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6章 疯狂的礼物
    ..,

    显然,沟里的人也是早就收到消息,见刘浪领人过来,路边草丛里站起几个端着冲锋枪挂着盒子炮的黑衣大汉,将枪收起来主动站到一边。

    这些自然很正常,一大批物资运过来,若是没有武装护卫,在响马横行的甘肃那才是叫脑壳坏掉了呢!

    一直走到几个侦察班所说的米深沟中看到一排草棚的影子,一个笑容和煦穿着最平常长褂布鞋的中年人就站在前方,仿佛没有看到一群红色战士一样,拿着一个清单请走在最前面的刘浪过目,等到刘浪上上下下看了一遍点点头表示认可之后。

    中年人对后面招招手,一队队穿着粗布衣裳驼帮马夫打扮的男人各人牵着一匹驽马鱼贯而出,不过马背上却是上着马鞍,纷纷翻身上马。中年人骑在自己的马上,冲看向自己的红色战士们点头笑了笑,就带着大队人马就此向沟外走去。男人们也纷纷目不斜视跟着自己的首领就往外走。

    “还请梁连长派几位同志骑上马跟着,将他们送出贵军控制的区域。”刘浪对未来的大牙中将请求道。

    “那是当然。”未来的大牙中将自然是满口答应,低声跟跟在自己身侧一直保持警戒的几人低声交代了几句并拿出一张盖了红色印章的通行证交给领头的班长。

    五名红色战士骑着几匹特意空出来的马,跟在近400人的骑行队伍后面出沟去了。

    显然,红色部队那些高层们早已想到这个问题,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只是他们恐怕没想到会有如此多的人马藏在其中而已。

    红色战士们战在一旁,目送着一队队人马离开。他们当然不会有什么见怪,那帮马夫们之所以根本不理会红色战士们,自然不是不懂礼节,而更多的是为了保密需要。

    但杨红曼还是有些担心,目送着一队队人马有序的走远,悄声问刘浪道:“刘商,这么多人看着你带我们来,是不是对你很危险,以后这样的事还是不要做了,白狗子杀人不眨眼的。”

    “呵呵,放心,这些人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绝不会出现泄密事件。”刘浪微微一笑,安抚年轻时候的奶奶。

    同时,心中无限温暖,他想象中的奶奶,就是这样。

    刘浪怎么可能犯下那种低级失误?让数百华商雇员眼睁睁看着他和红色部队出现并把海量物资赠给红色部队。只要出一个叛徒,那他就要完蛋。

    能一直呆在此地的数百人,自然都不是普通人。华商集团能出现在此地的不过是寥寥几人罢了,而那几人都是华商集团经过肖风华保卫部经过三年考核提起来的中坚力量,每年的分红都不下数万银洋,一家老小的命运都系在华商集团身上,和红色部队接触这样近乎抄家灭族的机密之事他们又怎会泄密?

    而所谓的驼帮,其实是刘浪三个月前就急调青龙山邓文的骑兵旅千人分批从青龙山化妆成华商集团北方分公司运输队去往陕西,在陕西接到货物后就又分批赶往甘肃,再分批由甘肃回到位于长城的青龙山,现在这不过是最后一批等待交接的人员罢了。

    邓文部虽然不是刘浪的直属属下,但他们现在的给养武器补给几乎都靠着独立团,甚至连基地都是独立团交付的,两支部队已经不是同气连枝而是祸福所依牢牢的交织在一起,刘浪若是倒霉,他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保密性自然是不用说的。

    这样,即利于保密又增加了货物的安全性。有了这帮精于战斗的骑兵战士,再配合独立团两个特种兵一个携带最新装备的警卫排,刘浪相信,就算是遭遇甘肃军阀的正规军,他们也有能力保住这批货物不失,实在不行,“毁尸灭迹”这个活儿还是能做到的。

    刘浪必须得足够谨慎,在现在名义上还是光头大佬说了算的时代,他必须得有积蓄力量的时间,否则,光依靠他一个人,对这场战争只能无能为力。他虽然也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努力,区区五年的时间依旧太少,他或许依旧撼动不了历史车轮固执的车辙,但他总得去做去试图改变,中华大地上少流一滴血,日寇多痛彻心扉一次,那都是他的成功。

    “华商集团,不简单那!”未来的大牙中将突然插言道。

    四百余人,四百余匹马,除了马蹄声和马匹打响鼻的声音,再无其余多余声响。四百来个人,身形笔直的坐在马背上,身体随着马匹的走动而有韵律的上下起伏,如果不是他们都身穿着苦力的服装,身上也没有背着马枪,马匹也是普通的驽马而不是战马,大牙中将甚至都以为他看到了一支精锐的骑兵部队。

    只能说,大牙中将是个天生的军人,他的错觉没有错。他眼前的这支“马夫”们,的确是中国最精锐的骑兵之一。

    不过,他没来得及惊叹一群驼帮马夫都能如此纪律严明,大牙中将以及年轻大黑脸和一帮红色战士们已经被眼前依着山体搭建的连绵不绝排出最少三百米的草棚给惊呆了。

    这得有多少物资才能用如此多的草棚来存放?

    “五万斤大米,五万斤白面,一万斤腊肉,以及。。。。。。”刘浪在草棚前哈哈一笑,那股不用描述都土豪气息十足的气息再度扑面而来。

    “我的亲娘,刘老六,扶着老子,老子的腿有点儿软。”未来的大牙中将的手有点儿发抖,嘴中喃喃自语道。

    “连长,扶不住,我腿也软。”一旁的红色战士也张大着嘴巴回答自己的领导。

    “哈哈,梁大牙,就这点儿出息呢!我早就跟你说过,我刘兄弟送礼绝不会让你失望的。”年轻大黑脸突然放声大笑。

    刘浪的脸上也笑开了花,继续道:“刘科长,还是你了解我,不过,我还没说完呢!”

    “刘商,你说,你说,还有些什么,有粮食我们就已经万分感谢了。”杨红曼同志欢呼雀跃着急不可耐的说道。

    “尚有,汉阳造步枪3000支、汉阳兵工厂制造步枪刺刀3000把、德制20响驳壳枪300把、捷克造zb-26轻机枪72挺、德制马克沁重机枪24挺、金陵兵工厂制造82毫米迫击炮24门、木柄手榴弹4万枚、82口径迫击炮弹1000发、机步枪子弹合计50万发,另有盐巴、药品若干。”刘浪继续说道。

    一片寂静,除了山风轻轻吹动树叶的沙沙声。

    除了刘浪和一直跟在队伍中很少出声的石大头以外,红色部队所属皆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一言不发。

    实在是太夸张了,夸张到已经令他们集体失声的地步。

    粮食肉食那是可以活命的,那当然重要,但是,在近一个整编师的装备面前,海量的粮食都黯然失色。对于一名军人来说,枪和子弹甚至比粮食更重要。而且,这枪弹也太多了些吧!

    那可是一个整编师的装备,几乎可以将整个红一方面军,不,是陕甘支队从上到下全部换装一遍,尤其是重武器方面,不光有重机枪还有迫击炮。

    “刘兄弟,送粮食我们已经很感激了,其余的,没有也没什么的,不用。。。。。。”年轻大黑脸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舔舔发干的嘴唇有些艰难的说道。

    那意思是,大兄弟你就算不吹牛逼,你也是好兄弟,有吃的咱就已经很感谢了。

    刘浪不由哑然失笑,身子往旁边一侧,伸手一让,那意思是,不信的话可以自己去看呗。

    刘浪自己草拟的清单自己心里当然清楚,如果不是运输的确是个大问题,刘浪能造更多的枪支给这些前辈们运过来。最终思索再三还是把独立团淘汰下来的制式武器全运过来了事。有了mg42取代,个头大射速慢的马克沁重机枪已经被独立团全部淘汰掉了,捷克式班用轻机枪虽然还在独立团少量使用,但射速不过200发每分的捷克式显然已经不能满足已经装备上半自动步枪独立团班级对火力压制的需要,除了一部分留作民兵训练,其余的刘浪也全给搬过来了。

    三十来个后勤部的红色战士包括杨红曼同志提着枪疯狂的冲向了草棚,在刘团座疯狂的礼物面前,他们实在没法再保持淡定了,至于说什么警惕,这会儿自然也是不存在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