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博尔吉亚与美第奇
    修道院院长愿意将他的房间让出来,但无论是皮克罗米尼还是佩鲁贾主教都拒绝了,修道院中有的是供前来朝圣的人们与终身修士居住的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张椅子,床,修士们的房间会有一张小桌,他们就在小桌边坐下,佩鲁贾主教占据了那张狭窄的床铺,而皮克罗米尼使用了那把椅子。

    一个修士端来了两份并不怎么奢侈的夜宵,几片甜姜用来开胃,卷心菜汤,奶油焗烤鳗鱼,末了用陈年的干酪收尾,除了时间之外,这份餐点就算是放在大斋期也没什么可挑剔的:“那些远道而来的兄弟们,”佩鲁贾主教一边捏起一块甜姜放在嘴里,一边问:“他们都被安排妥当了吗?”

    “一切都万分妥当,”执事说:“我们为他们准备了浴桶、面包、盐和清水。”

    “浴桶?”皮克罗米尼说。

    “怎么?”佩鲁贾主教嚼着甜姜问。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皮克罗米尼说,“圣方济各曾明确地表示过,‘肮脏’也是具有神性的标志物之一。”

    修士惴惴不安地看了一眼朝圣者,而皮克罗米尼只是全神贯注地将一片面包浸入到卷心菜汤里。

    “圣方济各也曾说过我们的水的姐妹是那样的恭顺、洁净、珍贵呢。”佩鲁贾主教满不在乎地说:“我们用我们的水的姐妹清洁身体,也是在遵循他的教诲。”

    他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正准备站到房间角落里去的修士,“可以了,孩子,”主教和气地说:“你可以回到你的房间里去了,我们会相互为彼此念诵经文的,就像我们还在罗马时那样。”

    年轻的修士立刻站住了,他不是那种以隐修为目的而终生不进铎的虔诚之人,能够同时侍奉两位主教的机会也同样极其罕见,但他知道接下来可能有些事情不是像他这样的普通修士可以听见的,于是他马上温顺地退出了房间,只留下皮克罗米尼和佩鲁贾主教在一起。

    “现在你或许可以告诉我了。”佩鲁贾主教说:“那个孩子是谁?”

    “你可以开始念经文了,”皮克罗米尼说:“亚德里安兄弟。”亚德里安是佩鲁贾主教的俗人名字,那时候他们还在罗马神学院,年少而天真,热血而鲁莽。

    “这是个秘密,对吗?”佩鲁贾主教说,就像是根本没听到他的同学在咕哝着什么:“我们可以交易,你告诉我,我也告诉你,未必是重大的,但我保证你不会因此而欠我的债或是做我的债主。“

    “你带来的那个孩子……”佩鲁贾主教说:“是人质?还是馈赠?又或是你的又一个私生子?罗马人传说你已经有十二个私生子了,就和耶稣基督的门徒一样多。”

    “收起那种亵渎的说法吧,你知道我没有私生子,也没有情妇,”皮克罗米尼说,虽然他也不是那种会如同苦修士一般严苛地对待自己的人,但他确实不擅长如罗马的圣职者那样追逐着****与娼妓的裙带到处乱跑。

    “让人们这样说说也无妨,”佩鲁贾主教说:“那个深红色(枢机主教衣着颜色)或是白色(教宗衣着颜色)的长衣下面没有藏着一两个孩子呢,真正圣洁的人都在羊皮纸和大理石上,别让他们觉得你会是一个威胁。”

    “威胁?”皮克罗米尼抬起头:“我甚至不是一个枢机主教。”

    “会是的。”佩鲁贾主教说,“你是一个皮克罗米尼。”

    “关键时刻远在千里之外的皮克罗米尼。”

    “看来你也并非对罗马一无所知。”佩鲁贾主教说,心满意足地交叉起双手。

    “我们的圣父危在旦夕。”

    “还能坚持上几个月。”佩鲁贾主教说:“可能。”

    “罗马的气氛已经变得紧张起来了吗?”

    “一些枢机主教正在搜罗金子,你觉得呢?”

    皮克罗米尼露出了一个讥讽的微笑:“事实上我觉得他们完全可以用掷骰子的方法选举教皇,”他不太恭谨地说:“谁做了教皇就挨个儿分赏每一个枢机主教。”他摊一摊手:“又公平,又合理。”

    “我已经筹备到了一笔不菲的钱财,”佩鲁贾说:“或许可以换换衣服的颜色。”

    “这个可有点难,”皮克罗米尼说:“难道还会有人自愿放弃教职吗?”

    “或许会有人突然发了疯,”佩鲁贾主教真心实意地说:“但皮克罗米尼,我想要回罗马,我不想在这个位置上待到垂垂老矣,一事无成。”

    “你的想法值得尊敬。”

    “那么你呢?”佩鲁贾主教逼问道:“你呢,你呢?皮克罗米尼,听听这个显赫的姓氏,你是庇护二世的外甥,二十二岁就是主教,并允许你继承皮克罗米尼家族的名字与家徽,你曾连续担任过不下三个最为重要的职务,除了你的舅父,你还曾经照顾过保罗二世的起居饮食,他是那么的信任你,爱护你,视你为他的左膀右臂,如果不弗朗切斯科.德拉.洛韦雷……”

    “毋庸置疑,”皮克罗米尼心平气和地说:“他比我更懂得如何贿赂与诱惑。”

    “那是因为你总是犹犹豫豫,”佩鲁贾主教不满地说:“你原本可以做出一番事业来的。”

    “好啦,好啦,”皮克罗米尼说:“我知道你的想法了,既然如此,你可以说说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了。”

    “我并不是那么功利的人,”佩鲁贾主教悻悻然地说:“但,是的,对,我确实需要你的帮助。”他站起来,打开门望了望:“让瓦伦西亚神父来这里。”他对等候在门外的修士说。

    很快地,瓦伦西亚神父出现在两人面前,让皮克罗米尼也不禁有些为之惊讶的是他居然还只是个孩子,“罗马竟然已经堕落如此了吗?”他说:“一个孩子竟然也能成为神父?”

    “这有什么,”佩鲁贾主教拍拍手:“俗世中还有襁褓中的婴儿或是腹中的胎儿成为一个公爵或是国王的呢,一个神父而已,八岁,九岁,十岁又能怎样呢?”

    “几岁?”

    “呃,八岁。”佩鲁贾主教说。

    皮克罗米尼抓过垫在盘子下面的亚麻布擦了擦手,蜂蜡蜡烛将房间照得如同白昼,他能寻找得出所有的细节——这个孩子如果说是十岁,也

    会有人相信的,毕竟他的面孔与身体已经脱离了幼儿的阶段,他的头发是深褐色的,只在末梢有着那么一丁点儿的打卷,他的眼睛与头发同色,沉静的就像是一个成年的修士,他的站姿优雅而端庄,皮肤皎白,让人一见便心生欢喜。

    但那张如同天使般的面孔上还是有些地方让皮克罗米尼感到熟悉,他看向他的同学,然后闭上眼睛迅速地回忆了一会,这一教职并不起眼,但也不是每个主教都能为一个八岁的孩子索要到手的,这份人情与代价大可以放到这个孩子成年之后,毕竟如今幼儿或是少年中途夭折的情况还是颇为常见的,一旦受惠人死了,那么与他相关的一切设想与期望都只能说是空中楼阁,只能说,这个孩子愿意让人为他冒这个险——皮克罗米尼的舅父虽然也十分地宠爱过他,但也没有这么疯过。

    瓦伦西亚,西班牙的教区,哈,罗马不正有一个西班牙人的枢机主教吗,皮克罗米尼终于想起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张面孔了,罗德里格.博尔吉亚,他要比皮克罗米尼年长八岁,却要比后者无耻上一百倍,众人皆知,他和他的情人公开姘居,并生下了四个还是五个孩子,现在其中的一个就站在他面前。

    “罗德里格.博尔吉亚。”皮克罗米尼说。

    佩鲁贾主教一脸慎重地点了点头,“到我们这儿来。”他和气地对那孩子说。

    “博尔吉亚想要那个至尊无上的位置。”皮克罗米尼说,一边用他锐利的眼睛注视着博尔吉亚的面孔。

    “谁不想要呢?”佩鲁贾主教说。

    “他的胜算很小,”皮克罗米尼说:“他的敌人是朱利安诺.德拉.洛韦雷。”

    “迄今为止,还没有两个相同的姓氏被允许连续出现在教皇世系表上,他不可能成为教皇。”

    “本届的教皇。那位洛韦雷今年只有四十一岁,他大可以等上一等,”皮克罗米尼说:“看来这次的罗马会****不断——所以博尔吉亚甚至不敢让他的家人继续留在罗马。”

    “他们还很小,”佩鲁贾主教说:“最小的一个只有两岁。”

    “他把自己的一个儿子托付给了你,”皮克罗米尼说:“我的同学,我真没想到,你居然值得他如此信任——是圣方济各显现又一神迹了吗?”

    “你可以离开了。“佩鲁贾主教转过头去对小博尔吉亚说。

    瓦伦西亚神父向两位主教行了一个礼,就退出了房间,在整个过程中,他既没有急着插话,发表自己的意见,也没有露出恐慌与愤怒的神色,掌控身体与情绪的本领显而易见地要超过许多成年人,一个博尔吉亚,皮克罗米尼心想,如果罗德里格.博尔吉亚真的能够如愿成为教皇的话,这个孩子会成为他刺向敌人最为锐利的一把刀子。

    “现在你可以说说你想要我做什么了。”皮克罗米尼说。

    佩鲁贾主教搔了搔脖子,“你有二十三名随从,”他说:“不算那个最小的。”

    皮克罗米尼危险地抬起了眉毛。

    “多一个应该没人注意,”佩鲁贾厚颜无耻地说:“或者留一个下来,圣方济各修道院内学(注:指准备担任圣职的学生)的空缺价值一百个弗洛林金币,相当于三匹好牙口的小公马,而且还在不断地升值,鉴于那件深红色的法衣是如此的昂贵,也许明天它就能够与十匹小公马等值了。”他捏住一只夹在脖子肉皱褶里的小虫搓了搓:“我想会有人愿意和小博尔吉亚交换的。”

    “罗德里格.博尔吉亚给了你多少?”

    “什么?”

    “钱,还是葡萄园?又或是一座教堂?”

    佩鲁贾主教抬头看了看屋梁。

    “葡萄园,”他说:“我猜?”

    “那么我要之中三分之一的收益,”皮克罗米尼端起盛装在木杯里的水喝了一口,里面加了蜂蜜:“而且时间直到教皇被选出为止。”

    “有个博尔吉亚的弟子对你来说也没什么不好。”佩鲁贾主教说。

    “但他并不是我的债务。”

    “那么谁是你的债务?”佩鲁贾主教追问道:“美第奇?”

    皮克罗米尼的眼神顿时变得严厉起来。

    “等等……等等,”佩鲁贾主教抬起双手,“这只是简单的逻辑题目罢了,我的老同学,我的课业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差——这个孩子出生在什么时候,不是1478年前就是1478年后,而1478年发生了什么?我们都知道,美第奇家族差点就被帕奇家族一窝端了,据说洛伦佐.德.美第奇还是逃进了圣物室才侥幸得以幸免的——然后我记得就在那个日子前面一点儿,我接到了你的信,你告诉我你应比萨大主教萨尔维亚提的邀请于佛罗伦萨圣玛利亚大教堂主持复活主日后的第一次平日弥撒以及鉴赏圣物……”说到这儿他狡猾地笑了笑,“洛伦佐中了毒,不,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但皮克罗米尼,我们的老师曾说过你的医术出色的就像是一个男巫。是你,而不是别的什么人让美第奇的大家长得回了他的性命,并能在之后的三天里就能站立起来并主持对敌人们的复仇。”

    “而且,”他继续说道:“西斯科特四世宣布没收美第奇家族在罗马的所有财产,并且将洛伦佐以及整个佛罗伦萨的宫廷成员开除教籍,并宣称要褫夺整个佛罗伦萨的教权,又是谁陪伴着洛伦佐前往那不勒斯,说服了那不勒斯的国王费迪南德一世,令他废弃与西斯科特四世的盟约,转而与美第奇成为朋友的呢?如果没有你,我怀疑洛伦佐.德.美第奇是否能够进入伯蒂奇宫。”

    皮克罗米尼向后一靠,既不否认,也不承认。

    “你离开罗马的时候只有三名随从,”佩鲁贾主教说:“现在你有整整二十三名随从,每个都有着骑士一般的行头,是谁在支付他们的花费?洛伦佐.德.美第奇一向就是一个慷慨的人,我知道,然后佛罗伦萨对现在的美第奇也不是那么安全了,除了国王与教皇,那些喜新厌旧,神经兮兮的所谓公民,还有一个多明我会的会士,佛罗伦萨圣马可修道院的院长,叫做萨伏那罗纳的,从1482年起他就在疯狂地抨击一切,从教皇、教会,一直到美第奇家族——暗潮汹涌哪,我的朋友,如果说美第奇家族的大家长希望能够更多地保有一点骨血我一点也不奇怪。

    另外,虽然据说你有十二个私生子,但我知道你并不喜欢孩子,能让你把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带在身边,除了美第奇,还能是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