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9章 真小人遇见二皮脸
    “上次已经给您分析过形势了,如果日寇大举进犯,山西机械厂必将落入敌手,而现今刘浪也知您亦有出手该厂的心思,所以才给您拉来一个大金主。”刘浪继续说道。

    老阎同志古井不波的脸上首次露出惊容。

    盖因刘浪这可真不是胡扯,而是实实在在说中了他的心思。而且,是他仅向一人透露过的心思。

    而那个人,却也是最不可能泄密的。

    因为,那个人,正是如今的国府第一人----光头大佬。

    是的,老阎同志对刘浪两年前在山西机械厂总厂于战局的分析不仅没有任何异议,相反还相当信服。假若真有两支强悍的日寇由两个方向夹击,他山西三十万大军未必就能抵挡得住。尤其是最近两年,日军于东北的关东军竟然扩军至二十余万人。

    若是这二十多万精锐关东军扣关入侵,不仅华北危矣,就连他这山西大本营也危如累卵。他可没信心抵挡二十多万关东军的攻击。

    老阎同志还真是有信心,他如果知道未来日寇不过区区8万人就击溃了他苦心经营十几年的三十万晋绥军,他这会儿估计连觉都睡不着了。

    不管怎么说,老阎经刘浪一点醒,对自己的宝贝兵工厂该何去何从可是天天放在心上。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来和刘浪商量的把兵工厂总厂搬往四川广元这个打算逐渐的变淡了,这位精明的山西老汉心里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原因很简单,迁移到四川别看兵工厂的所有权还属于他老阎,但兵工厂一旦搬迁到四川广元刘浪和刘湘的地盘上,那说黑说白可是那叔侄俩说了算了,他老阎的话好不好使可就不一定了。那,可不就是相当于白送给刘浪叔侄了?

    山西老汉每每想至此,心里那个不乐意啊!

    而这两年,逐渐掌握全国大权的光头大佬对各地军阀们也由原来的松逐渐收紧,老阎同志的日子也过得没以前那般舒坦。眼看战争的阴云一天浓似一天,兵工厂之事更是压在他心头的一块大石头。

    不搬,有可能便宜日本人,那不是老阎同志希望看到的;但是搬,不是搬往陕西就是四川,而且也相当于白送,同样是精明的山西老汉所不想的。

    那怎么办?山西老汉逐渐有了个奇葩想法。

    卖。趁现在就把兵工厂给卖掉。卖给谁?答案不言自明,整个中国,除了光头老大,还有谁敢买他这个国内排名前三的兵工厂?要知道现在就连他自己,还以机械厂来冠名呢?

    事实上,曾经的时空中,老阎同志也干过这事儿。这也是刘浪今天为何点出老阎这点儿小心思的原因。只不过此事少有人知,就连刘浪自个儿都忘记了。若不是山西老汉突然对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开始推三阻四,仔细分析山西老汉心理活动的刘浪自己恐怕都想不起来这个茬儿。

    原来,曾经时空中的1935年年中,一直因为山西兵工厂仿四一式山炮能力强被国府特务严密监控的山西老汉很憋屈,干脆,向光头大佬提议,把自己这家经营了十几年的兵工厂卖给国家,作价0万光洋。

    不得不说山西老汉很精明,这下兵工厂虽然是成国家的了,但还是在他的地盘上,他需要什么军械,还不是优先他?只是多出点儿钱罢了。而且,以后不再被特务们盯得牢牢的让人发毛,还能从兵工厂获得一笔资金或许顺便还能收点儿税啥的。

    山西老汉很精明,但能坐上全国第一人宝座的光头大佬就是傻子?面对山西老汉0万光洋的狮子大开口。虽然史书没有记载,但以刘浪的猜测,光头大佬可能就回了一个字:“滚。”

    不甘心的山西老汉最终将兵工厂的价格降到了2000万光洋,遭到的回答也只有一个字:“呸”,直到被小鬼子打进山西给抢了个精光,兵工厂也没卖出去。

    其实,2000万光洋的价格已经很实在了,甚至人家山西老汉纯粹是放血销售。但刘浪估计光头大佬不是不想买,而是,真没钱。

    此时的中国不仅在靠卖珍稀矿产资源还外债,还在大量进口德式军械装备德械师备战,那有余钱来购买山西老汉这个最多只能造山炮的兵工厂?

    现在,因为刘浪提醒提前洞悉了日本人可能的战略感受到巨大压力后,山西老汉想把兵工厂卖给国府让光头大佬来替自己背锅的心思比曾经时空中提前了半年。

    他已经在电话里和光头大佬就此事已经交涉过一次,很显然,被拒绝的很干脆。不过,此事除了他和光头大佬外,再无第三人得知。

    没想到,刘浪今天一来,就把山西老汉如此隐秘的心思都给点出来了。

    一脸惊容的山西老汉死死盯着刘浪,仿佛刘浪脸上有朵花。

    “哎!刘团长啊!说实话,老汉还从来未见过像你小子这么讨厌的人。老汉很想敲开你的脑壳,看看里面究竟长得是个甚。”山西老汉微叹一声,脸色也逐渐变得平和。

    能主政山西二十年之久的山西王,又岂是易于之辈?短暂的惊愕过后,很快就恢复成了不动声色的山西之王。

    “嘿嘿,阎长官,您放心,谈完这笔生意我拿完酬金,刘浪保证立刻从您面前消失,免得您数钱时还顾及我在一旁不得不给我包个红包。”刘浪嘻嘻一乐。

    “滚蛋,别扯别的,你说说是那家公司敢买我山西的兵工厂?真是好大的口气,要是仅仅只是逗老汉开心,你小子,恐怕出不了老汉的太原城。”山西老汉笑骂道。

    “阎长官还记得劳拉小姐吗?”刘浪轻轻一笑,丝毫没把老阎若有若无的威胁放在心上。

    “记得,你说得不会是罗斯集团吧!”山西老汉不由一愣。

    若论财势,美国的罗斯集团倒是有吞下他兵工厂的实力。而且,已经和美国升级成大使级外交的国府恐怕还真不会阻止这场交易,他们,也正在寻求世界工厂美国人的帮助,虽然现在和第三帝国合作更紧密一些。只是,美国人看得上他这家兵工厂?

    “没错,罗斯集团的中国分公司代理人就在大厅等候您的召见。”刘浪点点头。

    “那还不快请?”山西老汉眉头一扬,冲着门外就高声喊道:“五妹子,快去把美国罗斯集团的贵客请到书房来。”

    什么是有钱就是爷?这就是典型。

    等到山西老汉期盼的美国罗斯集团代理人走进书房,山西老汉不由一呆:“苟小姐,你不是华商集团山西分公司经理吗?怎么又成了罗斯集团的代理人了?”

    一边询问苟赛玉,这眼光也瞟向刘浪,那眼神分明是:你小子给老汉信口开河就是,看老子等会儿怎么拾掇你小子。

    已经在山西经营一年,以华商集团在医药领域如日中天的地位,以及磺胺药的稀缺,尚有化肥粉的畅销,一省分公司总经理没见过山西主政者反倒稀奇了。

    刘浪没有解释,只是笑眯眯的伸手邀请苟赛玉入座,那意思是让她自己解释。

    “阎长官,这是罗斯集团前天电传给我的委任状,邀请我出任他们罗斯集团中国分公司总经理助理,同时我已经获得所有和您谈判的所有授权,总经理正在前往中国的途中,不日就可抵达上海,在我和您初步达成合作意向后,他会亲自来和您签订合同并支付所有款项。”苟赛玉却不慌落座,首先递给脸上已有怒色浮现的山西老汉一封电传。

    山西老汉扫一眼全是英文的电文,微微点头,示意苟赛玉把电文交给陪着她走进来的五妹子,看着五妹子拿着电文去找懂英文的人验证真伪,这才手微微一摆邀请苟赛玉入座。

    老阎同志可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那种人,这种事儿他必须得验证一下才放心,免得被刘浪这个小狐狸给忽悠了。

    要知道,这家伙靠着装病这一招可是把第八师团上上下下坑得不轻,差一点儿就是个全军覆没,不过,一个中将一个少将在即将撤回东北老巢的当口,还是被小狐狸坑得丢了命。

    精明如山西老汉绝不会因为区区一点儿面子而上了他的当。

    算不上君子,也不算小人,为自己利益锱铢必较,这样的山西王倒也符合历史对他的定义。

    刘浪反倒喜欢和山西老汉这样的人打交道,至少,他表现的很真实,比那些表面上仪表堂堂一派仁人志士背地里却是数典忘祖投靠敌寇的汉奸走狗要不知道强到那里去了。

    须臾,五妹子将电文拿了进来,虽没有什么表示,但她的眼神或许只有山西老汉能懂。

    山西老汉脸上的表情鲜活了几分,大马金刀的往自己书桌后的太师椅上一座,脸上多了一丝笑意道:“苟助理,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谈。至于那个谁,刘团长,你是不是可以回避一下?”

    尼玛,真现实,这是要过河拆桥的意思?刘浪腹中暗自吐槽。

    “没问题。”刘浪话虽这么说,不过,屁股却没有挪开椅子的意思。

    这就是真小人遇见二皮脸后的状况。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