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火刑
    福利尼奥的教会人士同样隆重而热烈地欢迎了他们,皮克罗米尼主教一行在大教堂落足,在这里他们还遇到了两位多明我会的黑衣修士和宗教裁判官,海因里希?克雷默与雅各布?司布伦格,他们的名字即便是已经被放逐出罗马的皮克罗米尼主教也有所耳闻,他们合力撰写了一本《巫术之秘》,上面详细地记录了有关鬼魂,吸血鬼,僵尸以及一系列有关于魔鬼的可怕事情,据说书中的描写栩栩如生,人们一致认为书中所写皆是他们自身经历,对于他们的虔诚赞颂不已。

    除了这些,皮克罗米尼主教还知道他们正在撰写一本叫做《女巫之槌》的书,这本书里尽可能地列举了寻找,辨识巫术,检验女巫与对女巫施加各种刑罚的各种方法,据说有上万名修士与教士曾经如饥似渴地阅读过它们的最新章节,不过就皮克罗米尼主教看来,这大概是书中描写的有关于女性身体和某些行为的部分实在是太多和太详实了。

    令皮克罗米尼主教厌烦的是,克雷默为了佐证自己书中提到过的方法,竟然雇佣了一个衰老的妇人,把她塞进一个面包师的烤炉里,宣称是魔鬼把她带到这里的,她就在里面装作魔鬼附身,一个个地喊出女巫的名字,请求她们来救她,然后克雷默就按照她叫喊出的名字将所有的“女巫”全部拘捕起来。当然,按照女巫之槌的鉴别方法,这些女巫之中找不出哪怕一个清白之人——当火焰腾起的时候,将这两位黑衣修士带上光明坦途的桥梁也就此铺设停当。

    克雷默与司布伦格同样早已耳闻皮克罗米尼之名,他们分别亲吻了皮克罗米尼主教的戒指,这种做法为方济各修士所鄙视,认为过于世俗与卑微,多明我修士则有着相反的看法,他们甚至向年少的瓦伦西亚神父行了礼。在人们的眼睛里,他们都不像是那种凶恶的人,克雷默虽然神情严肃,但圆润的身材与膨胀的面颊却让他显得有些可亲,白色棉布袍子打出的褶皱也很优雅,外面的黑色罩袍上绣着一只奔跑的猎犬,因为多明我修士经常自诩为“主的看守犬”,这种装饰是相当常见的。司布伦格要比克雷默更年轻一点,但他的毛发可不如前者茂盛,在剃成了罗马教会人士常用的圣彼得式(也就是在头发的中间剔出小小圆圆的一块空白)后,他的头发古怪地向着两侧抬起,像是魔鬼的两只角。

    “外面这样喧闹,”主教和蔼地问道:“是因为六月节(圣约翰、圣佩德罗和圣安东尼奥均在六月出生)快要到了吗?”

    “不仅如此,”克雷默修士回答道:“我们不久之前举行过一次审判,明天就是处决日。”

    “他们?”

    “是的,一共一百五十六个,六十二位男性,九十四位女性,犹太人,异教徒,新教徒和巫师,罪名分别是****、信奉异端邪说、诱拐妇女、孩童、盗取和损毁尸体、与魔鬼同枕,吞吃婴儿等等,我主仁慈,只有五名怙恶不悛,不愿悔改的女巫将会被处以火刑。”克雷默满怀喜悦地一一道来,然后,如同斯佩罗城的圣体瞻礼仪式,作为福利尼奥城中身份最高的教职人员,皮克罗米尼主教也将行走在游行队伍的前列,并且在观刑的时候和宗教裁判官们坐在一起。

    第二天晨祷之后,游行队伍就出发了,多明我会的修士们举着多明我会的旗帜走在最前面,之后是皮克罗米尼主教,还有朱利奥与瓦伦西亚,他们身边各自还有两位强壮的修士,免得愤怒的人群会失去控制冲击游行队伍,他们身后跟随着克雷默以及司布伦格为首的宗教裁判官,之后又是一群举着圣人画像与雕像的教士,跟着他们的就是今天的罪人——他们的身边有着愿意陪伴他们的人,也有负责监视他们的士兵和骑士,每个罪人的手中都有着一枚大蜡烛,照亮了他们憔悴苍白的面孔,他们身上穿着的悔罪衣有着不同的图案与颜色,其中大略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描绘有大十字架的黄色衣服,说明这个罪人已经悔改,将会被监禁或是流放;一种是白色的,描绘着红色的火焰,但火焰向下,表明他虽然有罪,可能会被处死,但不会是火刑;最后一种衣服是灰色,上面描绘着跳舞的魔鬼与火焰,无需多说,这些人将会被处于火刑。

    游行的队伍摇摇晃晃地围绕着福利尼奥城走了一整圈,既是为了威慑住那些可恶的异端与女巫,也是为了让平民获得一个可以尽情宣泄的机会,在平时,他们屈居在最底层,受尽欺凌压迫,今天可总算有那么几个比他们更卑贱的家伙可以让他们快乐地大声唾骂、推搡和羞辱了。尤其是那五个穿着灰色长袍的女人,男人们瞪着血红的眼睛,就像是能够在魔鬼的诱惑下穿透粗糙的布料,看见暴露无遗的躯体,他们议论和羡慕着那些裁判官大人,因为所有被指控为女巫的女人一进入法庭就会被脱掉所有的衣服,免得她们借着魔鬼的符咒伤害和欺骗他人,裁判官们也可以用手去抚摸她们的胎记,或是用针刺她们的皮肤,来判断她们是否已经与魔鬼结婚;而在这五个女人中,最为年轻,身材姣好,面容秀丽的遭到的侮辱与折磨最多,男人们的手臂越过士兵去揉捏她的手臂和胸膛,女人们则用指甲抓挠她的脸,她被推到在

    地,长袍被下作地掀起,露出不堪的伤痕,可怜的女孩看向上方,但即便是圣人们的画像与雕像,都不愿意向她露出良善仁慈的面容,她无助地伸出手臂,却得不到一点帮助。

    一个男人迅速地走了过去,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只一下就把这个女孩拉了起来,把她塞回队伍里:“别耽误了大人们时间!”他粗声粗气地叫嚷道。围拢着这个女孩的暴徒们立刻发出不满的叫声,在他们发现这是一张陌生的面孔时,他们甚至想将他推到罪人的行列里去,但那个陌生人随即将手放在了腰带上,腰带上悬挂着匕首和细剑,而且他抬起来的面孔上有着一道狰狞的疤痕,从他的嘴一直拉到左边的耳朵,将他的脸切成了两半,“恶魔!”人们惊叫道,就像是被沸水冲散的蚂蚁那样亟不可待地逃走了。

    美第奇的金匠修士收回了迈出的脚步,他在心里叹息着,刚才的女孩有着一张比其他女性都要来的娇美的嘴唇,还有犹如母鹿般的眼睛,深栗色的,打着卷的头发,除了略微带点鹰钩的鼻子几乎没有什么瑕疵,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被人检举为女巫的……不过多半与她的美丽,或是她父亲的财富有关——金匠修士将这张面孔深深地刻印在自己的脑海里,在将来,这张罪人的面孔会被最光洁的珍珠或是贝壳复苏出来,到那时,它会被无数的人珍爱与赞誉,或许还会有人去找寻这张秀丽面庞的源头,却不知道它的主人早就化作了飞灰。

    用以处刑的广场上已经立起了五根火刑架,一百多个罪人被押送到了高台下,皮克罗米尼主教坐在最中间的位置,而裁判官们分别位于两侧,他们的身前是铺设了朱红色丝绒的长桌,脚下踏着垫子,身后则是他们最宠爱的弟子或是继承人,“别走开,”皮克罗米尼主教之前就已经提醒过:“别转头,别移开视线。”他也有考虑过让朱利奥.美第奇接触到这些事情是否过早,但他不能确定,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发生,但他在,和他不在又是完全的两回事。

    风吹动了他们头上的金色华盖,珍贵的丝绸在风中簌簌作响,天色突然暗了下来,人群中发出了浪涛一般的叹息声,“他们为什么要叹气?”一个鲁莽的年轻修士问道。

    “因为他们不希望下雨。”就坐于皮克罗米尼主教左侧的克雷默悠然自得地解释道:“一般来说,如果要处以某个异端火刑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那么就会有两种结果,一种是改天执行,另一种就是往柴火里泼油,继续行刑。当然,如果是我,我会选择改天,因为潮湿的木柴会引起浓烟,浓烟会直接把人呛死,兄弟,这样他们就会无知无觉地死去了,丝毫感觉不到他们应该领受的痛苦。”

    就在克雷默给出回答的时候,乌云突然散去,阳光投射下来,于是他们又听到了一阵叹息,不过这次是欣慰与欢喜的叹息。

    处刑一般是从罪行最轻的开始,从囚禁,到流放,然后是鞭挞,枷锁与站笼,一些人被绞死,一些人被斩首,人们的欢呼声一阵强过一阵,到了执行火刑的时候,竟然还有人亢奋到昏死过去,身边的人立刻给他喝了柠檬水,他才醒了过来,没有失去观看最佳节目的机会。

    相对于兴奋的观众们,将要遭受火刑的五个女人几乎都已经昏厥了过去,最终她们还是被拖了起来,用铁链捆绑在火刑架上,一直跟随着克雷默与司布伦格的修士们非常擅长处理这些琐事,他们将女巫们的长袍束进铁链里,然后开始在她们的脚下堆起木柴,每一堆木柴都要堆到膝盖的位置,又干燥,又透空,这样才能保证她们能够被活生生地灼烤而死——女巫们不断地喊叫着要悔改,要赎罪,但人群内侧总是有教士大步地举着圣像走来走去,宣称魔鬼正在用她们的喉咙说谎。

    而就在修士们在年轻的犹太女孩脚下堆放柴火的时候,一个犹太男人冲了进来,他留着胡须,带着奇怪的帽子,他一见到克雷默就跪了下来,在士兵们把他拖出去之前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匣子,克雷默做了一个手势,他身后的弟子立刻悄悄地跑了下去,在犹太人面前俯下身体,看上去是在询问什么,事实上却已经将匣子藏进了袖子,匣子很小,重量却很惊人,将修士的黑袍都拉歪了。

    过了一会儿,又从高台上下来一个修士,他和举着圣像的同僚们说了几句话,那个犹太女孩从火刑架上被拉了下来,一个修士提着绳索,套上她的脖子,把她勒死,然后再将尸体挂回火刑架。另外几个女巫也在嚎叫着愿意忏悔,以求得绞死后再被烧的权利,但她们不是丑陋的娼妓就是守寡的老妪,而且修士们也不能剥夺掉民众们所有的欢乐啊,所以她们还是在哀嚎中被烧成了焦黑的尸骸。

    那个犹太老头一直跪在欢乐的人群中,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他看着自己如同花苞一般的女儿被绞死,被烧成木炭,他一边流泪,一边大笑,他跟着拖曳着女巫尸骨的敞篷马车到了河边——女巫是不允许被埋葬的,它们只能被投入河流,当女儿酥脆焦黑的骨殖被投入河水的时候,她的父亲也跟着跳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