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4章 事毕离去
    两位团级干部并没有走,一直在不远处一个宿营地等着刘浪,见刘浪终于从最高领袖的办公地出来,心中的惊喜简直无以复加。

    能和那位畅谈一夜的,放眼整个红色部队,又能有几人?没想到这一介小小商人做到了。当然了,刘浪能得那位看重,那是他的本事不提,最重要的是接收一个商人馈赠的事儿从此就不是什么事儿,那可是经过最高领袖首肯过的。

    而且,这二位等刘浪也等的心急火燎的,他们已经听到消息,即将要对那批已经放在他们驻地的这批武器装备进行全军分配。他们两位做为地主,如果不赶回去多争取点儿利益,那他们全大队累个半死才搬回来连个辛苦费都没捞上,那还不被全大队指战员骂成败家子儿啊!

    见这二位心急火燎往回赶的模样,刘浪哈哈一笑安慰两个未来共和国上将:“二位首长放心,你们最高首长已经听从我的建议对这批装备进行了分配,分配方案在你们正式整编后估计就会下达,你们红一团费了那么大力气搬回来,又是拳头部队,怎么说也要向你们倾斜一点儿的。”

    听刘浪如此一说,这二位算是安了点儿心。他们自然不会认为刘浪这是信口开河,刘浪做为这批物资的捐赠人,那位最高领袖听听他的建议也是理所应当的,好歹他和刘耀祖这个后勤科长以及杨红曼还是打了不少交道,照顾一下熟人也是理所当然的嘛!

    事实上亦是如此。

    一天之后,已经确定了自己目的地的红色部队正式进行改编,将红一方面军正式改编成陕甘支队,下辖三个纵队,一纵队6个大队,二纵队4个大队,三纵队为中央纵队,总人数七千余人。

    而刘浪所下的那批定金---一个师的武器装备,第一纵队分配1300支汉阳造步枪,第二纵队分配1000支,中央纵队分配700支。因中央纵队人员构成主要以中央机关和军校学员的缘故,故只分配了步枪并没有分配重武器,只是加强了手榴弹和驳壳枪,整个中央纵队拿走了一万枚手榴弹和300把驳壳枪中的150把。也就是说把重武器主要用以充实一线作战部队。

    其余则是每个大队分配2门迫击炮和50发炮弹,2挺重机枪各配1000发重机枪子弹,七挺轻机枪各配发500发子弹,三万枚手榴弹也是平均分配,每个大队1000枚,而剩余的150把驳壳枪却是分给两个纵队司令部,由他们相机分发。

    而一大队终究还是像刘浪所说的那样,占了点便宜。当然了,用其余大队大队长眼红不已的说法,哪那里只是一点儿小便宜,完全是大便宜好嘛!

    平均分配后多出来的4门迫击炮以及4挺重机枪还有2挺轻机枪全部给了一大队,一大队一下成了土豪,拥有了6门迫击炮,还猛然多出了4挺重机枪和9挺轻机枪。

    一直守在门口等足了一夜的未来大牙中将这一夜可没白等,刘浪不知道是不是良心发现,还是这位学着杨红曼同志给他的早餐加了个白水煮蛋,反正未来大牙中将的侦察连凭空多了纵队司令部分配下来的20把驳壳枪,大队指挥部也拨给了他4挺轻机枪,加上他原来就有的3挺轻机枪,侦察连几乎能达到每个班一挺轻机枪的火力,再加上能连射的驳壳枪,侦察连的轻火力绝对为此时红色部队的全军之冠。

    事实上,就是相比于**的一个标准师,他们此时的火力也丝毫不弱,也就是对上一个“德械师”要差上一些。

    一大队绝对是这次武器分配中的大赢家,不光是重火力分配的多一些,一大队后勤部还被纵队司令部特别嘉奖,并奖励了20把驳壳枪,从科长刘耀祖到杨红曼同志,都挂上了闪着蓝幽幽光泽的崭新德制驳壳枪,再加上原本就拥有十五杆冲锋枪的战斗班,光是后勤部这三十多号人,火力都堪比一个加强排。那还是没算上那个战斗班无比强悍的战斗力的情况下。

    而不久后,在东北军三个师在光头大佬的严令下和红色部队的战斗中,东北军的一个连恰好又碰到了刘科长的后勤部。

    一看赶着骡马的这支小部队,就知道是后勤辎重。好不容易捡到个软柿子,东北军的连长差点儿没喜疯了心,指挥着嗷嗷叫着的士兵们就想一口吞了这块肥肉。

    哪知道肥肉没吃到,反而一口啃到硬骨头上差点儿没崩掉大牙。一百米的冲锋距离上,20把驳壳枪和十五杆精准的让人难以想象的冲锋枪瓢泼如大雨般的子弹留下了足足三十多条东北老兵的性命。

    用事后那个惊魂未定的东北军连长的原话就是:老子们被光头骗了,说什么“红匪”被追了一年已经快弹尽粮绝,那有这样弹尽粮绝的?那子弹分明比我们还多,一水儿的花机关扳机都不带松的。

    能让东北军说出这话,可以想见当时刘科长麾下的火力之强劲。要知道,放眼全国,东北军的装备可是除了光头大佬最嫡系的中央军之外最好的了,绝对是诸军阀之冠。

    这位被一个红色部队后勤部打吐血的东北军小连长的话被传到了那位张少帅耳朵里,气得那位苦思冥想了几日之后断然将自己的部队主动和红色部队脱离了接触。三个师虽然损失不小但终究因为他这个小连长发的牢骚没有像曾经的时空那样被红色部队打了个全军覆没,最终还被光头大佬趁机取消了番号。

    反正这位少帅是和曾经时空中一样打定主意绝不会再把自己的麾下投入到和红色部队毫无意义的战斗中去了。

    西北军杨虎城部自然是和其共进退,一看东北军溜了,那还会真打?自然也是偃旗息鼓。位于山西的老阎同志那更是个聪明人,麾下的晋军压根儿就没出场。

    唯一倒霉的只是马家军,这个对红色部队始终存着深深恶意的军阀被火力得到加强并少了强大敌人的红色部队打了个落花流水,派出的一个骑兵师在上百挺机枪的包围圈中灰飞烟灭,远比曾经的时空中受损大半的伤亡报告要惨的多。

    这亦算是红色部队为他们未来渡过黄河向西进发却伤亡惨重的战友们提前先报了仇吧!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

    在红色部队整编并修整完毕继续向北进发的那一刻,刘浪就站在哈达铺的郊外告别了一步三回头向他作别的杨红曼同志和主动向他握手敬礼的年轻大黑脸。那已经是大黑脸表达自己感情的最亲密方式了,虽然很老套,但刘浪依旧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那个老头儿,还真是固执啊!表达爱的方式从年轻到老都没变过!刘浪记忆中,他貌似从记事起就没被大黑脸抱过。

    红色部队已经走远,已经达到自己目的的刘浪自然没有继续呆在这里的必要,独立团基地那边还有不少要事等他回去处理。

    为避免身份暴露,三蹦子被刘浪停在距离哈达铺镇六十里地外的一个山谷,在那里刘浪和石大头也会和了三天前就已经达到此地的蔡大刀和牛二,四个人一路疾驰向陕甘川边境行去。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