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保利纳堡(下)
    凯撒没有犹豫,他放开了托西诺,扑向城墙,恰好抓住了朱利奥的左手——又一只箭被放在了弩弓上,埃奇奥见状,迅速地跃上了城墙,奔向凯撒,圣殿骑士紧随其后,凯撒的上半身几乎都被朱利奥拖出了凹口,他咬着牙,紧盯着近在咫尺的刺客,而他甚至腾不出手去握剑。

    圣殿骑士只听见了一声尖锐的金属撞击声,而后才看见从空中跌落的箭矢与刺客掷出的袖剑,他一点也没有怀疑埃奇奥此举别有用意,奥狄托雷家族与博尔吉亚家族的仇恨即便用地中海的海水来清洗都无法洗清,埃奇奥当然不会对博尔吉亚的儿子心生怜悯,这只有可能是个意外,他攻击埃奇奥的后背,迫使刺客转身对战,他们就在凯撒与朱利奥身边战斗,深沉可怕的杀意几乎让凯撒喘不过气来,幸而朱利奥已经将靴子里的匕首抽了出来,刺入城砖的缝隙,然后踏着它爬上了城墙。

    托西诺已经逃走了,伴随着一声呼啸,刺客们也纷纷从与博尔吉亚的士兵们的争斗中脱身,圣殿骑士看着埃奇奥抛出一根钩索,从城墙上飞跃而下,落在一处冷清的角落里,在巴格里奥尼的士兵围拢上来之前潜入草木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别放走他们!”阿塔兰特高喊道:“杀了他们!”

    内托也在喊叫着,但比起他的母亲,他的声音之中更多了几分色厉内茬,博尔吉亚的士兵们从被占领的城墙上投掷燃烧着的火把,许多地方都起了火,在更多的烟雾之中,泰拉的随从按照凯撒的命令袭击了马厩,他们拆开栏杆,跃上马背,又将另一匹马的缰绳握在手里,驱赶着马厩里所有的马匹往外冲去。

    惊怒的马匹冲散了一些巴格里奥尼的士兵,但有更多人手持刀剑围拢而来,就在这个时候,人们就听见一声巨大的雷霆降落在身边,地面震动,甚至有人跌倒,武器落地的更不知几几,紧接着,又是一声,二声……伴随着无数恐惧的哀嚎,浓厚的硫磺气味从城门的位置传了过来,间隔着巨大的树木,人们看不见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到有人在高喊魔鬼。

    列奥纳多身边的人或许也有着相同的想法,他们敬畏地看着他将一个匣子放在横亘在他们与主人之间的巨木前,火光在嘶嘶的声音中蔓延到匣子内部,而后又是一声巨响,有着成年男性腰部那么粗大的巨树被无形的力量撕碎,扔上天空,碎枝叶片犹如飞射的匕首那样四处为害。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在列奥纳多的指挥下站起身,就看见一匹棕色马匹与它的骑士从烟雾与火光中飞跃而出。

    “走!”凯撒喊道,不是所有人都跟上了他,爆炸声让马匹完全失去了控制,有些人没等巴格里奥尼的士兵抓住他们,就被马蹄践踏而死,还有一些人是受了碎片的伤害,或是在烟雾中迷晕了头脑。

    他们在佩鲁贾蜿蜒的山道上一路疾驰,值得庆幸的,凯撒与朱利奥都曾经在佩鲁贾大学进修过两年之久,他们身边还有泰拉带来的佩鲁贾人,不至于走到错误的道路上去,他们一直奔出了佩鲁贾的范围,一匹马突然哀鸣一声,跌倒在地,口鼻冒出血沫,马匹上的随从被它摔落,动弹不得。

    凯撒举起手,回头张望,在看到朱利奥的时候他略微安心了一点,但在看见身后还不到三十人的队伍时,他的神色骤然间变得非常可怕,这三十人中甚至还包括了列奥纳多和他的两名学徒。

    “我会回来的,”他眺望着远处的保利纳堡,喃喃道:“带着火焰和死亡。”

    ——————————————————————————————

    卢克莱西亚心不在焉地坐在窗前,鉴于她不那么愿意与茱莉亚同处在一座宫殿内,教皇亚历山大六世为她购置了一座小楼,面朝着圣彼得广场,一眼就能看到圣城的入口。她怀里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羊,等画家画完,给它添上角,它就会变成一只独角兽,而在画像中,卢克莱西亚也不是以原本的身份,而是以一个贞女与圣女的身份入画的,这也是为何这个时代的人们很少留下确凿的肖像画的原因。

    乔瓦尼.斯福尔扎坐在一把椅子上,整个房间里距离卢克莱西亚最远的角落,卢多维科无奈地看着他:“你就不能和她亲密点吗?”

    乔瓦尼专心致志地研究者椅子扶手上的雕刻,头也不抬:“她是个荡妇。”

    “是个美人。”

    “她是个博尔吉亚。”

    “是个美人。”

    “她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

    “是个美人。”

    我该说进行同房仪式的时候我就差点被她捅了吗?乔瓦尼在心里嘀咕道,在卢多维科的再三催促吗,他迫不得已地站起来,但还没走到卢克莱西亚身边,卢克莱西亚就突然跳了起来,就像是一阵狂风,穿过了他的身边,留下目瞪口呆的乔瓦尼和一脸懵逼的卢多维科。

    窗外传来了欢呼声,有人在呼喊着博尔吉亚,乔瓦尼奔向了露台,他看见凯撒和他的侍从正从圣彼得广场的入口踏入圣城,一些平民与无赖围绕着他做出欢迎的姿态,以换取侍从们随手抛洒的钱币。再等了片刻,他就看到了卢克莱西亚,她身前的随从将其他人从凯撒身前推开,凯撒一见到自己的妹妹,就俯下身来,把她抱到自己的马上,卢克莱西亚吻了吻兄长的面颊,就无法控制地看向了他的身后,在看见朱利奥时,她的笑容几乎可以让一个石像都为之软弱。

    “我没有背弃我的诺言,对吗?”凯撒在她的耳边说。

    “哦,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卢克莱西亚马上说,她看到朱利奥的手臂和腿上都受了伤,缠着白色的绸带,隐约可以看见血迹,但她什么也不能说,只能将这份担忧与难过压在心底。

    ——————————————————————————————————————

    “你看。”乔瓦尼气哼哼地说:“我说过她是她兄长的情妇,或许还有她的父亲。”

    卢多维科的面色不太好看,不管怎么说,他终于不再强求乔瓦尼去亲近卢克莱西亚了:“但在一年后,”他说:“你必须与卢克莱西亚有一个孩子,偶尔的荒唐算不得什么,等她为你生儿育女,她的爱就会转移到孩子和孩子的父亲身上。”

    乔万尼漠然不语,他怀念他的妻子,还有他们夭折的孩子,如果可能,他愿意和自己的亡妻生育一百个孩子,也不要和明显心有所属的博尔吉亚荡妇拥有共同的后裔。

    凯撒并不知道他和卢克莱西亚的亲昵姿态成为了一份毋庸置疑的铁证,在不久的将来,它或许还会伤害到他心爱的妹妹,他将卢克莱西亚送到了她暂住的小楼下,就去见了自己的父亲,对于在佩鲁贾的失败,他又是恼怒,又是羞惭。

    教皇亚历山大六世或许有些失望,但考虑到凯撒还是第一次单独出使,这样的纰漏……虽然有点大,但也不是不可以接受,谁知道巴格里奥尼的阿塔兰特竟然如此癫狂呢,不过比起凯撒,亚历山大六世知道的要多点,譬如说,阿塔兰特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几年前,那些死亡使者正是受他,罗德里格.博尔吉亚的指派而来,她担忧即便自己退让,自己和儿子内托仍然难逃一死,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也无可厚非。

    亚历山大六世更关心的是巴格里奥尼家族的托西诺与阿萨辛是否真的有所勾结,虽然他可以调侃地说,有圣殿骑士的地方就有阿萨辛的刺客,但他们竟然对托西诺身边的这个刺客毫无觉察,这个错误就相当值得追究了,说真的,如果不是那个目光短浅,心胸狭隘的内托来了这么一个神来之笔,他们或许真的会因为泰拉已死而设法让托西诺成为佩鲁贾大公——佩鲁贾不单单是教皇国的领地,它同时还是一个神圣所在,除了关键的地理位置与税赋之外,在13、14世纪,因为战火而不得不迁移至此的红衣主教们甚至曾经在佩鲁贾大教堂选出过五位教皇,佩鲁贾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他让凯撒去休息,然后不由得在房间里哀号了一声:“讨厌的老鼠,”他指的是埃奇奥,“偏偏没办法把它赶出去或是杀死。”

    “那么我们要宣布对佩鲁贾施行绝罚吗?”他的秘书杜阿尔特殷勤地问道。

    “绝罚什么?让所有人都知道佩鲁贾已经脱离了教皇国的控制吗?”亚历山大六世恼火地说道:“虽然很早之前它就是,但我可不想揭开那层皮,让它留着吧,等我的胡安再长大点——他是个棒小伙子,会成为一个好统帅的,到时候,我会让他率领着军队将这个邪恶的城市踏平,就像是天使用硫磺与火摧毁所多玛(注释1)。”

    ————————————————————————————————————

    在圣彼得宫的另一侧,皮克罗米尼家族的宅邸里,皮克罗米尼枢机小心地检查了朱利奥的伤口,在这个没有抗生素与消炎药的时代,一旦伤口感染几乎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人们即便用烙铁烙也要阻止这一可能,朱利奥随身带着自己萃取的柳树皮水,又咀嚼了一点蒲公英,至少没发热。

    皮克罗米尼给他敷上了他的药膏,药膏很不错,敷上去后就连最后一点疼痛都消失了,朱利奥简单地擦拭了一下身体,就倒在了床上,在佩鲁贾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睡着过,幸而凯撒虽然有些傲慢,但那位性格沉稳的长者却恰恰相反,不然他们未必能够回到罗马。

    卢克莱西亚的碧色双眼在他的思想中出现了一会,然后被被埃奇奥的身影压制了下去,朱利奥隐约有些感觉,但真正确定身份还是在保利纳堡——虽然埃奇奥戴着面具,但一个人的独有技巧与战斗习惯可不会变,圣殿骑士能够认出他,与他共处了数年之久的朱利奥更不用说,他闭着眼睛,叹了口气。

    “为什么叹气?”原本寂静的房间里突然有人问道。

    “我以为我的身份不会再复杂了。”朱利阿诺.美第奇的私生子,洛伦佐.美第奇的养子,皮克罗米尼的弟子,现在还要加上一个身为阿萨辛刺客的武术教师,他睁开眼睛,在一片黑暗中,他仍然可以察觉到埃奇奥的位置,埃奇奥说过这是天赋:“你有意把我培养为一个刺客?”

    “你不愿意吗?”埃奇奥说:“你有着无以伦比的才能,你注定了要成为一个刺客的,洛伦佐.美第奇也这么默许过。”

    “但他后悔了,”朱利奥说:“相比起一个刺客,他似乎更愿意见到一个教士。”

    “那是因为他怕你与皮埃罗争夺美第奇家族的权柄,”埃奇奥遗憾又直白地说:“皮埃罗或许是个好孩子,但一个好孩子可没有办法统治佛罗伦萨。”

    “我以为佛罗伦萨是个自由城市。”

    “没有力量,没有自由。”埃奇奥说:“这是我很多年来才领会到的一句话,佛罗伦萨是个美女,却没有甲胄利剑,无论是谁,都可以上她,美第奇也不过是其中之一。”

    “太粗鲁了。”

    “很切合,”埃奇奥在黑暗中发笑:“比起皮埃罗,我倒希望让你来做美第奇的家长,洛伦佐和我都知道你更合适——你温柔的时候犹如玫瑰,残忍的时候一如尖刺,你的拥护者会因为前者心迷神醉,你的反对者却会因为后者胆战心惊,你也许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就像是你的祖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