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2章 补偿
    到了9月,全国诸军上将、中将、少将各级将官军衔已经基本授衔完毕。被军政部否决两次的刘浪晋升少将已然无望。

    刘湘这位老牌军阀心里自然很清楚不是军政部不给自己这位四川省主席面子,而是光头大佬不愿意他牢牢把控四川大权的同时还把刘浪这位刘家人也放至高位,一个能统领一个旅的陆军少将和一个只能率领一个团的陆军上校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不过,历经十年川省内战而不倒的刘湘自然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老实孩子,提拔刘浪巩固自己权利的打算落空,那他就换种方式,一封欲组建川北安防团的电报就由第七路军指挥部直接发给了国府军政部。

    已经驳了刘上将几次面子的军政部大佬们自然这次不能不给面,更何况人家刘上将的理由扯得很足,人家是为了“剿匪”大计,是为了帮委员长分忧解难,是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反正,绝对没有半点私心。

    这可不是主持四川“剿匪”大业的刘上将胡诌,而是四川当前形势的确如此。

    威胁四川安危的不是太祖他老人家率领的正在向川西进军的红色部队中央主力,而是另一支兵力比红色部队中央主力还要强劲数分的红色部队第四方面军。

    这支人数高达六万的红色部队主力和刘湘这几年在四川可是打了无数交道,刘湘无一次胜利几乎次次被痛扁算是吃足了亏。

    自1932年6月由陕西边境进入四川川北边境,红色部队第四方面军就势如破竹,连克县城数座,也就是到了广元边境因为独立团的存在才停止不前。

    1933年10月,红色部队第四方面军所占据的地盘东起城口近郊,西抵嘉陵江沿岸,南起营山、达县,北至陕南镇巴、宁强,纵四百余里,横五百余里,总面积达四万二千余平方公里,控制了通江、南江、宣汉、达县、万源等川陕八座县城。

    原本在川北根基深厚的刘存厚部被红色部队第四方面军打的丢盔卸甲快把自己的地盘都给丢完了,也就是广元这块川陕交界的重要通道因为强悍的独立团的存在还牢牢的掌握在川军手中。

    其实,若不是刘浪这只小蝴蝶横空出世,广元这块儿地也应该是红色部队的。

    到了1934年八月,刘湘组织的六路大军围攻大败而归,刘浪独立团因需要驻守广元基地要塞保证二百里外油田的安危无法出战,红色部队的兵峰日盛。到了1935年3月,兵力愈发壮大的红色部队第四方面军发起了强渡嘉陵江战役,历时近一个月,击溃刘湘及刘存厚部十二个团,控制了东起嘉陵江,西至北川,南起梓潼,北低青川,纵横各达300里的地区,剑阁、北川、青川、平武等9个川北县城尽落入红色部队之手。

    换句话说,在1935年的上半年,整个川北,除了独立团所在的广元,大半个川北已经成为红色,川北老牌军阀刘存厚被赶出了老窝。身为四川之主的刘湘固然是焦头烂额调兵谴将守住绵阳一带以免油田有失,光头大佬亦是脑门青筋直蹦。

    若不是刘湘保证绝不会让红色部队再进分毫,那位恐怕早就派遣中央军入川了。还好,令刘湘略微松了一口气的是,红色部队在川北呆了不足两月,就向川西那个不毛之地进发。

    刘浪当然是知道的,红色部队第四方面军那是要赶去川西和太祖领导的中央主力红色部队汇合,在1935年6月底,他们在小金县胜利会师。

    红色部队进入川西高原,其实不光是对于四川大大小小军阀们来说松了一口气,光头大佬也挺开心。川西高原贫瘠的土地根本没有供养数万乃至十万以上大军的能力。他只要锁紧川西的大门,在他看来,红色部队余部就会被那里残酷的自然环境所吞噬。

    光头大佬做为军事家可能不太合格,但做为一国领袖,战略眼光多少还是有点儿的。本准备以川西高原做为红色根据地徐徐图之再壮大自身实力的红色部队亦是发现川西高原物资贫乏方圆数十里不见人烟兵源亦不充足不宜做为发展之地,但何去何从他们自己这会儿还在迷茫之中,直到9月下旬他们在哈达铺镇无意中发现了“大公报”对陕北红色部队的报道才知道哪里有一块和江西差不多大的红色根据地,这才决心北上陕北。

    当然了,刘浪为防止历史的车辙出现偏差,早已使足关系让“申报”、“北平老百姓日报”下足本钱报道陕北红色部队的新闻,并由华商集团甘肃分公司在七八月份就负责将报纸贴满了红色部队有可能会路过的镇子,那个着名的哈达铺镇,更是几乎每面墙上都贴到。

    对于这种对反“赤化”的宣传,国府方面自然是大力支持的,对华商集团公司紧跟国府脚步的行为也是很赞许的。

    谁也不会知道刘团座是在用这种方法给红色部队通风报信。虽然刘浪亦认为,就算没有那几张旧报纸,红色部队依旧会找到自己最正确的方向,但刘浪终究还是希望那支百战之军的伤亡会少一些,他们不仅是未来共和国的缔造者,更是反抗日寇的主要力量之一,他们多一些人,日寇的伤亡就会多几个。

    可让刘湘脑仁疼的是,离开了川北进入川西的这支红色部队精锐竟然又有折头回返的迹象,就在他发电文于军政部之前,来自前线的线报已经很明确的指明,那支人数高达数万曾经占据过川北的“老朋友”在阿坝以北调头南下,再次进入松潘大草原,兵峰只指马塘、松冈一带。

    “打回成都吃大米”,他们喊出的口号更是令刘湘和军政部要员们心惊胆战。发电称需要成立川北安防团的刘湘已经电令位于川西前线的第24军两个旅于大金川沿线布防,第20军四个旅于小金川地区布防。同时集结兵力于名山等地,以确保川中平原的安危。

    要知道,如果被这一支人数足有六万余的红色部队打下川中再下成都,肥沃的川中平原加上海量的人口,那,这里可就真成了蜀国第二了。

    无论是国府还是刘湘,这次可都是铆足了劲儿要守住川中。

    刘湘这个略显突兀但合情合理的新编一个川北防卫团的要求自然算不得什么,刚刚收回还没来得及稳定人心的川北也需要一支可战之军进行防守安抚。虽然刘湘这种急吼吼的成立川北新军赤果果的露着抢地盘的嘴脸。

    都是在军队混了许久的老油条,刘上将这点儿心思谁看不穿?但是,就算知道又能如何?已经驳了刘上将两次面子了,这回必须得批。

    至于说一直盘踞在川北的老牌军阀刘存厚,军政部很自然的将其忽略了,连自己老窝都守不住的人,谁还会关心?

    一个编制高达3000人隶属于第七路军麾下的川北地区安防团就这样诞生了,不过,该团给编制但不给任何军械军饷人员,所有物资人员皆有刘湘的四川省政府承担。

    说白了,国府承认这支部队的存在,但你别想用这个从国库中套银子,想增强实力就得自个儿掏老板。再说国库里的老鼠都快饿死了都。

    这个时代的中央政府和地方军阀们与其说是军人,不如说是商人,干什么事儿都得讨价还价从自身利益出发。你防备着我,我亦防备着你,反正大家伙儿都是互相防备着过日子。

    这想来也是中国和日寇打了十数年之久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也是,如果是铁板一块的中国,日寇有没有和中国发动全面战争的胆量或可未知。

    在跨进9月第一个周末的清晨,刘浪接到了命令他去成都商讨军务的电令。

    坐着小洋妞儿座驾急急忙忙去成都的刘浪并不知道,那个防卫团,正是刘湘对他此次未升官的补偿。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