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1章 再见年轻大黑脸
    “梁将军,不,梁连长,你让我见到刘耀祖刘科长,你就知道我不是你口中的那种人了,我也是被资产阶级压迫的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刘**起了撞天屈。

    他这会儿也想起来了,貌似这位现在担任的正是红色部队一方面军的侦察连长,传说中的那张大公报正是他找到交到太祖手上的。

    而且,未来的梁中将貌似和他不怎么对味儿啊!难道说老爷子以前说生死弟兄是在吹牛皮?

    “老刘这家伙也是,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朋友都交?你就站这儿给我等着,等老子忙完了再带你去见他,如果你要是骗老子,那别怪老子的枪不认人。”军人想了想,终究还是冷哼一声让两个红色战士把刘浪拉回来一边站着。

    “梁连长是不是要找什么东西?你看看我带的一些东西合不合你用的?”刘浪脸上带着几丝“媚笑”问道。

    那堆起满脸笑容的胖脸,更像被资产阶级完全腐蚀掉的资本家了。他身边的几个红色战士都忍不住有想揍这个白胖子的冲动。尤其是在某胖子一边说一边众目睽睽之下掏出手绢擦汗,口袋里掉出了好几块银洋满地乱滚的时候。

    资本阶级腐烂气息十足啊!

    你这是显摆吧!未来的大牙中将也忍不住咧了咧嘴龇了龇牙,才忍住没一脚踹这个胖子的冲动。

    “你指的是钱吧!”未来的大牙中将指指地上乱滚的银洋,没好气的说道。“我们是革命队伍,要你资本家的臭钱干什么?”

    装,继续给老子装,刘浪嘴角微微一撇。现在的红色部队最缺什么他还不知道吗?可不就是缺钱吗?

    不过,红色部队的军纪真的是令人钦佩,全军一万多人荷包里的银洋合起来超不过两百块穷得叮当响的红色部队在场士兵们硬是没有一个人去捡地上滚动的银洋,甚至不少人连看都没看一眼。

    当然了,那些喷火的眼睛都瞅着他这个肥土豪呢!

    “嘿嘿,谈钱多庸俗,梁连长,我带的东西在房间呢!”刘浪一扭头,“喏,贵属下都拿过来了。”

    “哼,既然被我军缴获了,那自然是我们的,用不着你现在献殷勤。”未来的大牙中将冷哼一声,示意属下士兵打开包裹。

    占据刘浪包裹主要内容的是几本书,没有什么封皮,好奇之下未来的大牙中将随手拿起一本翻看起来,显然,通篇的文字对他来说有些索然无味儿,很快就放下了。

    刘浪忍不住又拿起手绢擦了擦汗,此处不应该是该瞪圆眼睛适当的表示一下下惊讶吗?刚才他分明拿的是刘浪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到的号称现今中国第一银行家陈光甫着的金融经济类书籍。这个您看不懂,行,您倒是看下一本啊!下一本可是您喜欢的了,不仅有文字还有插画配图呢?其中有不少还是刘团座亲自出品,虽然那个小人画得很扎心,独立团新兵们看到这个的时候,往往先笑上一气。

    可惜,从十七岁就参加红色部队没怎么读过书的未来大牙中将显然对书不感兴趣,直接把几本书挪开,终于,发现了令他眼睛瞪圆的东西。

    那眼睛真的瞪得溜圆。书下面压的是,一张地图,一张甘肃陕西两省地图。这对于红色部队来说,可实在是太重要了。这也是刘浪特别为他们准备的礼物,因为他知道,他们需要。有了地图,他们会少走很多弯路。

    地图下面,则是刘浪为了防止他们错过,特意准备的七八张“大公报”、“申报”、“老百姓日报”旧报纸。

    不过显然,未来的大牙中将已经没心思去看什么报纸,拿着地图将惊骇至极的眼神投向刘浪。迎接他的,是刘浪的一脸似笑非笑。

    “把所有东西都包好,等晚点儿给主席送去,记住,一样都不能少。”未来的大牙中将深吸一口气慎重的将地图折好放入自己的贴身口袋并快速命令道,同时扭过头对刘浪说道:“这位朋友,我现在就带你去见老刘。”

    在见到这张地图之后,未来的大牙中将迅速改了对刘浪的称呼。能从一个小通信员最终做到万岁军军长并官至大军区司令员的人,自然是聪明人。这个时候,地图代表的是什么?就是生命,就是希望,拥有了甘肃陕西两省地图的红色部队或许因为这个小小的地图就不用付出那么多的牺牲。而一个商人,自然是没必要带着一张如此重要的地图出门的,尤其先前这个看着很可恶的胖子还刻意提醒过,这其中蕴含的某种涵义自然是值得让人浮想联翩的。

    和从镇那头的一个看起来也是领导的军人交谈了两句,未来的大牙中将就带着一个步兵班和神秘的胖子及他的马夫上路了。

    也不知道年轻版老爷子的驻地在哪儿,反正是不近,十几个人走了足足两三个小时。

    随着几乎未停的行军,别说未来大牙中将看刘浪的脸色变了,就是那些红色部队战士们看刘浪的神情都有了不小的变化。

    红色部队最厉害的是什么?是钢铁般的战斗意志?算是。但还有一样,是这个国度甚至是整个亚洲都是最顶尖的,那就是铁脚板。

    整整一年的时间,或者更确切的说是11个月的时间,他们从江西瑞金出发到达哈达铺镇,总行程两万三千余里,平均每天70约里地,而且都是在崎岖的山路或者更险恶的高原上完成的。这绝对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在他们之前,没有一支部队以如此满负荷一边走一边还要进行战斗行军如此之久又如此之长距离的。

    开始他们还为了照顾这个一看就是养尊处优资本家或地主老财的胖子,走的并不快,但看到白胖子竟然能毫不费力的跟上,他们就逐渐提速,以正常速度行军,想看看胖子的笑话,可是胖子依旧没掉队,等他们全速几乎是以小跑行军近十里地,胖子依旧在他们身边。

    甚至,他还有余力和憋着劲儿赶路的大牙连长扯几句淡。

    这绝对是特娘的一个神奇的胖子。还包括他那个很少说话的陕西汉子马夫,那腿脚也是够利索的,炽热的阳光下狂奔了三十里地,大气都没喘几口。

    他们当然不知道,他们眼中这个没掉队的神奇胖子,全武装三十公斤负重越野五公里的成绩曾经跑进过15分,在龙炎都是禽兽中的存在。而石大头虽然没他那么夸张,负重二十公斤也跑进过19分钟。

    一个来自未来的共和国利刃和一个用现代化训练理念训练了三年的特种兵用了近三个小时跑了三十里,还真不是太大的事儿,尤其是他们可不像红色部队士兵们还要背着步枪和挎着手榴弹的时候。

    红色部队战士气喘吁吁,他们俩也就是出点儿汗就很正常了。

    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胖子,未来的大牙中将对刘浪愈发的感兴趣了,这也是导致他带着刘浪见到正在繁忙工作中的刘耀祖后也赖着不走的原因之一。

    “刘商?你怎么会在这儿?”年轻大黑脸见到刘浪后差点儿没惊掉下巴颏,随之而来的是满脸的欣喜,“走,跟我去见聂政委去,首长早就想见你了。”

    “哎,哎,老刘,你不地道啊!老子给你带来客人了,怎么就对老子视而不见呢?也不给我介绍介绍这位朋友的身份?”未来的大牙中将颇有些不满的伸手一拦,愤愤然的说道。

    可能,谁被忽略都会不爽的吧!

    刘浪想龇牙,这二位,恐怕真“有仇”。从一个称呼对方为小人物,一个故意不搭理对方,就很显而易见。

    不过,看这两位未来的开国中将对撕,刘浪表示,只可惜没dv啊!否则,以后可以找这两位卖不少钱。

    果然,年轻大黑脸白眼一翻,“有脸吗?你梁大牙还有脸来我这儿来?上次你偷老子十斤青稞面怎么给老子保证的?十天后一定归还,现在你告诉老子,多少个十天过去了?面粉呢?”

    “小气扒拉的,老子第一个进的哈达铺,面粉多的是,别说十斤,百斤千斤都给你老刘拉得来,先介绍介绍,这位朋友是谁?”未来的大牙中将却是一脸不在乎的样子,随口就开扯。

    “打住,还百斤千斤,中央规定了进哈达铺政策,正常经商者不是革命专政的对象,你梁大牙可别犯错误。”年轻大黑脸却是郑重的提醒道。

    这明显还是很有战友情的。但接着的一番话却是让未来大牙中将差点儿吐血,“至于刘商是谁,以你的级别,不该问的别问。”

    。。。。。。

    年轻版的老爷子,貌似升官了啊!刘浪看着明显有些傲娇的年轻大黑脸心里犯嘀咕。

    未来的大牙中将虽然这会儿不过是个侦察连连长,但那是减员严重的红色部队缩编所致,现在至少也是个营级干部,而且又是一线战斗部队的,可不是老爷子这个小小的团后勤科长连级干部所能比拟的。

    刘浪还真是不知道自家年轻老爷子因为他的到来而产生的一点小小的变化。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