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1章 这才是压轴的
    当然了,刘浪送的这笔银钱也有点儿自己小小的私心,为自己的未来未雨绸缪的意思。

    刘浪倒是想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打完小鬼子以他的本事就算天地之大也何处尽可以去得,但随着他越来越融入这个时代,和他牵扯的人就越多,父母亲人、已经订婚的纪中校和她的家人、跟着他一起要和日寇对阵疆场的独立团数千将士以及他们的家人、华商集团数以万计乃至十万计的员工,都已经深深的打上了他刘浪的烙印,俱是一荣皆荣一损皆损的关系。

    刘浪只能努力的为自己及亲朋好友们在未来的中国能挣得一席之地,而这其中的关键自然只在他眼前这位中年人的身上,有他点头,未来的中国就再也无人为难刘浪及刘浪身后的那群人,哪怕他们现在的成分都不怎么样。

    而太祖从来都是个极为念旧情的人。曾经时空中,就在这个冬天,缺衣少食的红色部队陕甘支队抵达陕北,虽然战略大转移已经胜利了,但经济状况却未能得到什么大的缓解。不知道是出于试探还是出于真的山穷水尽,外表谦和其实骨子里极为骄傲的太祖放下身段找那片根据地的一位红色将领借钱。

    那位红色将领拿出全军仅有的五千大洋,给自己的部队仅留了一千大洋,剩余四千大洋皆数送给了陕甘支队。但可能包括这位红色将领自己在内,谁也不会知道,就是这四千大洋的人情,在二十年后共和国首次全军授衔的时候给他不知加了不少分,一举成为仅位列共和国十大元帅之后的十员大将之一。

    刘浪的小心思很简单,四千大洋的人情您老记了这么久,咱这六万大洋人情,您老可不会忘了吧!大将上将咱不想,但以后就算咱年轻人犯点儿小错误啥的,看在这份上是不是也就别上纲上线了?

    太祖自然也是经过大场面的,金灿灿的大黄鱼和银晃晃的黄白之物仅让他失态一瞬脸上即恢复了平静,深深的看了刘浪一眼,拿着浓重的湖南口音道:“好嘛!刘大经理一出手就是我全军近两月军费,好,这个礼我老毛收了,不过,欠条可是要打的,我红色部队可没有欠钱的习惯。”

    刘浪心里轻轻咯噔一下,他可是听出了太祖的弦外之音,这些黄白之物固然是他所急需,但也引起了他的警惕之心。刘浪更知道,欠条是万万不能打的,和其他“小粗腿”们不同,那欠条真的是人情,但这位若是打了欠条,可就不是人情而是生意了。

    生意是要谈,但人情也是必须要有的,否则,他大可以等红色部队安定之后再来,完全不用冒着被猜疑的风险。

    还好,刘浪早已准备好了说辞。

    “嘿嘿,毛先生言重,包括哪些军械粮食和这些黄白之物在内,我华商集团可不是白送给贵军,那是我们准备和贵军合作的定金而已。我送毛先生真正的礼物却是在这客栈之中,一份恐怕已经到了您的案头您还没来得及看而已,而另一份我相信您一定会喜欢的。”刘浪摇摇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