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1章 迷你型油田
    看着警卫员喜滋滋的跑步拿下来的烟,太祖也是笑眯眯的拿起烟看了看,“大前门啰!可是好烟嘞!这下可好了,不用愁没粮食了。小鬼,有心了。”

    “那里那里,只是听说您日理万机昼夜都要工作甚是辛苦,刘商也喜欢熬夜看书,这烟却是漫漫长夜中最好的伙伴,所以想着您应该也需要,不过,烟油对身体有损害,毛先生断不可过量。”刘浪又是一记马屁送上。

    而且,毫无羞耻感。

    给开国第一人拍马屁,刘浪真的毫无心理负担。

    “哈哈,你这个小鬼头,真不愧是做生意的,这记马屁我收下了。你也喜欢看书啊!看书好,看书可以秀才不出门尽知天下事。”太祖笑着说道,继而微微一叹,“不过,现在可不成啰!现在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处于外寇与资产阶级的双重压迫之中,光看书没用,还得站起来和他们做斗争才成,小鬼,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刘浪点点头,“所以,我和您都站在这里,而不是在家里。”

    太祖微微一愕,脸上浮起一丝满含深意的微笑,拿手点点刘浪,朗声说道:“既然礼物已经送到,收礼的人也很满意,那就说说你先前留下的那一大笔定金,是想和我们怎么合作啊?”

    刘浪也不推辞,一屁股坐在桌子对面,指指桌上的报纸,“不知道毛先生看没看那几张报纸?”

    “哦?刚才已经大概的阅览了一遍,其中的有些内容我下午已经看过了。”太祖不紧不慢的又点了一根烟,轻轻的吸了一口,看向刘浪。

    见此情形,刘浪便已经知道,在这位心中恐怕对红色部队下一步的目的地已经做了最后决定,只等开会讨论通过了。

    “不知道毛先生信不信,在我知道陕北贵军一部无比活跃而贵军又从川西高原一路北上之后,我就已经开始说服我集团几位高层并经过他们同意之后就开始筹集这批物资运往贵军前往陕北的必经之路哈达铺了。”刘浪深吸一口气,目光炯然的看向蓝色烟雾中看不清面部表情的太祖。

    “了不起,了不起,从我军行军方向和我陕北开辟的红色根据地就能判断出我军最终目的地,小鬼,你这眼光可比南京某人麾下的一帮将军们强的多哦!不过,小鬼你信不信,直到刚才这一刻,我才决定去往陕北,如果不是在这里遇见你的话。你先前的眼光可不怎么样哦!”太祖没有正面回答刘浪,反而一脸似笑非笑的说道。

    “不,毛先生,您的智慧和指挥才能纵观整个中国也无人能出其左右,您选择的路就是最正确的路,今天无论我在不在哈达铺,您也会选择去往陕北的,因为那里才是贵军最好的修整以及传播贵军红色思想的地方。”刘浪却很坚定的摇摇头道。

    这可不是刘浪赤果果的拍马,历史也证明刘浪眼前这位眼光之独到。光头大佬自从红色部队进入甘肃北上陕北就没有继续的大动作,其一是红四方面军二过草地大举进攻四川转移了注意力,更重要的是陕北有东北军和西北军尚有青海甘肃的马家军以及山西的晋军。在光头大佬看来,这些势力是决不允许红色部队存在的,可是他算错了,以东北军西北军为首的这几个军阀实力根本没有全力和红色部队作战的意思,唯一铁头的马家军在损兵折将之后也偃旗息鼓了。

    红色部队在陕北不仅发展壮大,还有余力发动了东征和西征。而当光头大佬醒悟过来去逼东北军西北军全力发难的时候,那两军的两位大佬干脆一咬牙绑了他,发动了着名的“西安事变”。于是,抗日统一战线成立了。光头大佬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太祖不仅哑然失笑。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刘浪这句话虽然有赤果果的阿谀成分,但却说得分毫无错,在他的心中,陕北就是红色部队最好的再发展的位置。尤其是在这个下午他已经得知刘、徐、谢等人在陕北开辟了一块不下于原红色苏区的根据地之后。

    之所以能有心情陪着刘浪在这里扯如此多话,这也和他拨云见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后欣悦至极的心情也有很大关联,若是换成前一周,恐怕刘浪也不会得到如此之好的待遇了,至少,那个毛先生刘浪是没那个殊荣喊的。

    “你这个小鬼,不光送礼是挖空心思,这拍马屁也是一套一套的。”太祖拿指头点着刘浪笑骂道。

    “嘿嘿,这也就是刘商碰见了您,换成别人刘商可不会如此。”刘浪却是轻笑而自信的回答道。

    的确也是如此,如果不是遇到这位共和国的缔造者,这天下间可真没多少人还能让已经羽翼渐丰穿越时空而来的小蝴蝶这般没节操的吹捧。当然,对于为民族和国家做出杰出贡献的先辈们表达他的尊敬那倒是必不可少。

    “好吧!怪不得华商集团仅成立三年就做得如此风生水起,有一个你这样眼光长远的小家伙还真是难得,我现在已经多少知道你们下如此大的血本给我军定金的目标了。”太祖微微一叹道,脸上却是浮起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不如,让我猜上一猜,如果我猜对了的话,成品成交价格上浮一成。”

    “毛先生,那有已经收了定金就要坐地起价的?您这做生意也太不地道了。”刘浪故作垂头丧气状。

    什么叫拍马屁?刘团座这就是典型。不过这次拍的,却是浑然天成毫无痕迹可循。人家都还没猜,他这话就表明人家一定猜得对了。

    “哈哈,你要的东西,是不是在这里。”太祖莞尔一笑,径直将手指向铺在桌面上地图的一个地方。

    那个位置,叫做延长县。

    延长县,位于陕西北部,陕西重镇延安的东部,一个因延河水穿城而过建县1700年的古老县城。

    刘浪知道,在4个月前,延长县就被陕北的红色部队所攻陷。但太祖将手指向哪里,并不是因为延长县已经成为红色根据地的一部分。陕北的红色根据地现在已经拥有了6个县城和周边村镇的控制权,延长只是做为6座县城的其中之一罢了。

    延长之所以被太祖选中,是因为那里,有个超级“金矿”,名为延长油田。

    是的,你没听错。延长县,有油田。

    三年前黄汲青在四川发现的油田,并不是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座油田,延长油田才是。

    之所以光头大佬对四川省发现油田会如此激动,那是因为四川省的油田在中国内陆腹地,不仅打破了欧美公司对中国出产不了石油的定论,而且一个大宝藏就在自己怀里揣着,更安全更实用。

    当然了,更重要的是,四川省油田的产量可远比延长油田大的多了。

    延长油田,1905年建厂,1907年钻出“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同年建成炼油房,结束了中国大陆不产石油的历史。

    当然了,一座如此重要的石油矿藏为何一直没有被国府重视呢?哪怕它是位于中国大陆的大西北,一个贫瘠而荒凉的位置,但石油可是战略物资啊!那是因为,虽然有油,但这个中国最早的油井却产量极少。

    属于一个超级迷你型油田。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