眼前的这个中国胖子绝对是个谈生意的好手。就冲着这混不吝的流氓劲儿,就已经让他嗅到了浓重的奸商特有的气息。如同妓女身上浓浓的脂粉味儿一样。

    不光是他肥头大耳一看就和普通身形消瘦中国人不太一样明显是个酒肉之徒,而是他这句看似英勇却透露了无数个信息的话,绝对是个商业谈判的老手。

    南云造二先前的那句威胁意味儿很浓的话,其实就是中国人古语中的下马威,是商业谈判中的一种常用手段,先要占据心理优势,才能更好的往下交流。

    哪知眼前这个中国胖子却很厉害,反而给他来了混不吝的一招,那意思是,有本事你宰了哥,宰了哥,生意就没得谈了。

    可生意,真的必须得谈,在看到那几片小药片之后,南云造二已经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和这个神秘的中国人谈谈。

    因为,那几片小药片,在日本本土的价格,已经高达每片三十日元。要知道,他麾下的一名上等兵,月饷也不过八日元,要攒上四个月,才能买上一片。就是他这个大佐,一个月200日元,也买不上几片。

    但是这个颇为意外出现的中国奸商,送上了让人挠心挠肝的好玩意儿,却貌似不是什么简单货色。

    不过也是,敢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家伙,又有几个简单的?

    “哦?你我两国为敌对之国,你觉得,我们会有什么好谈的?”南云造二圆溜溜的眼睛虚眯着看向奸商味道十足的中国胖子。

    “呵呵,谁又说战争能阻碍商业的发展了?战争从来都是商业的催化剂。再说了,这种事,见多识广的大佐阁下你不说亲眼见过,听过的也应该不是一件两件吧!”刘浪脸上露出一丝不屑,轻笑道。

    “哦?你这个论调有意思,我可以和你谈谈。”

    一个日本胖子,和一个中国胖子,就这么意味深长的互相对望着。

    可能谁也想不到,这两个互相试探着准备谈生意的异国胖子,其实,都是双方两国最精锐军队的团级干部,一个是大佐,一个,则是上校。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