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7章 得罪女人的后果
    这位长腿美女不是别个,竟然是潼关苟家大小姐苟赛玉。

    此时穿着裘皮大衣一派富贵模样的苟家大小姐和两年前那个初夏相比,少了一丝彪悍,却多了一份柔美,甚至更多了一分自信。从她看向刘浪,眉宇流露出的不卑不亢和坦然就可以看出,这两年,她经历的事应该也不少。

    应该说,这个华商集团山西分公司经理的职位也给了她不少的历练吧!相比于以前穿着马裤蹬着皮靴腰间插着两把盒子炮的乡下豪强,眼前蜕变成女总裁的苟小姐的气质转换的不是一般的大。

    刘浪事务繁杂,这两年也是对华商集团逐渐放手,除了华商集团总公司和海外分公司几位高层他知晓是谁以外,其余各省分公司负责人刘浪也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所有分公司经理也是由现在的总经理范旭东经过董事会通过后任命的。但苟家大小姐苟赛玉出任华商集团山西省分公司总经理还是让刘浪稍稍有些诧异。

    “苟小姐不见经年,依然如此风采照人那!”诧异归诧异,刘浪还是微笑着和在客栈门口迎接他的苟大小姐握手致意。

    不说苟家的直系子弟苟得富还在他麾下,现在已经做到上士班长的位置。苟得富现在可不是先前的炊事班长了,是真正的步兵战斗班长。鉴于昔日的那个纨绔子弟在长城一战还算是条汉子的表现,回归独立团后,刘浪就把他下放到下面的连队,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战斗班班长。绝对是提拔重用的典型。

    就是潼关的苟家也算是独立团合作最紧密的商户,不仅常年提供单兵羊皮水袋,刘浪独立团所部用的单兵毛毯、棉被、棉袄等所需制衣原料,也多是由苟家提供。当然了,最重要的,他们还是独立团的军粮供应商。更确切点说,不光是军粮,独立团从1934年开始,就根据刘浪的指示,悄然增大各类粮食的购买量。四川虽然是产粮大省,但因为年年战乱,田地荒芜不知几许,供应本省都尚嫌困难,更别说独立团那般大宗的采购了。刘湘一统四川也才一年多,四川想恢复成昔日天府之国的美誉,没有个两三年的时间那是想也别想。

    而位于陕西东大门为陕、晋、豫三省要冲的潼关苟家,就成为独立团最好的粮食供应商。一年多以来,除了极少数的几人,甚至包括运粮食的苟家自己,都不知道,由他们苟家悄然运抵独立团广元基地的各类粮食竟然高达数百吨,独立团在后山挖的超级大粮仓竟然都快堆不下了。

    而之所以采购粮食不通过华商集团而用苟家这种地方豪强,那是因为现在的华商集团名气越来越大,树大招风,他们经营药品、钢材甚至盐业、矿业这种国家管制行业都没问题,但偏偏采购粮食运往四川这种看似“小事”的事不能做。

    历朝历代,粮食都是事关民生的大事。原因很简单,真到了战乱的时候,粮食比黄金可要有用多了。所以,华商集团各省分公司早在总公司的命令下悄然囤积粮食,但却没有一点儿运往四川。

    可以说,现在的刘团座,怎么说都得给这位独立团的生意伙伴足够礼遇和面子,他可不能再像以前随意坑人家陕西妹子了。更何况,人家现在还是华商集团分公司老总,就是在华商集团也是拥有一席之地的人物。

    “刘团长还是那么会说话,不过这次赛玉可能给刘团长您惹祸了,刘团长可别怪赛玉不会办事呢!刘团长里面请,这间客栈赛玉已经提前一天全包下了,我们里面说话。”苟赛玉伸出一只纤纤玉手和刘浪右手微微一触即离,一边侧身微微一让,嘴上说着请罪,脸上却是笑盈盈的说道。

    “哦?苟小姐请,我们里面谈。”刘浪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领头进了尚有些老式的客栈。

    两人走进客栈,苟经理身后的四名膀大腰圆腰间鼓囊囊一看就有夺命玩意儿的护卫主动去了大门外站岗,以牛二、孙无法为首的十二名士兵则直接彪悍不已的占据了客栈内外各处要地,虽然没拿出枪,但杀气腾腾彪悍模样把客栈老板和一名留下端茶倒水的小厮吓得脸色苍白。

    本以为花了一百大洋包下客栈整整一天的客人是个富豪,没想到竟然来了一帮武装土匪,这下完蛋了。

    “都滚蛋,这里是我们中国人的地盘又不是有小鬼子。”刘浪一瞪眼把自己那帮属下都赶出客栈,回身安慰店老板道:“老乡别担心,我们是国民革命军第七军的,你去给我们准备一桌你们天镇最有特色的酒席,好吃的话,看到没,这位大美女大大有赏。”

    看着老板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离开的背影,苟大小姐轻轻一笑:“没想到两年过去了,刘团长打秋风的本领倒是越来越强了。”

    “哈哈,那里那里,我是大头兵一枚,你是大老板嘛!不吃你吃谁?”对于美女对他吃白食的委婉指责,刘团座面不改色心不跳。

    “哦!您确定要吃我?不知给纪中校汇报没有?”苟大小姐突然眼波流转。

    “咳咳。。。。。还是说说你刚才说的什么事儿没做好的话题吧!”面对这位人近三十突然变大胆很多的陕西大姐,面皮厚如刘团座一时间也有些吃不住劲儿了。

    都说男人喜欢耍流氓,但当女人真耍起流氓时,男人,其实一样会手足无措的。

    不过,通常女人耍流氓,只会对她感兴趣的男人,尤其是当看到某个小男人慌张的躲避时。

    不过这一点儿,显然还不是前后两辈子都在军营和男人相处的时间几乎占了大半的刘团座所能理解的。

    在对女人的了解上,他甚至还不如喜欢大屁股女人的赵二狗,人家赵大营长才是堪透了男女的本质。什么狗屁爱情不爱情的,屁股大的女人会干活儿能生养而且还不容易难产,那才是做老婆的好材料。

    见一直以来都占尽上风的刘团座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大胆给搞得猝不及防还显得有些小可爱,苟家大小姐脸上现出一丝得意可眼底却是现出一丝谁也无法察觉的落寞,嘻嘻一笑:“刘团长,您这次来山西去见阎高官是不是因为那一千根炮管的事?”

    “没错,敢赖我刘浪的钱,这事儿我可得找他好好说道说道。”刘浪脸上恢复平静,点点头沉声说道。

    “那,您好像是找错人了。”苟大小姐摇摇头,有些懊恼道:“您可别怪我做事拖拉,实在是他们山西方面太没诚意了。”

    “怎么说?”

    “那一千根炮管还在潼关呢!”

    。。。。。。

    刘浪脸色一片怪异。

    “刘团长,您要打要骂,尽管来好了。”苟大小姐一脸英勇就义的意思。

    “哈,怎么会。这真是太好了,老阎头儿不是个好货,这一千根炮管可不能给他,留在潼关就很好。”刘浪放声大笑。

    原来,从四川运往山西的一千根炮管的运输量可不小,负责此事的苟大小姐花费了很大的人力物力才运出川陕公路抵达潼关,正想入晋之际,山西那边对接的人却只派了些大车甚至连华商集团先前不小的运输花费都不愿报销。

    这下可是惹恼了做生意一向精明的苟大小姐,炮管本属于白送,你这竟然连运输费都不愿意出?

    女子做生意本就比男人更看重眼前利益,更何况苟大小姐这种本性豪爽的陕西女子,自然更见不得山西人这种小家子气。一怒之下,自然是压货不发。

    于是一千根炮管就先存放到了潼关小城不说,传给集团那边的消息自然也是稍微加工,成了“小里小气”的山西人不愿给钱,等再转了一道传到刘团座耳中的消息就变成了阎老西想反悔了。

    老阎同志为他小里小气的属下算是背了个锅。

    其实也不算是背锅,以老阎同志历来不算地道的个性,他那不愿付小钱的属下不也就是沾染了他的习气?刘浪甚至猜测,这背后未免没有老阎同志的影子。

    他还真以为他的兵工厂对刘浪有无比巨大的吸引力吧!想借此试探一下刘浪的底线。如果刘浪宁愿赔钱也要送一千根炮管入晋的话,他会用他那个“破”军工厂找刘浪索要更多。

    刘浪太明白这个喜欢左右逢源甚至连小鬼子都想勾搭勾搭的老阎同志的习气了。

    又或者,这一千根炮管真的来了的时候,这位恐怕也觉得有点儿烫嘴吧!

    不管什么原因,现在,既然筹码还在自己手中,刘浪就更好去太原找这位山西最大牌的“晋商”谈谈业务,又或者,两者的合作可以换成另外一种更好的方式,要紧随目前时局发展的变化嘛。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