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 任何战场都牛B
    广元的八月有些闷热,但这天天公还算作美,飘着一丝小雨,天气还算凉爽。

    刘浪率领着独立团在基地里的中校以上军官出迎,算是给足了小洋妞儿面子,这也就是中将级的范绍曾来独立团的时候有这个待遇。更何况小洋妞儿这样一介外国商人。

    不过,不说两人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就冲着小洋妞儿代表的罗斯集团帮刘浪这个大忙,合理合法的收购了太原兵工厂这一件事,刘浪就觉得该给她这个待遇,礼尚往来嘛!表明的是个态度。小洋妞儿现在不同往日,代表的不是她个人而是罗斯集团。

    至于其他人,不看别的,单看刘团座的面子也得来。

    都是军人,这样的小雨,没一个人打伞。在收到十里外岗哨传来的消息后,就都在刘团座的率领下迎出了独立团基地大门。

    遥遥的看着一辆黑色轿车从远方已经修好的川陕公路向独立团方向开了过来,某团座目不斜视一脸坦然,就是不知道心里有何想法。

    不知出何原因,向来很懂军中礼仪和规矩的纪中校这次竟然越粗代庖站到了某团座的身侧。

    团副张儒浩和团参谋长唐永明脸上不见丝毫不满,纷纷很有眼力劲儿的主动后撤一步,把主角的位置让给这公母俩。

    像迟大奎和梁永忠这样的更是主动往后站,浪团座的私事,咱们这些绿叶还是不要上去添乱的好。

    脸上一片淡然的刘团座眼角余光瞥到这一幕,眼角微微有些抽搐,尼玛本来没啥事儿,被你们这样一搞,搞得好像如果没啥事儿的话,老子反而就是个渣渣了一样?

    虽然有未婚妻在侧,和小洋妞儿从未有任何逾越之举的浪团座莫名其妙的有些心虚,但怎么说呢?一年多未见,不知道小洋妞儿还好吗?刘浪心里终究还是涌出一股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思念。

    汽车在距离独立团一众高层二十多米的位置停下,一个铁塔般的黑大汉先从副驾驶上下来,然后拉开后座车门,两名女子撑着伞娉娉婷婷下车向这边走来。

    这个时代读书人不多,戴眼镜的也少,尤其是独立团这帮军官们,个个都是火眼金睛。二十米的距离,看得很清楚了。

    看到这两个女人后,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除了刘团座两口子,其余的上校中校皆忍不住想再退一步。当然不是说遇到两个战斗堡垒,对于一帮铁血军人们来说,能令他们惊讶的不是武力值,而是美。

    太美,也是一种令男人忍不住倒退的罪。

    两名女子皆身高腿长,肤白如雪,身材玲珑绝对个顶个的大美女也就罢了。小洋妞儿的美貌在独立团是人皆知,潼关苟大小姐也因为生意的缘故来过独立团数次,那也是超级大美女一个。

    但如此正式出现在独立团诸人面前的小洋妞儿这次,美的绝对有砸场子之嫌。

    因为,小洋妞儿这次没有穿她习惯穿的马裤,也没有穿西方式的连衣裙,反而是穿上了极东方的旗袍。

    一头金发盘着中国传统的发髻,一袭白色绣着鲜艳火红大牡丹丝绸面立领旗袍将西方女子本就前凸后翘惹火至极的身材包裹着,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细高跟鞋,露出的小腿肤白似雪竟还有些晶莹的发亮。在加上撑起的一把以木为骨淡紫色绸面雨伞。

    让人很难不想起戴望舒的那句诗:那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虽然那是支外国丁香。

    妩媚性感?不止,还有传统娴静,两种截然不同的美在这个西方美女身上竟然极为和谐的融合在一起。反正在在场诸人看来,就是一个字,“美”,两个字,“极美”,四个字,“美的冒泡”。

    而她身边的苟大小姐,虽然深蓝色为底淡蓝色兰花为点缀的旗袍显得很雅致略显低调没有小洋妞儿那般夺人眼球,但却是将本来丰腴性感的身材给稍稍藏起来,显出一种传统淑女风范,偏偏你在感觉她极为淑女的同时,还又无法不注意她颀长的腿。不得不说,这套旗袍穿在她的身上也是极为合适的。

    不过,美,不是独立团诸人关注的重点。

    重点是,突然穿着打扮一身中国传统服饰的小洋妞儿这是想搞啥子?

    现在就要上演二女争夫的戏码?迟大奎瞪大牛眼悄然往后缩的同时,也对自家长官接下来的表现充满期待。在战场上战无不胜的长官这回能不能在爱情的战场上也能纵横驰骋?一中一西两个美得冒泡的女人哎!

    反正从他们集体将自己长官抛弃的表现上看,没人看好他的。尤其是小洋妞儿如此打扮出场以后。

    一身戎装的纪中校眼睛也不由悄然眯了起来,不过,嘴角却弧上了一丝浅笑。仿佛,对情敌如此盛装来访并没有众人想象的那么在意。

    有杀气。

    恐怕也只有她身侧的站得笔直仿佛丝毫没有被小洋妞儿的美给震到的某团座感到一股森然。

    “哈哈,劳拉小姐,苟小姐,欢迎重回四川。”不待两女走近,刘浪大踏步的走了上去招呼。

    “劳烦刘上校亲自出迎,劳拉不胜惶恐。”没有某人想象中的热情似火,小洋妞儿却是很公事公办拿着字正腔圆的中国话用很中国的词汇来了句官方对白。

    本想着先发制人公事公办的刘团座倒是微微一呆。这,不按套路出牌啊!亲爱的刘咋不见了?

    狗男女装的挺像啊!后面一帮等着看刘团座好戏的老男人们嘴角皆是微微一撇。

    在和刘浪这个领头人打过招呼之后,小洋妞儿却是脚步不停,朝刘浪身后的诸位校官走过去,按照军衔一一打过招呼,最后才找上脸上维持着淡淡笑意的纪雁雪。

    浪团座不由心中一阵小鹿乱撞。

    不是两个女子都很美让他肾上腺素升高,而是,特么别打架啊!

    一个练过搏击单挑两个男人没问题,另一个更是亲历生死战场,死在她刺刀下的小鬼子没有十个也有八个,这俩要是现场pk起来,绝对是火星撞地球。

    不用明天,就今天,他威名赫赫的刘团座,就会成为独立团全体茶余饭后的谈资。

    “纪,你要不要猜猜我从美国给你带来了什么礼物?”小洋妞儿却是轻笑着主动抱起了纪雁雪的胳膊。

    “劳拉,和衣物服饰比起来,我更喜欢美国的手枪,你上次送我的勃朗宁1911很好用。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换装了,那把枪只能当成我的私人收藏了。”纪雁雪轻笑着拒绝并且不失礼貌。

    “no,no,纪,我跟你说,这件礼物你肯定。。。。。”小洋妞儿凑在纪雁雪耳边说着,声音微不可闻。

    虽然感到两个女人都没看自己,但刘浪以超人的敏感感觉到,貌似,那件礼物和他有莫大的关联。

    所有想象中的两女冷战或者对峙都未发生,看着两女轻笑着就这样相携走向基地,一帮等着看戏的老男人们皆有些目瞪口呆,为毛刘团座就这样简简单单逃过一劫?不科学啊!

    不得不说,都不是好人。尤其是看到刘团座在拥有了纪中校如此美丽的未婚妻后还能招惹如此靓丽的洋妞儿,是男人,都会有些恶趣味想看看某团座的难堪吧!

    可是,两个女人都是这么聪明,不给他们看戏的机会。

    但某位主角却不这么想。

    在受到冷遇之后,这位不仅没有庆幸逃过一劫,反而在楞了一会儿后脸上露出一种在迟大奎们看来有些“猥琐”的大喜。

    大步流星的追上两女。

    “劳拉,等等,给我看看你的腿。”

    卧槽,跟在后面走的张儒浩差点儿没摔一个跟头,如果不是唐永明手疾眼快的扶着他的话。虽然唐大参谋长的脚步亦有些踉跄。

    见过不要脸的,但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的。

    “是不是丝袜已经研制成功在美国上市了?你给雁雪带的礼物就是丝袜对不对?”某团座的大嗓门遥遥的传来。

    “滚。。。。。。”两女啐了浪团座一口后落荒而逃。

    “丝袜很赚钱嘛!老子算算利润值有啥子不对的?”刘团座有些不爽的喃喃自语,两眼扫向了同样露着晶莹小腿的苟大小姐。

    苟大小姐也忍不住脸色发红,瞪了脸皮厚似城墙的某团座一眼,追着那两位先溜了。

    劳拉从美国带回来的丝*袜固然轻薄透气还能让肌肤更美,但怎么在某胖子色眯眯的眼神中,苟大小姐感觉比不穿还可怕一些?

    丝*袜高跟啊!就这样重现江湖了,某胖差点儿热泪盈眶。终于,来了这个时代好几年,现在让他嗅到了他曾经熟悉时代的气息。

    老子们的书估计都是白读了,谁说只有书中才有颜如玉的?张儒浩和唐永明相对无言。

    原来,还可以这样操作?当着未婚妻的面对别的女人耍流氓都没挨打,那他还有什么应付不了的?

    迟大奎不由佩服的五体投地。长官不愧是长官,在任何战场上都是如此牛逼。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