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3章 叔侄之议
    这次叔侄见面,还是在四川省主席府那间刘浪曾经坐过的书房。

    不过,主人已经由刘文辉变成了刘湘,但依旧是刘家的宗亲。已经越来越熟悉刘湘性情的刘浪也不客气,冲刘湘行完军礼不等刘湘回礼就一屁股坐下端起还在冒烟的热茶“咕咚咕咚”猛灌两口。

    “爽,幺叔,你这茶硬是要得。”刘浪抹抹嘴对刘湘直夸茶好。

    “刘浪,你身为一团之长,哪能如此惫赖?军中的规矩还要不要了?”刘湘指指刘浪,笑骂道。

    “嘿嘿,幺叔,先前给您行军礼的是国民革命军独立团上校团长刘浪,现在和您谈茶的可是大邑刘家的刘浪。您说您更喜欢的是那个刘浪?”刘浪却是脸色不变,笑嘻嘻地接茬道。

    “哈哈,你个浪娃子,算你会说话。”刘湘听刘浪如此一说,不由哑然失笑,拿手点点刘浪道。

    显然,刘浪这个解释让他很受用。刘浪很巧妙的用这句话表明了他的态度,他既是刘上将的麾下,但更是他的子侄。

    这才是刘湘最看重刘浪的,能力非凡尚在其次,重要的是他是刘家的人,是他刘湘的侄子。否则,可不是谁都能这样坐在他刘上将的书房这样和他说话。

    这句话无疑更是加重了刘湘先前已经定下的某种心思。

    在侄子面前,刘湘当下也不摆二级上将的谱,径直在刘浪对面坐下,端起茶轻抿一口:“浪娃儿,知道我今天喊你来,是做啥子嘛?”

    “搞啥子?只要不是让我独立团拉到川西和红色部队对阵就行。”刘浪直言不讳的说道。

    刘湘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浪娃儿,我不明白你为何屡次拒绝和红色部队作战,以你独立团的战斗力,如果能将红色部队主力歼灭一部分,这次你晋升陆军少将绝对板上钉钉,任何人都不会有所异议,包括那位在内。如果你是想保存实力倒也罢了,但若是。。。。。那可是万万要不得。”

    “不,不,幺叔,你错了。无论我独立团和红色部队打成什么样子,南京那位这次也绝不会晋升我的官职,只要您还在四川省主席和第七路军总指挥位置上呆着的话,除非是把独立团调离四川。”刘浪摇头道。“而我之所以不愿意和红色部队作战,固然有保存实力的意思,更重要的是,是要保住广元的驻防。”

    “唔?”刘湘从鼻孔里迸出一声轻哼,显然是等着刘浪的解释。

    “红色部队的战斗力您也知道,更何况是困兽之斗之时?您和西康的幺爷不也只能暂避其锋吗?我独立团若是依了那位的心思和红色部队拼了个两败俱伤,那位可就马上就会以绵阳油田不得有失为理由调中央军入川移防广元,那到时候您是拒绝呢?还是捏着鼻子认了?”见刘湘脸上微微色变,刘浪又道:“而且,我刘浪之所以从军,向来抱着的念头都是保家卫国和不断蚕食我中国领土的日寇他日在战场上一决生死,而不是和政见不合之国人开战。当然了,这句话我也只对深明国家大义的幺叔您说,其他人,这话不提也罢。”

    刘湘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僵。刘浪却是不动声色,低眉垂目看向手中的茶杯。这尚是刘浪头一次对一名军阀头头敞开心扉说出自己真正的理由,他在试探,同时也在等刘湘的选择。

    假若刘湘对此勃然大怒,刘浪固然不会和他如同路人,但两人现在亲密无间的关系必然掉入冰点,这对刘浪独立团部未来的两年在四川的发展没有丝毫好处。但刘浪又必须得这么做,他计划中将会给川军提供更多更新的各式武器,可那是要应对两年后对日寇的全面战争的,而不是拿去成为屠杀自己同胞的帮凶。

    刘湘在等他的选择,他又何尝不是在选择刘湘呢?

    当然,刘浪还是倾向于曾经时空中那个面对日寇全面入侵时高喊出“湘倘或不忠实于抗战,愿受民众之弃绝。”,那个在临死前勉励川军众将“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的中华陆军二级上将同意自己的抉择。

    虽然他是个军阀,但在国家民族危难之际,他也是个真正的中国人,曾经的历史已经证明过这一点。

    刘湘是个聪明人,刘浪前面扯了那么多,不过是为他自己最后一句话在粉饰。刘浪的意思很明显,他不愿中国人打中国人,就是这么简单。这句话若是拿在中原大战时各军阀抢占地盘时倒也罢了,但在这个光头大佬一心先“安内”的时代,刘浪这话就是取死之言。

    但刘湘更知道自己这位堂侄是位聪明人,在这个时候说出只愿抵御外寇而不愿将枪口对准自己人亦是看自己的态度,假若他勃然大怒,那别说今天召他来商量扩军之事作罢,恐怕日后两人也是渐行渐远。

    脸上神色不停变幻,刘湘一反往常的独断,将手中的茶杯放在小几上,背起双手在书房中来回踱步,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口道:“浪娃儿,你这话今天老子就当没听过,以后休要再提,今天我喊你来,是商量川北防卫之事。”

    终究还是未有明白表态,刘浪心中微叹一声,但也没有继续再说。代表地主买办阶级的刘湘没有因为他这句话把他赶出省主席府已经算是很给面了。

    当下微微一笑:“幺叔千万不要说让刘浪防护川北,刘浪只有一团之军,力有未逮啊!”

    “你小子想的倒是美,给你整个川北,你让唐式遵杨森之辈怎么看我刘湘?大邑刘家开始瓜分四川了吗?嘿嘿,老子就算是想,但在此非常时期,万不能落人口实。”刘湘冷冷一笑道。

    “那也好办,趁川北尚在空虚之际,张炎将军的新编61旅或者范师长的第四师都可驻军川北。”刘浪随口应道。

    “不妥,张炎新入川军就担此重责,恐怕与人非议,他还是驻守成都之侧为好,分出一军协助尚可。至于范绍曾,嘿嘿,此人交友太阔,更非驻川北之佳选。”刘湘摇摇头,否决了刘浪的提议。

    果然,张炎新入川军不久,尚不能完全得刘湘的信任,哈儿师长又因为和南京那边来往过于密切早已为刘湘所忌,刘湘如此一说刘浪也只能死了继续推荐二人的心思。但若是将川北再交于刘存厚或是他人,刘浪又有些心不甘,他还指望着川北这个地方成为他的兵源之地呢?换成其他人占了这块地盘,刘浪以后可是没那么方便了。

    见刘湘一脸似笑非笑的看向自己,刘浪突然福至心灵,“幺叔的意思莫非是要成立新军?防卫川北之新军?”

    “哈哈,对啰!”刘湘抚掌大笑。

    “幺叔的意思是?”刘浪脸上涌出一片喜色。浪团座多聪明的人,马上从刘湘电令自己从广元赶往成都商讨此事的意图,他分明是要自己推荐新军之领军之人,不,甚至比这还要多,否则一封电报就可解决的事儿。

    如果是那样,那才真是意外之喜。那甚至比升官要强的多。

    “新成立之军为一个整编团3000人,隶属第七路军军部直属,负责驻守阆中、南部、梓潼、青川、北川、平武、剑阁、昭化等11县,喊你来,就是让你推荐川北安防团的团长及以下所有军官之人选。”刘湘缓缓说道。

    刘浪的眼睛猛地睁大,这完全就是天上掉馅饼啊!团长及以下所有军官之人选,那可不就相当于把这个团的指挥权交给他刘浪手上了嘛!至于说什么军部直属,意思不过是,除了你我,其他任何人都休想有调动这个团的权力。

    在刘浪笑得后槽牙都快露出来的当口,对刘浪这个兴奋的表情很满意的国民军二级上将微微一乐,继续说道:“不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