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0章 你这个奸细有点儿大啊!
    刘浪两个人驾驶的三蹦子,用了一夜时间就出了川界,但没有进入陕西境,反而是在到达川陕甘三省交界的青木川镇一个岔道口往西北方一拐,沿着路况并不怎么好的山间土路向甘肃境狂奔。

    三蹦子良好的通过性再次得到验证,哪怕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有大灯照亮的三蹦子还能以三十码的时速“狂飙”,这可不是骏马所能达到的。

    刘浪,不,已经变身为华商集团胖子经理的刘商要去的目的地,是距离广元720里地外的甘肃省西固县哈达铺镇。

    这个地名,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可能很陌生,但对于未来共和国的人们,至少有百分之三十的人知道它。

    因为,正是在那里,还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将去向何方有些迷茫的红色部队通过两月前的报纸,知道了陕北根据地的存在,这才将自己的部队改编成陕甘支队坚定的向陕北进发,并于一个月后胜利抵达陕北吴起镇,也正是在那里正式标志着这支万里大转移的部队胜利完成了世界近代史上最长距离战略转移。

    而且刘浪知道,再过三天,也就是9月18日,红色部队就会抵达哈达铺镇正式对部队进行改编。

    720里地360公里,以三蹦子平均30码的时速,其实也就20个小时罢了。刘浪身上携带的华商集团总部签发甘肃省分公司经理的任命已经四川省政府签发的通行证和身份证明还有随身携带的上千现大洋成了通行各个关口最好的门票。

    华商集团这两年在各省都大力新建药房并以平价药接济老百姓积累的好名声终于有了回报,就算是兵痞,对于华商集团这种多行慈善的大型商业集团也颇为尊敬,再加上三蹦子这种“汽车”虽然有些奇怪,发动机声浪也是稍稍大了点儿,但好歹也是个汽车啊!汽车在这个时代代表的就是一种身份和地位,华商集团的胖子经理这一路上也基本上是畅通无阻。时间还是颇为富裕的。

    刘浪真正进入哈达铺镇的时间为当地时间17日上午,哈达铺镇上的守军不少,但已经是人心惶惶,不断有败兵从前方退往这个小镇。刘浪不用问就知道,那是因为红色部队已于凌晨攻下天险腊子口,正面击溃甘肃军阀鲁大昌的三个团,位于地域开阔地带的哈达铺镇已经无险可守。他们只要不是太蠢,哈达铺镇很快就会被战略性放弃。

    果然,在刘浪两人在哈达铺镇上找了家最大其实不过也就三间客房的茶铺酒铺兼客栈的地方安顿下来不久,镇上所有的守军全部拍拍屁股跑路了。再不跑,他们恐怕又要为红色部队送给养枪支了。

    哈达铺说是一个镇,其实不过就是一条千米长的老街,青石板路的两边,聚集着铁匠、木匠手工作坊和粮行、油坊、布行等基本生活物资商户,不用二十分钟就可以溜达个来回。

    除了一些商户因为惧怕而闭门歇业,很多作坊却依旧开着门做生意,显然他们对传说中犹如洪水猛兽般的红色部队“来袭”并不是那么在意。哪怕镇子里的墙上已经贴满了宣传红色部队可怕的宣传类报纸。

    难得有时间在街上闲逛的刘浪好奇之下进入一个铁匠铺借口打马掌拐弯抹角的问出自己的疑惑,店内那个拥有着粗糙皮肤脸上手上都黑糊糊的老铁匠扫了一眼商人打扮养尊处优的胖子,很不屑地拿着浓重的当地口音道:“再坏,还能坏过白狗子去不成?”

    刘浪不仅有些哑然,到这一刻,他算是真正明白为何统一全国不管是名义上还是装备上都远强于红色部队的**打不过衣衫褴褛的红色部队的原因了。实在是,老百姓们已经被他们欺负的太狠了,主张打土豪分田地的红色部队的到来,无疑给了他们一种打破这种令他们绝望秩序的希望。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不外如是,之所以说中国的百姓好糊弄,不过是因为没人给他们丢下希望的种子,但若是有希望的种子,他们会爆发出令统治当局瞠目结舌的能量。中国上下五千年历史,那一次朝代的更迭,没有农民起义的影子?或许他们没有成功过,但他们令那些已经越来越腐朽的王朝灭亡了。新皇所谓的“大赦天下”其实就是对构成国家基础的广大农民的安抚。

    在老街上逛了半天的刘浪终于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暗号,并在晚上见到了蔡大刀和牛二,见他们点头,刘浪的一颗心也彻底放下,礼物已经准备好,只待明天送大礼了。

    否则,就他这么跑来,碰到年轻老爷子和奶奶,未免还有些小尴尬。估计这一路上,年轻版的大黑脸饿坏了。

    刘浪倒是有些期待看着年轻版的“大黑脸”拼命吃肉的样子,以前他可是说有南瓜吃就好,刘浪实在腻烦了陪老头儿每天早上喝南瓜粥的日子。

    第二天清晨,睡眼惺忪的刘团座就被警惕的石大头给碰醒,老街上青石板路上传来一阵整齐而不算太重的脚步声。

    没有皮鞋,全是草鞋,脚步不轻才怪。

    很显然,红色部队的先头部队已经进入哈达铺,紧随而来的就是红色部队大部队了。

    看着石大头从窗户往下悄悄窥探而满脸严肃的样子,刘浪不仅微微一笑。石大头如此谨慎他当然知道为什么,在这样一队精锐的红色部队战士面前,已经让蔡大刀把自己两人身上所有装备都带走已经身无寸铁的石大头自然会感觉到极度受威胁而不自在。

    战士,从不把自己的生命保障权放在别人手里。

    只是,现在他不是刘团座而是华商集团经理是个生意人,带着长枪短枪外加手雷、三棱军刺,你让红色部队咋跟你谈生意呢?换谁都得先给你胖揍一顿再谈吧!

    进入哈达铺镇的红色先头部队大概也就120人左右,但很有效率,首先是机枪手和射手抢占镇上的制高点,然后一前一后两个战斗班封锁镇子,所有高门大户周围都分兵驻守,最后才是逐家挨户的进行搜索。不过,对平头百姓们还是很客气地。

    很不幸,刘经理所居住的二层楼茶铺兼酒铺兼客栈算是镇上的制高点之一,刘团座也成了第一批被红色部队搜索的对象。

    更不幸的是,红色部队对一副商人打扮尤其是“肥头大耳”一看就是趴在人民血汗上吸血的蛀虫刘经理的态度很不咋样,甚至有些恶劣。不过对一看就是贫苦农民出身的“马夫”石大头就好多了。

    卧槽,这也太以貌取人了吧!被推搡着差点儿就挨枪托的刘经理心里默默吐槽。

    “报告连长,发现一个不是本地的地主老财。”推着刘浪不断前行的一个红色战士抬手向站在老街上的一名身上穿着同样打着几个补丁的灰色军服的军人报告。

    “地主老财?拉下去查一查,让当地老乡们踊跃举报,如果做过坏事儿,就毙了为民除害。”军人扫了一眼白胖子刘经理,脸上露出一丝很明显的厌恶。

    卧槽,老子以后一定要减肥。浪团座心里真是一万匹草泥马在轰然踏过,不过是长得白点儿胖点儿,就尼玛成了地主老财不说,还动不动就要被检举揭发,一个不好就还要挨枪子儿。胖子们在这个时代上哪儿说理去?

    “我们老板是商人,不是地主老财。”一向闷不吭声的石大头在一边替刘经理辩解。

    “资本家喝工人的血更多,老乡,不要被资本家的小恩小惠给骗了,他们是我们贫苦百姓最大压迫者和剥削者。”军人对石大头的态度就和蔼了许多,顺便还普及起红色思想来。

    刘浪一阵牙疼,敢情自己现在这身份比地主老财还可恶,早知道还不如说自己就是真正的地二代算了。

    “把他带下去,好好查。”军人一声令下。

    一口栅格门齿外突的大板牙在阳光下分外耀眼。

    “你是梁大牙?”被拉得踉踉跄跄往后退的刘浪福至心灵,貌似老爷子曾说过他这个老战友,那可是未来共和国的开国中将。

    “等等,好家伙,不光是个资本家还是个奸细,竟然知道老子的外号。”军人一声大吼,“老子就是梁大牙,你究竟是谁?”

    “老子是来给你送肉吃的。”刘浪其实很想这么回吼一句,和老爷子同级别的开国中将这么对吼,这个牛搁八十年后能特么吹上十年。

    可惜,这话也就放在心里。刘浪相信现在他要敢这么说,几十杆枪就得对准他,虽然那里面并没有多少子弹。

    “我要见刘耀祖,红一军团第三团的刘耀祖科长。”刘浪也只能如此弱弱的回答道。

    “咦?连老刘这种小人物都知道,你这个奸细有点儿大啊!”军人很诧异地说道。

    刘浪。。。。。。

    你这么说,你的老战友,俺家老爷子会跟你玩真人pk的你信不信?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