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3章 难得糊涂
    曾经的时空中1935年10月7日,红色部队翻越六盘山主峰,就在刘浪所画圈的位置与国民党军何柱国骑兵第七师第十九团展开激战,不过一个时辰即击溃所面之敌。战斗结束后的太祖纵情赋诗一首:“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

    这就是才情纵横当代的太祖,能将残酷的战争诗化,也可见他当时的心情之愉悦。

    可是,第二天黎明,太祖就被一份报告给惊呆了。在六盘山下耿湾镇外一处山地宿营的红色部队官兵一夜之间无声无息的死亡了300多人。

    300多人,就是半个大队的兵力。近9万人的红色部队从江西出发,行程两万里之后仅余7000,在先前一战击溃敌一个骑兵团的战斗里,太祖为何如此高兴,那是因为红色部队竟未战死一人,仅负伤十余人。这七千红色部队战士每个人在他心中可都是宝贝疙瘩,在将来能撒满全中国的火种。

    但是在这里却无声无息死去300多人,这对于他来说是何等的锥心之痛?

    红色部队保卫局从敌特投毒这条唯一的可能线索入手追查良久而不得解,甚至等到了陕北站稳脚跟,太祖再派人来查,建国后周公更是翻遍那个时期所有国党特务活动记录企图找到和耿湾惨案相关的记录而亦不可得。

    300多红军战士死得不明不白的冤案一直到这两位去世都没有解开,成为一桩悬案。

    直到1989年兰州军区给水团官兵来到这里,在和当地百姓的交谈中听到数十年前的这样一桩共和国元老们一直牵挂着的悬案,出于职业的敏感,他们对那条山谷中流出的山溪水进行了现场勘察及采水样分析。震惊的发现:这里的泉水和沟水咸而苦涩,水中钾离子含量高得惊人。这里的水,一吨水中纯钾的含量高达2--3公斤,而正常水中的纯钾含量不过200至500克,是正常水的10倍含量。

    这还不算,水中钠离子的含量更是惊人,并且在远离山谷的一些河谷里还看到一些气泡呈间歇状冒出,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儿。

    陕北的延长油田距离此地也不过数百里的距离,给水团的工程师们由此判定,这里也应该属于石油分布区,断层构造极为活跃。这些间歇状冒出的气泡,就是油层从地底冒出的气体。

    而油层气体含量最丰富的,即是氰气。

    到此,真相逐渐浮现。

    氰气与钾化合而成氰化钾,与钠化合而成氰化钠,这两种化合物都是剧毒,人体只需要摄入体内五十微克,即可造成中枢神经阻断型死亡。症状,和300余名红色部队精锐无声无息死亡的描述一模一样。

    而随着数个科研部门联合现场科学检测,尤其是在傍晚,泉水中的氰化钾和氰化钠达到一个可怕的地步,哪怕有溪水的大量稀释,但依旧可以致死。

    至此,让几位红色部队领导人每每心痛却悬而未决的悬案终于真相大白,害死300余红色精锐的凶手,竟然是大自然,真是令人扼腕叹息。

    虽说以这时的科学技术是无法防范,但刘浪还是希望借助自己的告诫让红色部队多一丝警惕,大队行军,不喝生水不吃生食以及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都可以防范不必要的减员。

    在听完刘浪描述的华商集团痛定思痛之余请来专家教授对当地水文水样进行分析研究得出的结论后,太祖也不由慨然而叹:“这就是大自然的可怕,不懂科学是要不得的。”

    “小鬼,你这个醒提的很好,我一定会向野战医院提出建议,让他们规范全军宿营卫生条例,避免再发生你们华商集团身上曾发生的悲剧。”太祖很认真的说着,并立刻雷厉风行的拿起笔龙飞凤舞的写了一张纸条让警卫员送了出去。

    知道疏漏马上就弥补,这让刘浪不由有些肃然,这位能成功,和他这种擅于呐建并当机立断雷厉风行的个性恐怕也有极大的关系吧!

    接下来,周公亲自端着一荤两素及三碗饭的托盘走了过来。

    陪着未来共和国两大巨头用餐,刘团座这顿饭吃得虽是极为荣耀却是倍感煎熬。太祖是思维活跃知识面极广,不管说起什么都兴致盎然。而周公却是属于那种较为严谨言谈不多但看问题却是直奔要害的,这二位你问过来我问过去,差点儿没把可怜的刘团座给问蒙圈,要不是他比这两位多了未来的数十年经验,对他们二位知道的比他们自己还清楚,刘团座的马脚几乎都被这两位给盘问出来了。

    看着刘浪一边大口吃饭一边流汗左挡右支的辛苦模样,这两位却是各自会心一笑,各自大口吃饭,没有再逼刘浪了。在两位历经过十数年政治风浪的大叔眼中,眼前的这个小胖子藏着的秘密不少,但却还是有着不少赤子之心。

    这其实才是刘浪能在这里一呆就是小半天的关键,否则,一直胸怀理想希望自己代表的是广大贫苦农民利益的那一位又怎么可能因为物资就和一名商人谈上如许之久呢?

    刘浪获得了更大的殊荣,在饭后周公自去忙事,太祖却是兴致勃勃的拉着他继续谈古论今,估计这和他的马屁拍的太好也有不小的关系。这算不算是刘团座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不光是那几包大前门,是在看到刘浪“送”的几本书之后。

    刘浪的那几本书可也是精挑细选过的,一本金融经济、一本独立团新兵必备揉和了中国国术和日军拼刺术的“拼刺术”、一本由老叶同志亲手撰写的“火药制作安全手册”,这三本书对经济后勤都极为困难的红色部队来说帮助极大,尤其是后者更是为战争后勤提供了有力支撑。

    但真正让太祖对刘浪刮目相看的,恐怕还当属另一本书“红楼梦”了。没错,刘浪知道,就是这本闲书,却是这位一生中最钟爱的八部书之一。

    无论是在戎马倥偬的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在如火如荼的国家建设时期,这位总喜欢提到《红楼梦》,并用不同的视角来解读《红楼梦》。在他看来,把《红楼梦》当故事来读,是读小说的初浅层次;把《红楼梦》当历史来读,才能进入到读小说的较深层次。

    在丢弃了大量辎重战略大转移近一年极度缺乏精神食粮之后,刘浪送来这本书,久旱逢甘露,这位的喜悦是可想而知。

    这一谈,就是一夜,直到天色渐明,刘浪才告辞离去。

    那一位破天荒的将刘浪送到门口,目送着刘浪离开。

    “老毛,这个年轻人你怎么看?”披着军服的这一位闻声回头,正看见忙碌了一夜大踏步从临时总部办公室走出的老伙伴。

    当下微微一笑,道:“刘或许是刘,但商未必是商。对我红色理想亦无抵触之意,想来未来定有再见之时,不过我观此子头角峥嵘,国家民族之观念远强于政党之念。。。。。。”

    “此话不然,你我年轻之时不亦是如此?再说了,如果真是他,红五号对他的评价可是不低。”

    “嘿嘿,这小鬼如果知道你周公对他如此看重,日后少不得要送上大礼的吧!他可是个少有的机灵鬼。”

    “哈哈,有你毛先生在,那小家伙儿恐怕是眼中没我的哟!”

    两人相顾大笑,一边聊着一边走回小楼。

    刘浪终究还是小看了这位开国领袖,这位挂着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等诸多名头的中年人其实细细说来是个理想主义者,为了自己的理想投身革命建立共和国直至离世也身无长物,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会为刘浪的“五斗米”而折腰?

    刘浪竭力隐藏的身份,或许才是他能在此畅谈一夜的真正理由。

    下一次再见之时,究竟是什么样呢?刘浪并不知道,那一位看着他的背影,也甚为期待,因为有种感觉,那一位甚至连他的老朋友都没提过。

    刘浪的身上,不仅有他熟悉的军人气息,还有,红色味道。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