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4章 墨汁如血(第2更,求订阅求月票)
    ,精彩小说免费!

    光是枪械,就是400万银洋的巨款,若是再加上被服、钢盔、手榴弹、子弹、刺刀等军资,就算是刘湘不是特别擅长算学,也能知道那是一个天文数字。

    虽然他也知道刘浪入股华商集团公司这两年赚了不少钱,甚至也对独立团私人投资了不少。毕竟,按照第七路军每月拨付给独立团3000编制的五万大洋除了发发军饷和维持日常开销基本没有什么剩余,就别提搞什么训练以及提高官兵福利待遇什么的了。

    至少,在盛行吃空饷喝兵血的今天,他这位侄子的独立团一直保持着满编状态,甚至还像战时一样长期保持着一个壮丁营。据刘湘估计,他这位侄子向独立团这几年的投入至少已有百万银洋之巨。

    想维持自己的势力拿自己的钱往军队里贴可以理解,遍布中国大大小小的军阀头头们都是这么做的。只是,他们会从自己控制的区域搜刮民财来补贴这些付出甚至获得更多。而他这个侄子却是个异类,从不盘剥驻地的百姓,而是真的算得上是个异类自己掏血本往里面贴。

    听说在长城抗战之前,这个傻乎乎的小胖子硬是把他老爹攒了几十年给他娶老婆的几十万银洋本钱都给掏出来购置了军械发了军饷开赴前线,为的就是和日本人在长城硬干。

    当时闻听此事的四川大小军阀无不瞠目结舌,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傻子,拿命去拼不说,还把自家的老底都赔个精光?

    但刘湘不得不承认,当听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刻,远在山城的他首次对这个十数年未见过一面的堂侄却是悄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敬意。或者说,那是一种他自己亦说不出的感觉,但他必须得承认,那也是他对自己这位侄子越来越信任有加的基础。

    一个心里装着国家和民族的人,绝不会是一个随意背叛的小人,这是枭雄如刘湘也会潜意识这样认为的。

    可是,维持他麾下的武装力量或者是拉拢能向他考虑的武装力量投入巨资是人之常情,他又为何投入这样一个天文数字来武装整个川军?

    刘湘并没有幼稚到会认为就是因为有他这个堂叔,刘浪就会倾其所有纳头来拜,这不符合他戎马生涯二十余年对人性的认知。

    刘湘更愿意相信,人都是有私欲的。

    “你想要什么?”刘湘稳稳心神,沉声问道。“军衔我短期内无法给你提升,军政部那边我已经做过几次努力了,但是,我可以保证整个川北在你的实际控制之下,非必要我不会插手。”

    “幺叔,你也太小看我刘浪了。”刘浪摇摇头道。“如果非要提要求,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幺叔你,您接受这批装备后,您的枪口,必须对准的是外寇。”

    刘湘眼睛微微一眯,思考片刻却是断然摇头道:“这个,我不能保证。我是四川省省主席,有责任保卫四川父老乡亲们的安危,任何欲进四川扰川民平安之势力,我刘湘都会挥军平定。”

    微微一顿,刘湘再度说道:“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日寇犯我中华,但凡国家需要,我四川必不吝啬牺牲,所辖之军不会苟且偷安于川,必誓师出川卫我中华。”

    “好,有幺叔你这句话就足够了,这批装备将在明年年底或者后年年初全部装备到位。”刘浪仿佛对刘湘这个回答早已在意料之中,点点头向刘湘行了个军礼,便不再多说,转身就离开了刘湘的书房。

    只留下了独坐于书房的国民军二级上将以及一纸清单。

    两个人都是这世上绝顶聪明之人,有些话根本不需要解释的太过透彻。刘浪用这批还未提供到位的武器装备告诉刘湘,他提供武器,但川军不能以此先进武器对准国内其他势力,他的主要目标还是陈兵于中国北方的日本人。

    虽然刘湘没有全部答应刘浪的条件,但也变相的表明他的态度,只要不来惹他,他亦不会将枪口对准国人。如果中华有难,他亦不会偷安一隅,也会出兵抗击倭寇。他并不会因为一个天大的礼物,就改变他做为旧军阀的本质,四川必须在他的控制之下,这是一个极为真实的刘湘。

    刘浪相信刘湘,不光是通过这几年的接触了解了这个军阀大佬的为人,更是因为在曾经的时空中做为最坚决选择抵抗的几个军阀之一,刘湘用生命末期最后的几声“不灭日寇,誓不回川”的呐喊告诉刘浪,这个旧军阀,骨子里流淌着的依旧是中国人的鲜血。

    而刘湘也再未就刘浪以提供武器拉拢他麾下的新编61旅和范哈儿的第四师等“不轨”行为对刘浪发难。刘浪的这张清单已经鲜明的表明了他的态度,如果想入主四川,这批武器装备足够他将已经逐渐成立的川北11县的保安团全部武装甚至随时可以再征兵十万。

    加上独立团强悍的战力,那时的他,绝对有可以和刘湘叫板的本钱。但他将还未完全投产的华美兵工厂的产量借用这个清单告诉刘湘,他并没有这个心思不说,其中百分之八十轻武器的产量,他都会提供给川军换装。

    换句话说,不是这批武器给刘湘有多重要,而是刘浪坦陈华美公司产量才是最重要的。美国罗斯集团和华商集团纠葛深也就罢了,现在这家美国独资军工公司的总经理劳拉和刘浪有不清不楚的关系才是刘湘如鲠在喉的心病。

    一家能生产大批武器的军工公司就在刘浪的驻地之侧。控制公司的女老总还和刘浪不清不楚,说不定随时头脑犯混中了胖子的“帅胖计”。换成是谁,恐怕都得提心吊胆的吧!现在的中国,缺的不是人,而是武器。

    至于说刘浪为何这个清单中有各式物资和大量轻武器,却独独没有山炮此类的重武器,刘湘脸上也忍不住浮出一丝苦笑。

    他这位侄子,可真不是个到处送礼的老好人,还是留了一手。虽然他自己没问,那边刘浪也没说,但双方都心知肚明。

    那就是,山炮自然会有,但不会是一定有。如果他刘湘践行了自己的诺言,刘湘完全相信,在他决定出川抗日的那一刻,山炮这类的重武器刘浪一定会双手奉上。

    但若是他拿了武器耍赖不去,那恐怕他也就拿着步枪、轻机枪、重机枪过日子了,山炮是想也别想。

    但奇怪的是,明知道侄子防了自己一手,刘湘却少见的没有愤怒,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或许,是因为侄子没有辜负他的重用。

    又或许,是他骨子里也流淌着和侄子刘浪一样保家卫国抗击倭寇的愿望吧!

    刘湘提起毛笔,铺开白纸。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半阙满江红跃然宣纸之上。

    白纸,如雪。

    墨汁,却如血。

    。。。。。。。。。。。

    ps:风月正在信守承诺疯狂更新,各位,你们的订阅和月票呢?

    每更推书:严七官大神的“绝对荣誉”,起点军事少有的实体向军文,写得真是很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