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5章 艰难的行程(第3更,求订阅求月票)
    600教导队受训士兵在几位土木工程建筑大师的指导下花费近两个月时间建好了一条小型街道以及各式房屋,甚至,还有两栋高达三层的楼房。

    当然,房屋都是粗胚,裸露着砖石以及钢筋水泥显得极为简陋。

    但是,精致的装修和粗糙的砖石在炮火中最终的结局会有什么两样呢?对于交战的双方而言,那都是死亡的坟墓。教导队现在要做的,正是努力从这个死亡坟墓中爬出,就算要死,也要有能力多拉几个日寇当垫背的。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学到的不光是怎么建房屋,更多的是了解着各式房屋的结构,并学会依托房屋建立工事。

    而且,几位建筑大师在张儒浩的提醒下,也是全情投入,不光是教大家建房,更是教士兵们如何将工事修建得更坚固,从巷战工事到野战工事,几个土木工程专家简直拿出了浑身的本领,甚至几个人因为意见不统一,在训练场就争得面红耳赤。

    几个白面书生在军营两月,也沾染了一丝军汉的粗鲁之气,若不是有人拉着,上演全武行恐怕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过,对此也是大感兴趣和士兵们一起开始钻研工事构建的教官们比土木工程专家们来得直接的多。浪团座为了教导队,可是拿出了几乎所有的家底,总共六门双联装20毫米机关炮调来了三门,82迫击炮倒是不少,但浪团座生怕威力不够大,甚至把赵二狗炮兵营的两个宝贝博福斯山炮都调来了一门用做训练之用。

    为此赵二狗眼泪汪汪的交待李国斌这个副队长一定要好好对他的宝贝,看他走的时候依依不舍的样子,就差没在博福斯山炮炮管上亲上一口了。

    教官们直接架起双联装机关炮和博福斯山炮对着工事就是一阵狂轰,轰塌了就是错的,轰不塌那就是好的,真正的战场上,日军还有150重炮甚至更大口径的,谁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可以说,从10月上旬到12月下旬这两个多月,对于当建筑工人的士兵和教官们来说,都受益匪浅。这两个多月,学的,就是保命的技术,做为骨干的他们,在回到各连队之后,是要把在教导队学到的这些东西带回去的,这也是刘总队长对他们考核的一项内容。

    刘浪觉得这个方法很不错,所以也早就把在独立团基地的石大头、蔡大刀、牛二以及刚从北方热河电召回来的曾经水和二货男两个一共五个特种兵给塞进了教导队,算是刘团座给特种大队开了个后门,弄了三个少尉和两个军士进去旁听。

    巷战,亦是特种兵们必备技能,已经精于野战的特种兵们必须得掌握这个。等到年底已经逐渐开始撤出东北的特种兵和位于苏曼达海的两部特种兵归来,这里也会成为他们的训练场。

    而披着新编61旅中尉及上尉军官身份的十名红色教官出现在教导队训练基地的时候,已经是1月中旬的时候了。距离刘浪向红色中央提出教官需求足足过去了3个多月时间。

    不是这帮红色军官们不想来,而是,的确来不了。

    原来,当红色部队抵达吴起镇和当地红色部队会师胜利宣布战略大转移结束的时候,光头大佬再次用了对红色苏区根据地的做法,利用陕北周边的甘、宁、晋、陕四省的军阀对陕北进行了彻头彻脑的封锁,别说所有商队一律不得进入该区域,就是普通民众也极难进入,凡是进入该区域者视同投敌。为此,不知道有多少走亲访友的普通民众被他们枉杀。

    在这样的环境下,就算强如华商集团,也是无可奈何,最多只能到达和陕北接壤的山西和陕西边境就被当地驻军礼貌的给赶了回去。

    刘浪自然不可能去找老阎同志疏通,以那位的精明,恐怕话刚一出口刘浪的心思就被他猜了个七七八八。就算现在不说,日后一旦和刘浪有个什么不对付的,一个通敌的大帽子立刻就会扣到刘浪脑袋上,以那位山西老汉的脾性,那几乎不是可能而是必然。

    统治山西二十多年之久的山西老汉那可是个最精明的商人,随时可以判断出投资那一边最有利。曾经的时空中,这位对光头大佬是虚与委蛇,暗地里和红色部队也是眉来眼去,甚至连日本人都勾勾搭搭。不过,那一方都没有获得他们在山西老汉身上想要的,山西老汉始终把山西这块他的地盘牢牢把控着,被他用缓兵之计拖得耐心丧失殆尽的日本人都在背后骂娘,可也是无可奈何。山西老汉在这方面可是木有任何节操的,见了兔子也不一定撒鹰。

    山西老汉这会儿可是惧怕红色部队的很,自从红色部队主力抵达陕北,他虽然没有派兵度过黄河配合光头大佬的合围计划,但是却是花了大力气用数月时间将晋西北和陕北交界的北起河曲、保德,南到永和、大宁近千里的黄河沿线,修筑高碉、暗堡一千余个,每碉驻兵一班或两班,重要渡口驻兵一排以上,各碉之间距离以火力能够互相交叉为准,到了12月,河防一线总兵力达四个独立旅之多。

    所以,早在10月底就培训地下工作结束准备前往四川的十名干部竟然一时间出不得陕北。山西这边被山西老汉用重兵围的如同铁桶一般,甘、宁两境的马家军被红色部队一战消灭了一个骑兵师,对红色部队更是如临大敌。唯一能走的路只能是对红色部队若即若离的陕西西北军和东北军了。

    刘浪知道,坐镇西安的张少帅和杨将军二人根本不想拿自己手上的兵和红色部队拼个你死我活,甚至对红色部队提出的建立统一战线抗日的方针政策很感兴趣,虽然还没有像1936年那样已经互派人手接触但绝对没有那么强的敌意。

    所以,范旭东这个华商公司总经理秘密北上西安,和张少帅进行商业谈判,在付出了向陕西无偿提供化肥粉一千吨并承诺用成本价修通川陕公路位于陕西境的一百公里路段后,终于获得派商队入陕北运输延长石油的许可,所炼制的汽柴油亦交付东北军和西北军一半做为税收。

    当事人双方谁也不怕对方会将这项秘密交易给捅出去,任何一方说出这个秘密,都将是双方集体完蛋的节奏。当然了,以双方首脑的精明,恐怕也早就想好了金蝉脱壳的替罪羊,一旦事有泄露,总会有人出来顶包。一方则是守军之将收受贿赂纵敌商贩运敌资,另一方则是公司下属私人行为集团总部压根儿无从得知。

    而华商集团总经理和张少帅见面却是修路与化肥粉、钢铁等销售合作事宜,有合同为证。有错都是临时工干的这种借口,可不是未来才有的专利,各位大佬们玩这个早就炉火纯青了。

    而且双方现在也有足够的势力让国府投鼠忌器,就算临时工顶不了缸,上层也必须捏着鼻子就抓住临时工不放,这才是双方皆敢冒着天下之大不韪秘密达成合作的真正原因。

    刘浪知道这二位一定会同意,因为这胆大包天的两位可是于一年后连来西安督战的光头大佬都给捉了,那会怕了小小的“走私”?更何况还有每月高达数十吨汽柴油的诱惑。

    一来二去,等到商队利用夜晚之际进入陕北地界再接上十个红色干部已经是12月中旬的事儿了,再经过小半个月的跋涉,抵达四川广元的时候,自然已经是1936年1月了。

    。。。。。。。。。。。

    ps:咳咳,第3更继续推书。军事频道好友“丁丁猫”大神的国共谍战“暗战”,据说已经有影视公司在谈改编,具体情况无从得知,可是我是知道这位川人作者生性很荡的,他的书,估计很合你们的胃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