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1章 第一个训练科目
    有了刘浪力挺,张儒浩兼任教导队副总队长及政训处主任并负责教导队日常事务几乎是总揽大权的事没人再去反对,连赵二狗这样的长官心腹爱将都还乖乖的呆在禁闭室,就算心里不满意,谁还会去触这个眉头?

    再说了,浪团座依旧还是老大,不还挂着教导队总队长的名头嘛!

    刘浪原定的两个副总队长,俞献诚还要到年底才能归来,加上团副张儒浩也被那位定成副总队长了,所以干脆刘浪给他挂了个教导队总教官的名头,级别和两名副总队长并列,只是各自负责训练内容不同。而另一名副总队长李国斌在接到命令的那一刻就将手中军务都交于自己的营副,带着安防团另外两位符合教官条件的两名主力连长赶往独立团基地。

    不仅是军令紧急,而且也可以让各自的副手独自带兵锻炼锻炼,这也是刘浪对各位战斗单位主官的要求。

    用刘浪的原话就是:在和强大的敌寇的战争中,我们每个人都要做好随时可能牺牲的准备,营长阵亡副营长顶上,副营长死了属下各连依照序号接管指挥权,如果连长都死绝了,那就排长上,如果连排长都死了,估计大家伙儿也都死绝了,那不管是打赢还是打输,我辈之军人的使命也完成了。

    有这样的思想指导,所有去教导队担任半年教官的营连主官们并没有大权被旁落的心思,他们的心思都放在未来的战场上,所有的战友都将是互相信任并依靠的那一位,如果连这样的信任都没有,那就不用去战场了,反正必然是个死。虽然不怕死,但还真没有人想死,都还是想打败了日本人能好好的活着回来。

    教导队的领导架构很快就成立起来,两名副总队长迅速到位,教官也在三天内全部到位。原因也很简单,整个独立团,符合刘团座条件的,也不过区区八人而已。

    安防团分配了35名军士150名士兵的名额,不过唐永明将第一期培训名额全部分给了三个步兵营,其余兵种因为新兵较多还要熟悉装备等原因被他留到了第二期。不过,加上团部的加强警卫排在内合计10个步兵连也只是每个步兵连分得3名军士外加15名上等兵。只是平均分配之后还多出了五个名额,就是这五个,不好分了。

    各步兵连连长们围在团部不走,都想将自己的训练尖子塞到教导队,以后有了空缺好随时提拔,这多出来的五个名额自然是弥足珍贵。一帮家伙你说一句老子最牛,他说一句老子最行,差点儿没当着唐团座的面上演全武行。

    唐永明算是个儒将没浪团座一挑十将手下这帮兵痞打趴下的实力,但唐永明也有他的方式,谁也别吵吵,用平时的训练成绩说话,训练成绩优异的多分两个名额,训练成绩差点儿的那就别想多了,这下就没人觉得分配不公了。

    不过,这无形中也刺激了各连队未来的日常训练,各步兵连长们天天黑着脸把一帮新兵们往死了练。强军和渣渣部队的区别就在于此,强军把荣誉感视作天,而渣渣则是把吃喝玩乐挂嘴边。

    独立团和基地警备营共分了65名军士和350名士兵的培训名额,刘浪则是根据人数比例的多少把名额平均分配给包括工兵连、辎重连、炮兵营、步兵营等各战斗单位,这下各连主官也没什么好争的。最喜欢占便宜的炮兵营营长赵二狗这会儿还在禁闭室,等他出来想跳脚那也是白给,名额早已分配完毕。

    据说从禁闭室出来的赵二狗营长痛定思痛绝不再进禁闭室,不是禁闭室里面呆着太难过,以他那个二皮脸个性,躺木板床上想想已经调到独立团野战医院的小翠护士的磨盘屁股就是一天过去了。主要是他不能比别人多占点儿便宜,他心里就不舒服,总觉得炮兵营吃亏了。不占便宜就是吃亏,这个想法也是没谁了。估计也是他和日本人打了几十天炮战给养成的恶习吧!

    受训士兵们集结完毕就由团副张儒浩率领着前往独立团基地后山秦岭的深处。在距离独立团基地二十公里之外的深山中,有一处山中草原。平地足有三平方公里,四周却是高山环绕,三年前刘浪训练特种兵的时候无意中发现那里,但由于距离基地较远,山路又极为崎岖难行极难补给,一块极好的位置刘浪一时也不知该做何用途。

    这会儿要成立教导队,独立团基地内部虽然空间不小,但基地人员越来越多已经不适于做大规模战术演练,而独立团基地周围方圆十五里内的平地不是建了这个厂子就是建了那个厂子,几乎可以被利用的地方都被占用光了。

    于是刘浪就想到了那个地方,和张儒浩实地考察了之后,张儒浩对那块地理位置十分满意。平地面积足够大,周围还有山地,他不仅可以在平地上让教导队学员们学习如何平原作战,还能训练山地战,甚至他给刘浪提了个计划,在这里也建上各类房屋,他要训练这帮士兵们巷战。

    因为,在未来和日寇的作战中,他们或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作战环境,无论是平原野战还是山地攻防战或是城镇之中逐房逐屋的争夺战都必不可少。

    不愧是黄埔军校的高材生,考虑的很周全。或许,独立团的第一战就在淞沪会战,那个中国经济最发达的东方城市,巷战,是绝对无法避免的。

    曾经的时空中,打响淞沪会战的第一枪,就是在上海市区的虹口位于四川北路日军的海军陆战队司令部,但是,血战数日却未能达到战略目标,使得没能洗涮日军驻守上海而中**队却不能进入上海一步的数年之耻不说,还让日寇有了反攻落脚之地。

    不是参与战斗的**不够英勇,相反,他们很勇敢,所配之装备亦属精良。当时参与战斗的第88师为整编后的德械师,亦是一二八淞沪抗战中曾和第十九路军并肩作战在庙行打得日军落花流水的孙元良部,在战斗中,曾经在一二八淞沪抗战中一战成名的原第88师264旅528团长后升任为264旅少将旅长的黄梅兴亦血洒当场成为淞沪会战中第一位殉国将领。

    而失败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没有巷战的经验,对日寇在楼宇间用钢筋混凝土浇筑能抵御炮击的碉堡束手无策。

    刘浪自然是无比赞成这个建议,甚至专门要求把巷战做为第一个训练科目来完成,一年半的时间将所有军士和三年军龄老兵全部轮训一遍,基本也就是将两个团6000人的骨干力量全部训练完成。

    不过,做为教导队的训练基地,刘浪并不打算将这个位置示人,不能找工程队,那就只能靠独立团自己了。

    于是,除去必要的基地留守人员,其余所有各兵种,分成三轮,也就是每隔三天,就做一次满负荷长途山地拉练。只是这次负荷的不是枪弹,而全部是建筑材料。

    包括受训士兵在内,总共4000多人,一次负荷20公斤,足足花了一个半月,将总计一千余吨的各类物质搬到了这个20公里外的训练基地。熊大和熊二两条青狼也被派来帮着巡视基地,两条大青狼迅速以基地为中心将方圆十公里的范围划为自己的领地。

    刘浪特地请来的身家清白的几位参与过独立团要塞基地的土木工程师亲自指导着留下的数百人开始建房子。

    教导队的受训官兵们还没开始学习如何在平原野战上指挥,反而开始学着当起了泥瓦匠,这以后就算不打仗了,回家乡也不缺混口饭吃的手艺。

    要知道,指导他们建房子的,可都是四川省数得着的土木工程建筑大师。

    他们不光是要建房子,更重要的是要学会如何建碉堡,学会用混凝土和钢板构造,也要学会在没有这些玩意儿的时候造。当然了,他们更要学会如何去炸毁他们,这才是他们要学到的,尤其是要学会通过射击死角去炸了他们。

    而建筑房屋,可以让他们知道哪里是承重墙,哪里可以躲避枪弹的射击和炮弹的冲击波。可不是每种墙都能抵挡得住枪弹的射击的,以为躲在墙后就能挡住疯狂子弹的那是因为他没见识过重机枪的威力。

    刘浪曾经当着一帮老兵们的面用新装备的大黑星一枪将只有一层砖体的墙体穿透,已经完全变形的铜制弹头依旧将墙后的一个南瓜打得稀烂。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