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2章 曾经的悬案
    北洋政府时期的中国政府曾花费大力气开发过延长油田,和美国签订《中美合办油矿合同》,开设石油公司。但美国人在延长3年,对5万平方公里的地区进行了地质粗查,测成面积约100余平方公里的一万二千分之一的地形图,钻井7口,但都含油极少,用辛辛苦苦工作了三年的美国地质人员的话说:没有一口井的产量可认为有工业价值。

    但延长油田真的没有多少油吗?事实上美国人在四川被发现油田后再度被打脸。中国人从1932到1934,连续两个大嘴巴子扇美国人脸上。

    1934年春,因为有了四川油田成功的先例,南京国防委员会和陕西省政府成立了陕北油矿勘探处,花费了大半年时间钻井4口,101井在101米处见油,每日出油1.6吨,201井在104米处见油,每日出油3吨,两口井每日合计出油4.6吨,年产量1700余吨。

    虽然和四川省绵阳油田这种年产五万吨原油的油田无法相提并论,和东南亚那些年产数百万吨的大型油田更没法比,但中国的地质学家们已经证明延长这里有油,只要给他们时间,他们能让目前这个“超微型”延长油田出油更多。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1935年五月红色部队攻陷延长并接收延长油田后,这个年产不过1700余吨就连南京国防委员会都没太放在心上的“鸡肋”像吃了大力丸一般,经过红色部队的努力,出油量一天多过一天,不仅成为未来陕甘宁边区政府的支柱产业不说,到了未来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时,更是成为年产近千万吨的大型油田。

    当然了,太祖靠的可不是刘浪能堪透未来的目光,而是他对商人大力投资就需要丰厚回报的敏锐嗅觉,整个陕北,除了这个并不为人知的微小型油田之外,恐怕黄土高坡是给不了华商集团多少回报的。

    见刘浪脸上的表情,太祖就知道自己所想并没有什么偏差,笑道:“那好嘛!既然定金都下了,我们自然没有反悔的理由,只要你们能向运钨矿砂一样运得出去,我们生产,你们负责销售。虽然产量可能不会像四川油田那样大,但胜在细水长流嘛!在我们这边,也不会像反动政府那边上上下下都有人打你们的秋风嘛!”

    刘浪咧嘴一笑,顺手就把藏在怀中早已拟好的合同递了过去,看着这位从上衣口袋中拿出钢笔龙飞凤舞的签上自己的大名,笑得更欢畅了。

    油田的油,搞不好还没拥有了这个名字的签名合同来得值钱呢!

    。。。。。。

    刘某人是等着几十年后拍卖太祖他老人家亲笔签名来着。

    不过说实话,延长油田虽然有中国最缺的石油,但每天数吨的产量对于一个年用油量以亿吨计算的工业大国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也怪不得美国人在这地方三年给了个没有“工业用途”的定义。

    哪怕就是刘浪现在,对石油的渴望也没那么大,他的麾下现在还没有机械部队,所装备最多需要油料的也就是辆三蹦子而已。而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根据和南京政府的协议,四川绵阳油田每年有百分之十五的原油由四川省政府获得。

    刘湘也早已通过刘浪和美国罗斯集团合作成立了一个年产量数千吨的炼油厂,每年能出产轻汽油2000吨,柴油2000吨,润滑油400吨,重油1000吨。除了留一些汽柴油川军自用,剩余的油料包括可做燃料的重油几乎都被总部在四川的华商集团给包圆了。

    经过这一两年的储备,刘浪独立团的辆三蹦子自然是不愁油料的,原来土制炼钢厂因为有了重油做燃料,效率也大为增加。

    这个目前年产量不过2000吨的微小型油田自然不是刘浪之急需,但这是刘浪最合适解除眼前这位睿智中年人心中警惕的借口。

    俗话说:礼多人不怪。但礼若是太多,是人都难免会想多。虽然刘浪的心思很简单,就是想能给予红色部队更多的帮助,战场上多搞死点儿日本人,而中国人少流一点血。

    “好了,小鬼,你这笔大生意算是谈成了,不如现在给我讲讲你从外面过来所见到的情况可好?”太祖见刘浪小心翼翼生怕把合同损坏了折好放进怀里的小“奸商”模样,不由莞尔一笑换了个话题。

    “那您可是太高看我了,对于那些家伙的军事布置,我一个小小的商人如何得知?”刘浪摇摇头道。

    刘浪当然知道在红色部队的前方还有东北军的三个师在等待着他们,但曾经的时空中他们都未能对红色部队有什么大的阻碍,在这个时代已经装备了近一个整编师轻重机枪外加24门迫击炮的红色部队拿下他们更是小菜一碟。

    为什么红色部队一路北上攻坚如此艰苦?包括前日腊子口一战,虽然军史上对此并没有浓墨重彩的记录,但刘浪还是从自己老爷子口中得知,其实腊子口一战,实是红色部队所遭遇最凶险一战之一。

    不光是腊子口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最重要的是红色部队没有炮,被红色部队翻越雪山穿过草地都舍不得丢弃的唯一一门山炮也没有炮弹。所以,面对着构建在山上坚固的堡垒里的敌军轻重机枪火力,红色部队只能用人向前冲,几米几米的前进最终用炸药包和集束手榴弹炸掉碉堡这才攻陷了腊子口,可以说是用人命填的。

    这个时代的他们装备了72挺轻机枪和24挺重机枪加上原有的轻重机枪,整个陕甘支队的火力已经稳胜只装备着27挺重机枪81挺轻机枪的普通**师,而24门迫击炮更是远在只装备着6门迫击炮的**师之上。

    刘浪说与不说,红色部队这次都必将毫无阻碍的通过六盘山抵达陕北。而刘浪之所以选择不说,实在是眼前这位太厉害,他只要一说,就难免暴露做为一名领兵之将的某些特有习惯。说不定就真的被眼前这位堪破身份了。

    出于对日战略上的考虑,刘浪还想再浪上几年,被束缚了的独立团可没现在那么自由了。

    脑海中刚刚浮起六盘山这个地名,刘浪突然想到军史上的一桩悬而未决五十余年直到五十四年才真正解开谜底的悬案,脸色不由猛地一变。只是,那个具体的地名究竟在哪儿?刘浪拼命的在脑海里回忆自己曾看到的那个军史记载。

    他必须得回忆起来,因为他很清楚的记得那是一纵队也就是他爷爷和奶奶的直属部队所驻扎的地方,换句话说,那可是关乎到他那两位至亲的安危。曾经的时空中没事儿,但现在谁又能说得到呢?刘浪必须把所有危险都消灭在萌芽中。

    “咦?小鬼,你这是想到了啥子哟?白狗子人来得很多?”太祖见刘浪脸色剧变,不由好奇的问道。看刘浪仿佛还在苦苦思索着什么,不由豪情大发安慰刘浪道:“没有啥子可担心的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光头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一年不也没把我们怎么样?有了你这次送来的装备,就是来上十个师,我老毛也是不怕他们的,你的生意更不会黄。”

    “更?耿。。。。。”浓重的湖南口音直接点亮了刘浪记忆的某个角落。

    是耿湾镇,是的,没错。

    刘浪回过神来,一脸严肃的解释道:“不是想到了您会遇到拿着枪炮和您战斗的敌人,而是我想到了您或许会遇到看不见摸不着的敌人,那才是最可怕的。”

    “哦?小鬼头,不要信那些神神鬼鬼的,我红党人是唯物主义者,绝不会怕那些牛鬼蛇神的。”太祖有些不满的抽了口烟,用教训的语气说道。

    “毛先生您看这里,如果您要北上去往陕北,这里是必经之地,先不说您的敌人肯定会在这里据险而守,那对于贵军来说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刘浪将手径直指向甘肃和陕西宁夏三省交界的六盘山一处道。

    太祖眼睛微微发亮,但却是不可置否。显然,不说他已经决意走这条路线,但至少已经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刘浪深吸一口气,在六盘山下一处重重画了一个圈,继续说道:“但在此处,万万不可久留,就算非要驻军,也不得随意饮用此地生水。我华商集团驼帮曾在一年半之前在此一处山谷损失驮马二百有余,人员近五十人,损失惨重。”

    “是因为盗匪?”太祖眼睛不由微微一眯。

    “不,他们就是在此地睡了一夜,第二天清晨,落于他们之后的另一队驼帮赶来,看到的就是满地的尸体,不管是骡马还是人,全都扑倒在地,全身毫无伤痕,财货却未损分毫。”

    太祖脸色不由微微一肃。

    如果刘浪没说谎的话,这分明是投毒之意。不过,为何财货不损?

    他当然不知道,刘浪说的这个事例其实不是华商集团驼帮,而是曾经的时空中就在二十天之后发生在红色部队身上的事情。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