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5章 藏东西的好地方
    在刘浪的带领下,红一团600来号官兵浩浩荡荡的向赵家沟奔赴而去。

    在距离赵家沟还不到三里地的位置,未来大牙中将的那个侦查战斗班就从远方向这边跑来。刘浪忍不住微微一笑,看来大牙中将还是不放心,在带自己去寻找年轻奶奶的时候就悄然传令让他手下这个战斗班先去赵家沟侦查,至少比他们提前走了一个小时,看来这会儿该侦查的信息也应该侦查的差不多了。

    只是,不知道他们侦查的水平咋样。

    不过,本来为十个人的战斗班这会儿只跑过来一半儿五个人,而且等他们跑到四十米开外,脸上惊骇欲绝的表情分明表明,他们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全军停止前进。”因为红一团主要领导都在开会,临时负责这次请客行动军事指挥的大牙中将一看这情形脸上猛然一黑,怒声大吼的同时手也悄悄摸上了腰中的手枪。

    刘浪敢肯定,只要那名领头的名叫林永成的步兵班长喊一声“敌袭”,这位方才还对他谈笑风生的未来大牙中将就会掏出枪指向自己脑袋。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一直陪在刘浪身边的年轻大黑脸脸色也是一紧,瞳仁罕见的闪出一阵慌乱,他很难相信自己如此信任的刘商会特地跑到这破地方设计自己的人。

    没有人喊敌袭,只是,领头跑过来的红色班长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竟然连向自己直属领导大牙中将敬礼汇报都忘了,就是站在队伍前方直勾勾的瞪着刘浪大口呼呼喘气。

    “林永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其他五个人呢?”未来的大牙中将大踏步上前,几乎是用吼的质问道。

    “连长,天哪!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红色班长这才看向自己领导,脸上依旧是不可置信的表情。突然仿佛又想起领导在问自己话,忙又回答道:“连长,刘老六他们五个人还在沟口看着呢!没发生什么事儿。不,不,有事儿,好多人,还有好多。。。。。。连长你去看了就知道了。”

    “狗肉上不得席面的家伙,老子等会儿在找你算账。”未来的大牙中将脸色有些发红,指指正语无伦次的属下,冲后面一挥手吼道:“继续前进。”

    他这会儿多少有些明白了自己这位表达极为语无伦次的属下的意思,那意思是刘商送来的东西有点儿多,多的让自己手下的这个班长都有点儿受惊了。

    在行军路上刘耀祖已经和他悄悄说起过刘商的来历,大队首长甚至纵队首长都猜测刘商这个曾经用枪支和药品紧缺物资和他们换钨矿的商人这次专门前来甘肃,又是打着和他们拉好关系想继续合作的主意。

    只是,任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通这个商人这个时候还能和他们合作什么?现在的红色部队说一穷二白可能还有点儿言过其实,因为他们好歹每人还有一身衣服和一杆枪。可是,他们现在有什么资格再跟人去谈生意?他们现在甚至都还不知道自己的下一个目的地在那里。

    不过,光脚的从来都不怕穿鞋的,反正现在什么都没了,那里还管他刘商看中了他们什么,给什么物资就都先收着,以后再说别的。说不定,人家也是红色商人对革命有向往的,就想白给呢?虽然这个理由特别天方夜谭,甚至那些大佬们自己也只是在脑袋里闪现过,自然也是不会说出口的。

    但是,偏偏就是这个理由,是真实存在的,他们眼中的那个商人真的就是想白给。

    想到自己因为看到这帮没见过世面的混球们惊慌失措的样子就差点儿拔出枪一枪崩了别人,未来的大牙中将多少有点儿难堪。一声令下之后,就带着被他拿牛眼差点儿没瞪死的几个战士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也不跟还跟在后面的几个熟人聊天了。

    “嘻嘻”杨红曼同志捂着嘴偷偷一乐,然后对刘浪歉意地说道:“刘商你可别怪梁连长,梁连长以前可是梁营长,这一路上打了好多好多的仗,手下的同志越打越少,现在他的那些兵每一个都是他的宝贝疙瘩,一下少了几个没看到,他肯定要急了。”

    刘浪微微一笑,很坚定的摇摇头道:“我这人很小气地,谁要对我龇牙,我一定对谁瞪眼,等到请客的地方了,梁连长肯定要少吃不少东西。”

    年轻大黑脸和杨红曼同志齐齐一愕,继而都笑了起来。显然,刘浪并没有真正生气,只是人也属于年轻气盛型,等会儿多少要给某连长下点儿小绊子。

    只是,不管是年轻大黑脸还是这会儿不太好意思一直走在最前面的未来大牙中将都不知道刘浪的这个小绊子会有多大。大到导致某未来中将连续两天站在营房门口“痴痴”守望着刘浪归来,如果刘团座再回来晚两天,他都快成望夫石了都。

    赵家沟距离红一团的驻地并不算很远,也就一个小时的路程,早在十里之前所有人就看到了赵家沟的山,只是望山跑死马,通往哪里又没有什么像样的路,在碰到侦察班之后又走了小半个小时,一众人才算是浩浩荡荡的走近了沟口。

    周围一片安静,如同侦察班所说的,这地方没敌情,因为,谁也不会来这个鸟不拉屎的位置。

    甘肃的山不像中部山区山高林密,里面物产丰富,不说可以打猎果腹,就是采些山珍野菜啥的也能混个肚儿圆。这里的山怪石嶙峋全是石头,长得最多的也就是一些野草和灌木,甚至不少地方连草都没有,能看到只野兔那都是上辈子积了不少德。反正一路行来,路边的野草从中除了飞起过几只秋后的蚱蜢,连个长毛的都没看见,物产之贫瘠跟大草地都有得一拼了。

    看见自家连长带着队伍浩浩荡荡的走过来,几个一直眼睛直勾勾盯着沟里的五个士兵忙跑过来,简单的询问了几句之后,大牙中将也不由呆立当场。

    原因很简单,距离沟口八百米的山沟腹地,他们看到了大量的骡马,除了骡马之外,还有一长排草棚,当然,还有最少400多马夫和商人,见他们过来,问明身份之后领头的商人很客气,带他们参观了一下前面的草棚。堆积如山的大米和面粉差点儿让他们心脏都停跳了。

    有多少草棚?大牙中将第一句话问的就是这个。只可惜,这几位只顾得去震惊了,拿刺刀在前面几个草棚戳破了布袋看到流出来的都是大米就失魂落魄的跑出来汇报了,那里还记得有多少草棚?

    红色部队还是极为训练有素,哪怕已经知道没有什么危险,沟里的人虽然不少,也配着武装,但也是护送物资为主,依旧迅速的以连队为单位,就在沟口寻找着地形构筑起野战阵地来。

    甚至山顶和更远的地方,也开始设置观察哨,并没有因为没有敌情就丧失必要的警惕。这自然也是他们能从数十万的敌军的围追堵截中杀出重围的本事,没这个,也早就烟消云散了吧!

    “走吧!先不用那么多人,刘科长的后勤科先进去清点好再说。”刘浪领头大踏步的走入这个他也是第一次来的山谷。

    赵家沟这个位置是刘浪派孙无法率领警卫排几个战士早在一年前就来到哈达铺一带寻找好的,也只有这个毫无战略价值的地方又有良好的地形条件可以掩人耳目,否则,从两月前就运过来的大量物资以及留守的人员和运输所用留下的一批骡马可不是那么好隐藏的。

    从隐藏在这里一直没有被人发现来看,显然,孙无法的工作做得很不错。

    一行不到三十个人顺着沟口往里走,未来的大牙中将虽然不是后勤科的人,但做为军事指挥的临时负责人,他赖上来了,谁还能把他推出去?

    山沟当然不是一条直路,弯弯曲曲来回环绕,沟侧靠近山体还有一条宽不过半米的小山溪,虽然水不多,但峡谷的风光还显得不错,搁未来应该还可以开发开发做为一个旅游景点而存在,收点儿门票钱应该不成问题。

    两侧的石头山其实都不高,也就一百来米,一仰头就能看到山顶,只不过多是怪石嶙峋,悬崖峭壁,估计也没谁会闲的没事爬山顶上往下看,那些甘肃军阀的士兵们对欣赏风景也应该没什么兴趣,就算是侦查地形也就是在沟口瞅瞅就完事儿了。

    实际上,哪怕是未来的大牙中将,昨天侦查这块地方时,士兵们也没有深入杂草丛生沟口五十米。谁要是把部队藏这地方简直是自找死路。只需要四五挺机枪往沟口一架,谁都冲不出来。想不出来耗着?爬山顶上往下一通丢手榴弹,那可真成瓮中之鳖了。

    这儿,整个就是一死地。

    只是,对于藏东西来说,却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一地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