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8章 借兵
    一个营480杆步枪,十六挺捷克式轻机枪以及六挺马克沁重机枪的礼物很诱人,加上双方都是第十九路军的老人香火之情仍在,尤其是张炎也知道川军收留自己这三四千残军穿针引线之人刘浪,这个情分更是极重。

    按道理说,刘浪找他帮这个忙是再简单不过。

    但是,情分归情分,可刘浪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讨要700多老兵,可让张炎心疼坏了。先不说700多官兵可是足足一个营另一个连的兵力,而刘浪要的更是少尉军士最少也是上等兵合计700多人,那就几乎是撑起一个团的底子。张炎一个旅两个团总共才多少人?以3000多老兵为基础又补充了点儿新兵,满打满算也不过4300多人,刘浪倒好,一开口就将新编六十一旅六分之一的兵力要走了不说,而且几乎是抽空了大半个团,就算给一个营的装备也弥补不了啊!

    刘浪倒不是打着成立保安团的旗号想挖新编六十一旅的墙角,而是700多老兵别看不少,但分到十一个保安团,平均每个团才70人,一个战斗班15人,堪堪是每个班一个班长而已,再少,这保安团的战斗力就真的是和未来共和国连续剧中的那些一触即溃的保安团一样成渣了。

    刘浪深知经历过战斗的老兵的重要性。一个新兵,无论他训练多久,始终也只是训练场上的兵,在没有经历过实战之前,他永远都只是一名新兵。而真实的战场,是训练场上的硝烟所不能相比拟的,没有见过血的老兵压阵,新兵要么是被漫天的炮火和枪林弹雨吓尿了裤子连头都不敢抬,要么吓得自乱阵脚盲目射击,但这些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吓破了胆往后跑。一个人带头逃跑可能引起一个班一个排逃跑,而一个排的溃退甚至可能引起全线崩溃。

    这样的例子在淞沪会战精锐全失后的**所部里并不算少见,不是所有中国人怕死,相反,大部分中国人是不怕死的。但是,大部分都是训练几月甚至就是十天半月新兵蛋子组成的军队往往因为一个人或几个人的情绪失控而导致全盘皆输,那也是人性的一部分。

    相反,红色部队这方面就要比喜欢拉壮丁凑人数的**好很多,而他们的做法一是利用到连级基层的指导员做思想工作,二来就是以经历过长征的老兵做基层指挥员,用他们丰富的战斗经验对新兵们做出实际的指导和安抚,就算是骂娘,但只要看到自己的班长不怕,那新兵们往往也会选择服从,只要经历过一次实战,新兵们就会迅速成长为老兵再也不会有这个忧虑了。

    见张炎一反常态的拧着眉头抽着闷烟没有答应自己的请求,刘浪却是微微一笑开口了:“想来张旅长有些为难,刘浪也不让您做难,不如这样,刘某不要只借,你看可否?”

    正在为难的张炎微微一呆,“刘老弟此话何解?”

    “您看,咱们这样。。。。。。”刘浪却是胸有成竹的说道。

    等到刘浪说完他的打算,张炎的脸色也在连续变换几次之后,最终是似笑非笑的看向刘浪。

    原来,刘浪一番话的意思是,不想给兵也可以,可以借兵。张炎的新编61旅派出上等兵、军士以及少尉共计770名,平均每个县70人,在各县保安团成立一个教导队。说白了就是个新兵训练营,临时担任班排长并担任军事训练教官。以半年一个周期,半年之后,这批军官回61旅,然后再派770人过来,整个训练周期为两年或者一年半。

    而刘浪做为第十四行政督察区专员,负责给这些担任教官的61旅“出差”人员筹集出差津补贴。乍一听,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好事。61旅得了一个营的装备,去参与训练的人员也能在领军饷的同时还能挣额外的训练津贴,而保安团这边也获得了他们需要的军事教官。

    但做为曾经能混到一军之长的张炎,那可也是脑瓜子灵光之人,到最后终于回过味儿来。整了半天,借兵才是刘团座的真正目的啊!一开始的狮子大开口让他做难,只不过是为借兵之事埋好伏笔,前面已经拒绝过一次,这样的“小小”要求你张将军可不好再拒绝了吧!

    当然,刘浪最绝的还不是明目张胆的“骗”着张炎借兵,而是他成立的这个教导队的作用。用他张炎的兵去训练保安团,半年一轮换,就不用担心这帮基层军官掌控保安团的兵权,三轮训练,张炎部派出去的军官士官在保安团士兵眼中,始终只是个教官而成不了长官,保安团的军权,始终牢牢掌握在刘浪派出去的军事主官手里。

    不过,张炎却并不因为刘浪这样防着他而感到恼怒,在他看来,这才是一个统领一域的军事主官应该的打开方式。一万一千的兵权,如果就这么傻乎乎的交给别人,那刘浪这样的朋友以后还值不值得交张炎还真得慎重考虑一下。“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可不仅仅只是未来人们的专利,从古到今,战场上的将军们最顾虑的也是这个。

    要不然,将军们上战场之前都得先知道自己的友军统领是那个?那些蠢一点儿的,友军都会不由自主的离他远一点儿,免得被牵连。

    刘浪知道张炎会发现他的“小心眼”,但他毫不忌讳,因为这样才够民国,他若是太大公无私把每个人都当亲兄弟,那在人家眼中叫傻了吧唧的。

    “刘团长,我若是还是会拒绝呢?你会怎么做?”张炎似笑非笑的看着刘浪说道。

    “不,您不会拒绝的。”刘浪却是很笃定的摇摇头,“您知道,我这样训练保安团,不是为我刘浪的一己私利扩大兵力占什么地盘,而是要对付即将到来的日本人。”

    “你那么确定我四川也会出川抗击倭寇?”张炎的眼神突然无比炽热起来。

    他第十九路军为何在福建起事?不也正是希望中华民族能够团结一致对外吗?刘浪这句话算是戳中了张炎心中的隐痛,位居中国腹地的四川都会出兵,难道说,中国还有一致对外的可能?

    “大战将起,凡我中国之地,皆为战场,但凡我中国之民,全民皆兵。”刘浪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决然回答道。

    张炎双眼炽热瞪着刘浪不说话,刘浪毫不畏惧的对视。

    沉寂片刻。

    “好一个全民皆兵,就冲着这句话,这兵我借了。”张炎脸上露出欣喜,突然朝刘浪伸出自己的右手。

    不是军礼,而是握手,是这个时代志同道合者之间最信任的标志。

    当两双男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的那一刻,刘浪知道,眼前的这个终于对自己放下提防的男人,在未来的战场上,将会成为他最可靠的战友。

    因为他们的大目标是一致的。

    借来了新编61旅的770名老兵,刘浪的独立团也迅速做出调整,全团9个步兵连外加炮兵营的两个连,每个连各出一个中尉连副担任另外11个县保安团团长,各连出六个少尉排副去保安团担任营连长。为保障这些担任保安团长官的军官安全,各连派出一个完整战斗班担任保安团警卫,同时兼任新兵训练教官。

    但和调任安防团和警备营不同,这些去保安团的军官和士兵军职仍在,空缺也被保留。而且在保安团内的军衔刘浪也巧妙的利用了**内盛行的职务军衔,也就是说保安团团长军衔为少校,那这名中尉就领少校衔,不过离开保安团再回独立团报道时,依旧为中尉。少校是他的职务军衔,中尉是他的实际军衔。

    同时,他们的任务,不光是要训练保安团士兵,也要从中找到优秀的人才送到独立团基地培训之后回去担任他们的副手,一旦遇到战事,各保安团除少数几人之外,大部分军官是需要赶回独立团参战的。

    而各县分70名新编61旅老兵则成立一个新兵教导队,由这些老兵担当基层班排长对从各县遴选上的1000名青壮进行正规军训练。

    换句话说,刘浪不是要把这11个保安团打造成11个团的战斗部队,而是,把他们打造成11个补充团,随时可以从中抽调新兵补充进独立团或安防团或警备营。

    而且,接下来刘浪要做的,还不止这些。

    全民皆兵,可不是一番空话大话,刘浪要把他变为现实,至少在川北是这样。

    。。。。。。。。。。。。

    ps:很重要,阅文集团搞了个角色管理,就是每本书的角色可以放插图,风月写文尚可,但这绘画恐怕就。。。。。。不知道有没有擅长画画的书友,刘团座、纪雁雪、小洋妞儿、赵二狗、曾经水等人的形象需要您的大作,用漫画风格亦可。能画的朋友请加风月的书友群:风月在群里恭候大驾。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