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9章 山林落脚(七)
    现在这个社会,你跟人提“情比金坚”,估计大多数人都会冲你翻白眼,暗骂你***。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眼下你指望在社会叫到真朋友,这概率绝不要于中彩票。

要不也不会有“此生得以知己,死而无憾之类”的无病**。

这说明真兄弟确实难找!

而现实社会都这般难了,末世就更加可想而知了。

但物以稀为贵,正因为他贵才显出价值。

幸存者团队之所以能屡次遇险,屡次脱困,面对强大与自己数倍敌人,还能反杀逃跑。

就因为他们团结,他们彼此信任,他们可以为对方拼命!

饶是他们来自五湖四海,饶是他们分布不同家庭,但聚在团队他们就是家人。

你家人若是落难,你会作何反应?

所以这才是幸存者团队强大的根本。

老赵说的众人也都明白,只是大家现在考虑的不仅仅是自己如何生存下来。

沈炼的死是他们挥之不去的痛!

也许后进团队的队员感触不那么明显。

但诸如魏大壮,温泉鑫,王强这些早期就在队伍的队员而言,他们已经经历了太多类似的场景。

曾经的伙伴,家人,朋友因为这样那样原因在他们面前离去。

有被丧尸杀死的,也有被人类迫害的。

那时候他们实力弱,没能力做到完全保护,更没能力为其报仇。

而现在,队伍不断扩大,他们原以为可以凭着壮大的队伍,在这小村落相关无事的生活下去。

可老天就是这么残酷,一场利益的冲突,再次叫他们“家破人亡”。

你说面对这样结果,魏大壮他们如何能忍?

难道真就得这么一次次窝囊下去,家兄弟因为别人的贪念白白送命无动于衷吗?

不管老徐解释的多么冠冕堂皇,这口气魏大壮等人那是始终无法咽下的。

他们要复仇,要还击,要叫那些****的匪众为他们行为付出血的代价,他们要把手里的钢刀插近那躲在幕后主使者的脑壳!

老赵也是家对他的话语反应不大,所以也就识趣的没再继续。

这顿晚餐最终就在这有些压抑气氛中不管而散。

老徐照旧责令众人早早休息。

现在对队员们而言,能学会安稳在寒冬丛林夜晚一觉到天亮,是他们必须学会的技能。

估计任谁都没想过,有一天,人类最基本的睡眠都得从头学习。

为了确保队员晚上能相对睡的踏实,老徐白天特地给每个洞穴加浦了枯草,并重新调整防风栅栏架构。

眼下洞穴虽然还不能和正常住屋相比,但好歹已经四面围拢,有了家的雏形。

众人歇息后,老徐照旧去医务室确认了下吴超状况。

还不错,在罗志才,尉泱悉心照料下,年轻人高烧已经退了,原本惨白面庞也终于有了些血色。

老徐见得此状心理登时松了不少,两日来他一只是心忧着吴超抢伤。

毕竟,在这荒山野岭高烧可不是闹着玩的,尤其还是在己方团队物资匮乏情况下。

现在好了,吴超只要烧退并保持下去,不消几日应该就能恢复。

也算老天有眼,叫子弹洞穿了年轻人肩膀,否则那抢伤感染几率将大幅度提升。

而在这里伤口感染,老徐清楚,基本就等于判了死刑。

行出医务室,老徐的心情难得有了丝喜意,不过很快便被呼啸肆虐的北风驱散。

冷风拂打在身,叫老徐感到刺骨的寒凉。

可相较于身体的冰冷,心底的冰寒才更叫人难受。

白天还好,因为有这样那样事情需要操办指挥,可现在,夜深人静夜晚,那个刻在骨子里的面容便是不能自抑的浮现在脑中。

有些痛难以言表,有些悲很难忘却。

沈炼的死对于老徐就是一座山,这座山沉重难搬。

随手掏出老赵昨天交个自己的烟包,老徐盯秒,最终还是从中掏出一根给自己点上。

这时,身后传来稀碎脚步,老徐闻言蓦的反手抽过虎牙,迅速转过身子:“谁?”

“我,我!呵呵,放轻松老徐!”

人面目后,老徐缓缓放下刀:“老赵啊!怎么有事儿?”

“嘿,没事没事!”拍拍老徐肩膀:“我存活都搁你这儿呢,过来讨根烟。”

略带玩笑的话语,老赵有意逗弄老徐开心。

“呐,自己拿。”老徐照旧面无表情,将烟包拍在老赵手里。

老赵抽出一根,自己给自己点上。

吸了口,赵满脸心虚凝重的样子,叹了口气:“老徐啊!别老给自己太大压力,有啥愁的就跟老哥说说,说出来会好受点。你要知道一根弦崩的太紧,那是会出问题的。”

老徐点点头,没有说话,只是埋头吸着手里烟蒂。

老赵还想劝些什么,但想想老徐的精力,他明白自己说了多半也是没用。

以老徐的阅历,能给他讲道理的,恐怕这世上还真没几个。

于是,老赵还和昨日一样,就那么陪着对方吸完了整只烟。

有时候兄弟就是这样,他难过的时候你不用做太多,也无需说太多,你只要站在他身后陪着他,就已经足够了。

罢了,老赵将烟包重新交到老徐手里:“悠着点伙计,这东西多抽无意!”

说完,老赵也不废话,提步便是朝自己哨位行去。

接下来一周,幸存者团队众人基本都在为营地驻防做着努力。

从白天清晨第一缕亮光开始,他们就一直重复着同样的事情。

砍树,搬运,树栅栏,然后在用细树条将之绑缚结实。

在所有队员齐心协力努力下,后面几乎每天驻地都是翻天覆地变化。

到了上山第八天,围栏终于形成了完成的圈圈。

有了这个,营地的安全算是初步落定。

虽然大家都清楚,指着这东西没可能百分百确保驻地无失。

但零星小股丧尸想要突入营地,基本是没可能事情。

在配合内部的线绳警铃,老徐相信凭着这双重防护,在此地生活应该没有太大障碍了。

眼下迫在眉睫的反倒是物资补给问题了。(未完待续。)

本来自

    /book/html/23/23277/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