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2章 叔侄暗战
    在600受训士兵忙着搬材料学着建房子了解建筑特点的这一个半月,刘浪也没闲着。

    需要的三十名教官,加上符合条件的团副张儒浩和副总队长李国斌也不过区区8人,独立团现在还缺22名教官。

    红色部队那边已经确定要派十名政军皆忧的红色干部过来,不过他们还在行军的路上接受地下工作培训,刘浪已经安排华商集团那名中坚再次派出商队前往红色部队已经到达的陕北吴起镇,那里,是红色部队宣告战略大转移胜利的终点。

    刘浪已经从电报中获悉,和曾经的时空中一样,抵达吴起镇的红色部队为了不把追兵带进红色根据地,就在吴起镇郊外设伏。

    不过这一次和曾经时空中击溃击溃了尾追红色部队的东北军骑兵军和马鸿宾的第三十五师各一部共2000余人不同,骤然多出72挺轻机枪和24挺重机枪以及24门迫击炮的红色部队差点儿没把远在西安的少帅打哭,对光头大佬尽最后一丝兄弟之情的东北军一个骑兵旅只逃出去不到五分之一,凶悍的马家军骑兵冲的最狠也最快,冲进了红色部队一纵队及二纵队各部同样在头道川、二道川、三道川一线的伏击圈,整整三千人一个也没跑出去,直接被吃了个干干净净。

    红色部队此役不算缴获战马600余匹,轻重机枪及迫击炮若干等战利品,光从歼敌数量上说就是曾经时空中的一倍有余,直接将威胁着陕北根据地的军阀骑兵们打了个痛彻心扉。

    就连凶悍的马家军从此对红色部队也是畏之如虎,再不敢叫嚣“消灭一帮农民军易如反掌”的话了。张少帅的东北军更是离的远远的,再打下去,和光头大佬的兄弟之义倒是足了,可手下的部队却被打没了。张少帅可没那么二缺,手里没了兵,兄弟可更没得做了。

    华商集团的商队这回不是去送物资,而是去将那十名优秀红色干部带回四川,刘浪甚至命令给他们十人都造好了新的身份。

    说着广西广东两广粤语的十人做为已经烟消云散曾经的强军第十九路军原军官的身份是再合适不过。而那就需要张炎帮忙了。

    刘浪抵达新编第61旅旅部和张炎将军密谈一夜之后,十名盖着新编61旅大印的中尉身份证明就装到了刘团座的兜里,与此同时,新编61旅还支援了十二名炮兵科、步兵科、辎重科、工兵科中尉及上尉军官成为独立团教导队第一期教官。

    刘团座付出的则是这十二名教官每人每月50大洋的训练津贴以及华美公司投产后第一月月毕就会送达新编61旅两个步兵营的轻武器装备。

    光是靠刘浪的援助,新编61旅一个步兵团就将会在1935年年底全部换装完毕,清一色的崭新仿汉阳造步枪、仿捷克zb-26轻机枪、仿马克沁水冷机枪的二四式重机枪,82口径迫击炮。

    而且刘浪绝不是说偷工减料,轻机枪甚至达到了每个班一挺,每个步兵营达到了27挺,而仿马克沁二四式重机枪更是达到12挺,除了营直属机炮连配属的6挺之外,给三个步兵连又额外的每连加了2挺,迫击炮则是每个步兵营达到了6门,3门配给营属机炮连,另外每个步兵连各加一门82毫米迫击炮。

    还有冲锋枪,刘浪对冲锋枪也极为偏爱,其实,这也是所有中**队的最爱,因为轻重机枪偏少,所有的中**队都喜欢用这种能快速射击的短程武器做为火力压制的补充。所以刘浪还专门提供了两个排足足100枝冲锋枪给新编61旅。

    除了没有给步兵团配备山炮以外,刘浪给新编61旅的武器装备清单,甚至要超过了**现在正在整编中的德械师。

    面对这样的诱惑,别说给原第十九路军“弟兄”们造个假身份,就是刘浪说走跟我干,张旅长恐怕也是不带半点儿犹豫的。反正,刘湘刘浪都姓刘,而且这两位都有个共同的特征,特别喜欢“小鬼子”,当然了,前面得加个“打”字。

    若不是刘湘招揽张炎残部的时候承诺过,如果一旦对日战事重起,四川之军绝不拉稀摆带,张炎又怎么会答应率领残军来投?第十九路军残部诸人莫不记着三年前“一二八上海事变”战死于对日前线的数千弟兄。

    刘湘对刘浪这样对自己麾下又是密谈又是送装备之事当然是有所不满,换谁估计也是不爽,哪怕刘浪已经是他所倚重的族侄。对于刘湘来说,他那位靠着他扶持起来的小叔叔刘文辉就是前车之鉴,羽翼丰满之后就要和他争川省之主的位置。

    刘浪刚出新编61旅的军营,就被刘主席派出的专车给截住了。这也是借此敲打刘浪,在四川,没有他刘湘想知道而不知道的事儿。

    刘浪却是毫不慌张,和张炎新编61旅接触密切之事他本就没打算瞒着刘湘。他现在能控制的兵力也不过独立团和安防团不过6000人的兵力,就算加上新编61旅4300多人,合计也不过一万人,对手握五十二个团总兵力达十余万的刘湘来说还形成不了什么威胁。

    实际上,刘湘成立安防团也未必就是完全毫无保留的站在刘浪这一边,做为川省之主,刘湘老辣的手段亦非一般人可望其项背。从明面上看,独立团分兵成立川北安防团将可控制的兵力翻了一番达到6000人,但实际上因为骨干力量的抽出,原由长城抗战血战余生的2000老兵和训练长达两年之久新兵组成的独立团战斗力瞬间下降三分之一,而那才是刘浪的老底子手中最直接的战力。

    至于说全部由原独立团军官士兵以及广元乡间农民组成的川北安防团,在刘湘看来,只要是人,就有**。刘浪能给安防团丰厚的军饷,但他能给安防团诸军官更高的地位,那可是刘浪所不能给的。在名和利之间,究竟怎么选,刘湘可是自信的认为他能将这样一支远离独立团的新军给拉拢过来的。

    这就是中国从古到今为上位者的传统做法,宠着你也防着你,时不时还要敲打敲打你,让你明白,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那都是我给予的,但有不臣之心,你丫的就要玩玩儿。

    要不然说越上高位,就越孤独呢!因为权力越大,你就越渴望权力,而想保护权力不失去的本质就是防着所有人,哪怕是枕边人又或是亲如子侄,他们最信任的,始终只有自己。

    贵为皇帝,坐在高位上一览众山小很威风,但谁能懂他们心中彻骨的孤独呢!

    刘浪前世是不懂这个的,他只是一把刀,一把国家和民族需要,随时可以出鞘的刀。但穿越到这个时代,他不光是要成为一把国家和民族需要的刀,他得学会握着刀,暗藏锋芒,一旦出鞘则风云变色。只要他想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做得更多的话。

    所以刘浪也在学习,也在进步。他得学习在这些势力旋涡的边缘游走,否则,一个不小心,他的理想就会灰飞烟灭。这不是仅仅只有爱国热情就能完成的。

    他,首先得用事实告诉现在四川之主,他的目光并不是在四川,而一直是停留在中国的北方,那群虎视眈眈看着中国这块沃土的豺狼身上。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