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9章 楼道激战(十四)
    保安说的话胡晓东自然是听清了。

    对方想要表达意思也是十分明确。

    他就是想死!

    至于想死的缘由是太痛苦,受不了,不想活。

    你说面对这番说辞胡晓东还能说什么?

    他救下对方,强制让保安离开这危险地界,但那又怎样?

    他能减轻保安身上伤口痛感吗?

    不能!

    他能替保安疗伤让他恢复正常吗?

    不能!

    他能叫保安重获新生,摆脱异变毒株袭扰,避免异变成丧尸吗?

    还是不能!

    什么都不能,那救下保安意义何在?

    就单纯叫对方活着?

    可这符合客观实际吗?保安实际状况是离开这片廊道战场就能安稳活下去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了。

    从他第一次被畜生攻击抓挠中标就已经注定他的命运!死亡无法避免。

    更不消说后面又是接连被畜生撕咬,那种痛苦没法用言语形容。

    胡晓东虽然没有被畜生撕咬过,但末世初期他可是实实在在被人拿刀捅过。

    那尖刀透骨的痛感胡晓东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饶是时下腿部伤口早已愈合,但每到雨天他腿部刀伤位置都会隐隐作疼。

    连带着他便会想起刀扎那日的疼苦。

    自己被刀扎了一下尚且如此难以忘怀,保安那是被畜生活生生撕咬下身上血肉,而且不止一次,且在同一伤处,这种痛胡晓东无法想象。

    之后对方带着这样伤疼愣是坚持了和队伍拼杀到这里,保安这一路的坚持和忍耐同样是胡晓东无法想象的。

    那么搁着眼下保安提出的请求……胡晓东还能怎么回答?

    继续坚持把对方带走?那么你该怎么应对他的问题?

    他的痛苦……胡晓东能平复吗?

    可如果把对方就这么抛弃在这里,这不符合胡晓东做人原则,这让他有种浓烈背叛感觉。

    尽管这是保安自己强烈要求的,可落在胡晓东这样人心理他没法接受。

    他的主管会觉着自己做了就是把对方当成负担有意抛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