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2章 都是嘴贱惹得祸
    价格的确太“爽”了。

    爽的山西老汉忙命令五妹子去查查光头大佬去年进口的24门第三帝国sfh18-150榴弹炮的价格后,眼睛都瞪圆了。

    他也终于知道光头大佬为何只进口了号称国之重器的24门150榴弹炮了。那实在是因为,太贵球了。

    每门炮包括牵引车弹药车和1000发炮弹的价格,竟然高达80万法币。按照现在大洋和法币一比一的兑换比例,就是80万光洋。

    24门榴弹炮的价格,就是接近2000万光洋,快价值他这宝贝疙瘩兵工厂的三分之一价格了。就这价格,还是他咬着牙多要的。真要论起实际价格,4000万光洋就已经顶天了。

    再想想自己想要的120门重炮,这都还不包括75毫米高炮,山西老汉就觉得脑袋都大了好几圈,整了半天,他的山西兵工厂卖了如此一个好价格,却连支付购买榴弹炮的钱都还不够,还得掏老本。

    再想想自己在山西经营了近20年才积攒下的不过数千万光洋的老板,精明的山西老汉觉得,自己如果买了这批重炮,恐怕未来的日子,就只能吃土了。

    甚至,他这小算盘一拨拉,惊讶的发现,出售兵工厂的价钱加上历年积攒下的银钱,刚刚够支付这一百二十门重炮的钱。

    难道说,刘浪这小子是故意计算好了来的?否则,为何不是60门也不是200门,偏偏正好是120门?山西老汉不由狐疑地看向刘浪。

    精明,绝对的精明。刘浪对这位山西老汉的敏感度不由不佩服。他可能不是一个好的军事家,但绝对是个合格的政客更是个精明的商人。

    没错,刘浪正是估摸着山西的财力给这位提供诱饵的。太高了怕把这位给吓跑了,太低了,又掏不空他。120门重炮,才算是最合适的数目。

    “阎长官不必为榴弹炮价格太高而苦恼。第三帝国那帮家伙把我中国当羊牯拼命提高价格,就是欺我国无法自己制造重炮,但罗斯集团是为增进中美两国人民友谊而来,经过预算,如果所有重炮都在中国国内制造,仅卡车由美国国内进口,成本方面可以降低近6成。再加上对阎长官能出售兵工厂减少了罗斯集团的支出,所以罗斯集团决定,这批重炮的价格将比第三帝国方降低一半,75毫米高炮做为其中配属高炮,价格也比第三帝国同类型便宜一半,价格绝不超过5万一样一台。这样的话,120门重炮加牵引车弹药车及配属炮弹,总计价格为4万银洋,所配120门75毫米口径高射炮为600万银洋,加上运费及相关培训费维修部件等供给,合计5万银洋左右,不知这个价格阎长官可还满意?”

    听到苟赛玉如此一说,方才还满怀狐疑的山西老汉不由哑然失笑。

    相比于光头大佬从第三帝国进口回的那批150重炮,苟赛玉所说的价格自然是优惠的不能再优惠,确切的说,优惠的根本让山西老汉无法拒绝。

    但让他哑然失笑的是,他终究还是低估了刘浪这个小狐狸。实在是无论他说什么价格,他这个兵工厂都绝不会再姓阎,至于姓什么,那恐怕,这个小狐狸能在其中占上不少。

    山西老汉这会儿也不为他方才降价太狠而懊恼了,通过人家主动对重炮降价他已经知道,无论他说0万光洋还是一亿光洋,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人家美方都会用这120门重炮来跟他交换,他报价越高,人家的重炮价格也会水涨船高。因为,实实在在的采购价格在那里放着,只要他不超过1.2亿光洋,最终的结局都是兵工厂搬走,他获得120门重炮和高射炮。

    现在,人家还给他留了200万光洋的现金,那是他主动降价的结果,否则,山西老汉敢肯定,他只要狮子大开口咬死一个亿,人家搞不好报价1亿五千万,兵工厂没了不说,他还要倒贴上五千万。

    他当然可以不买这批重炮只要现金,但问题是,在日寇陈兵东北三省的数十万大军的兵峰之下,他敢不卖?又或者说敢不买吗?无论怎么权衡,能保证山西一省安危的十个重炮团怎么看都比一个军工厂划算。

    再说了,卖的只是一个总厂。山西兵工厂与其说是一个厂,不如说是一个军工集团,围绕着太原城周边,大大小小十几个厂子呢!炮有可能造不了了,但做一些轻武器以及子弹手榴弹或者是修修山炮这样的活儿还是没问题的。至少能完全满足他山西的需要。

    晋造山炮他山西已经足够多了,这十来年山西总共出产了一千多门,一部分卖给各地赚取银洋充作军资,一部分因为中原大战损耗,现在尚余300门装备了9个山炮团,还有上百门做为储备被封存。

    在这样的局势下,这个规模最大的军工总厂对山西老汉来说,作用再无数年前那般大,要不然他也不会因为被频频监控就产生了将军工厂出售给光头大佬的想法了。

    可以说,从他决定见这位苟大小姐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落入了刘浪这个小狐狸的算计之中。

    刘浪这个小狐狸,那里只是个二十如许的天资纵横的天才军人,完全堪比他这个浸营政坛商场数十年的老人。

    “嘿嘿,好算计好算计,罗斯集团不愧是美国的做金融的财团,苟助理,能给老汉留这200万光洋,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的条件啊!”山西老汉很快的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脸上涌起苦笑道。

    “既然阎长官已经挑明了,那明人也不说暗话,罗斯集团既然决定分毫不赚甚至亏本出售这些重炮,也是希望6000万银洋的现金能暂缓支付一部分,以后以重炮相抵,前期罗斯集团会向山西支付2000万银洋现金,不过这其中会有200万银洋现金用于工厂搬迁和7000余工人及其家属在四川的安置。”苟赛玉自信的说道。

    “好家伙,我说你们为什么那么好心给老汉留了200万光洋呢!搞了半天主意是打到这儿了。”山西老汉斜眼瞅瞅一直喝茶都快把茶叶喝光的某胖子,轻哼一声:“就这么定了。不过,明年12月底之前如果我见不到120门重炮,那可休怪我老阎翻脸不认人。”

    “如果没有,我独立团3000人将赴山西前线供阎长官驱使。”刘浪轻轻放下茶杯,给山西老汉下了最后一颗定心丸。

    从战斗力上来讲,刘浪独立团的作用绝不亚于五个重炮团。再说了,2000万银洋就是山西老汉的底线,苟赛玉的条件开得恰到好处。

    “你刘团长这是收了罗斯集团多少好处?”山西老汉在合同上盖上自己的大印,抬起头拿手指点点刘浪,言有所指。

    “嘿嘿,刘浪甘愿为阎长官效劳,为山西民众效劳,何谈好处?”刘浪一脸义正言辞。

    “你。。。。。。五妹子,送客。”山西老汉差点儿没被刘胖子这么二皮脸一招给噎死,娘的个腿说句实话会死?当下就怒气冲冲的招呼人送客。

    至于一旁的苟赛玉,山西老汉却又是另一幅嘴脸,“生意既已谈成,不如由老汉设宴款待苟小姐如何?”

    “感谢阎长官厚待,刘浪尚要和苟小姐商谈一下工厂迁移到我四川租金税收等事宜,就不打扰阎长官了。告辞告辞。”刘浪忙替苟赛玉将山西老汉这个“热情似火”的邀请给推辞了。

    不推辞,那就是个火坑。

    对于民国这帮名人的风流韵事,刘浪可是知晓一二。不说徐志摩、郁达夫这帮风流才子们红颜知己众多成为未来国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就单说这帮政坛上的大佬们,暗地里可不比那帮才华横溢的风流才子们女人要少,甚至要多得多。

    国人尽知哈儿师长40余美艳娇妻,可谁又知道眼前这位貌不惊人的山西老汉这座官邸里有多少女人呢?野史上所说的,可不比小妾都喜欢明媒正娶的哈儿师长要少。

    刘浪哪能让美颜动人的苟大小姐跳这个火坑?虽然自觉自己也不是啥良人,时不时也偷眼瞅瞅苟大小姐的大长腿,但绝对要比山西老汉要安全的多。

    待两人出了山西省政府主席的官邸,趁着孙无法等人还未跟上来之际,苟大小姐回望一下山西老汉高高的门楼,抿嘴微微一笑,问道:“刘团长急着拉我走,是不是怕我吃了阎长官的亏?”

    “绝对不是。”刘浪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那我如果说换某个人请我单独吃饭的话,我肯定会同意,刘团长你怎么说?”年近三十的丽人眼若秋水。

    “那我一定会跟着一去蹭饭。”刘浪斩钉截铁。

    。。。。。。

    对女流氓已经有一定免疫力的刘团座这会儿自我感觉很机智。

    但他依旧错了,女人这种生物,一旦放开,就不是男人想反抗就能抵挡得住的。

    “好啊!欢迎蹭饭,太原城内最着名的眠月楼已经备好一桌酒席。”

    “额,谁请客?”

    “请我吃饭的人恰好不在,酒席在。”苟大小姐嘴角弧出一丝浅笑。

    。。。。。。

    嘴贱,说啥不好说蹭饭?刘团座有种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的冲动。

    吃顿饭他不怕,但孤男寡女烛光晚餐他怕啊!尤其是看到站在距离他们不过十米远,集体抬头望天的孙无法等人的时候。

    纪中校最近貌似已经很不爽了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