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3章 麻烦的大雪(十)
    眉头微蹙,华表将手里竹竿朝地上一插,随即朝后行去,一边走,一边道:“你随身都带着钢笔吧,拿出给我。”

    “恩?你要钢笔干嘛?”丈二摸不着头脑,这天寒地冻的唐小权委实不想褪去手套,拿取钢笔。

    “你不是眼花嘛,那是雪盲症的征兆,如果不做些处理,后果会很严重。”

    “雪盲症!?”最终默默复述一句,唐小权隐约记得曾经在某个探索节目听到过这个词汇。

    细细一想,貌似这个症状是因为雪地反射紫外线对眼角膜和结膜上皮造成损害引起的炎症。

    轻则视野模糊,眼睑红肿,重则怕光、流泪和睁不开眼。

    而此时露天行路若是睁开眼睛,那存在的危险可就大了去了。

    这无疑是唐小权不愿见到的事情,当下也顾不得冻手不冻手了,直接褪去手套,摸出放在兜里的钢笔。

    “给,华子!”

    递过钢笔,唐小权赶紧套上手套,没办法,这户外温度委实太低,脱套瞬间,唐小权便觉手指僵硬不能动弹。

    接过钢笔的华表剥去笔套,继而摆摆手叫过唐小权。

    后者历经后,他习惯性对着笔头哈了几口热气,然后提笔在唐小权眼窝位置涂涂画画。 要看

    “在这里上点色可以大大减缓你的症状,好了!可以了!”

    搞定唐小权,华表随手给自己也描了几笔,完了,重新扭合笔套,交换给唐小权。

    也不知是不是华表处置真的起了作用,亦或听闻对方讲解,心里产生变化,原本晕晕乎乎的路面景物,此刻看,倒还真的好了不少。

    至少那种有些叫人作呕的不适减轻许多。

    “怎么样?现在感觉如何?”华表肃然问道。

    “好。好多了,这法子真管用哎。”气息照旧粗喘,视力的恢复并不能减轻唐小权身体的负担。

    “还能走吗?需要休息吗?”同一个问题,华表已经不记得问过多少次了。

    “成。还成。”答的略显勉强,但不愿拖后腿的唐小权还是咬着牙朝前迈进。

    点了点头,望着年轻人拼搏精神,华表还是相当赞赏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