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3章 楼道激战(五十八)
    “对了老徐,我刚想问你这个事儿呢。”

    你瞅瞅这脸皮厚的……那话咋说来着?对了,人至贱则无敌。

    傻子也能看得出,这中年人之前话已经算是最后总结了。

    他是压根没有继续话茬意思。

    既是如此,又何来“刚想问你这个事儿”说法呢?

    毋庸置疑一点,中年人整出这些不过就是顺着老徐话语说事儿。

    是听了徐仁杰的暗示,叫他不得不对此作出回应。

    “这此行动在球场你们肯定经历了不少危险和劫难,怎么样,队员们情况如何?有没有出现人员伤亡?”

    正儿八经,语气严肃,中年人相当正式向徐仁杰提问。

    徐仁杰没有多想很干脆回道:“战斗中有三名队员牺牲了。”

    沉默,安静,鸦雀无声。

    中年人十分作秀的保持安静,以营造他很悲伤气氛。

    在沉默了差不多一分多钟,众人都以为信号出了问题时候,老徐手里手台慕的传出声叹息。

    “唉~”中年人这有意为之的叹息,当真是百转千回,荡气回肠。

    当真是把中年人对队员死伤那种无以抑制悲愤演绎的惟妙惟肖。

    哀叹了罢,中年人继续装腔作势演戏道:“我早就料到这次行动不简单,没想到这么惨烈。三个兄弟,啊~那可是三条鲜活性命啊,就,就这么没了。老徐,兄弟们死时……瞑目了吗?”

    这回轮到徐仁杰愕然了,说实在的,他有想过中年人会针对他提问做戏,但是在没想到对方这么秀。

    居然能问出兄弟们死时瞑目了吗?

    “没有!”徐仁杰照旧干脆回了句。

    废话,摊上你这样一个白痴队长,下面队员牺牲能瞑目才怪了。

    又是数十秒的安静,沉默,鸦雀无声。

    搞清中年人意思的徐仁杰也不着急,他知道中年人在作秀,所以呢,静静等待就好。

    不多时,中年人那边觉着差不多了,当下不出意外再次哀叹:“唉~都是汉子啊,,兄弟们为场馆做的这些,我都记在心理。虽然现在场馆条件没法为他们做的太多。但等日后危机过去,我一定会找合适机会,给几个弟兄找个地界给他们厚葬。我会向全场馆告知他们此行壮举的,我会叫全场馆人为他们缅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