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1章:我们分手吧!
    ,!

    “楚尘,你是在厨房里生孩子吗?三号桌客人要的菜怎么还没好?都过去十分多钟了,你丫的是难产了吗?”一道中年妇女不耐烦的催促声,自江宁市商业街附近的一家路边小饭馆里响起。

    中年妇女话音刚落,原本还在说着话的客人们顿时哄然大笑。

    “老板娘,再给我三分钟,就三分钟,马上就可以上菜了。”昏暗且略显脏乱的厨房里,一道略显急促慌乱的青年声音接踵而至的回答道。

    循声望去,只见一名二十岁左右,带着白色厨师帽的青年正在厨房里忙活着,这青年时而切菜,时而又跑去灶台前翻滚着锅里的菜肴,忙得汗如雨下。

    “嘶——”

    就在青年扯着嗓子回应那中年妇女的话语时,他手中的菜刀一个不小心就划破了自己的手指。

    伴随着一股刺痛感,猩红的血水顺着伤口不断的涌了出来。

    青年眉头微皱,赶忙将受伤的手指头放进了嘴里舔一舔,他本能用这种方式来快速止血。

    可或许是因为伤口太深的缘故,血水并没有因为他的这一举动而立即止住,反而顺着他的手指头,一直滑落到了他的下巴上。

    “滴答!”

    一滴血水顺着青年的下巴,落在了他脖子上挂着的那枚刀型吊坠上。

    便在此时,一道耀眼夺目的强光忽然自青年脖子上的吊坠之中爆发而出。一把绚丽夺目的金刀绽放着光芒慢慢放大在他的面前。在那强光之下,青年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睛。

    这金刀造型炫酷,通体呈现金色,刀背上,有一条雕刻得栩栩如生的金龙。金龙的龙头在刀柄末端,在龙头的上方龙睛处,还镶嵌着两枚散发着淡淡猩红色光芒的宝石。

    其中一枚宝石释放出了诡异的血色光芒,而另一枚宝石则昏暗无光。

    少年有些懵的使劲揉了揉双眼,有些呆愣地一直盯着那把金刀,可还没待他细究,厨房外,又传来了尖酸刻薄的咆哮声。

    “楚尘,你说的三分钟是三天还是三年啊?这都过多久了,你还没上菜……”

    随着老板娘的咆哮声,那名叫楚尘的青年也仿若被惊醒一般,回过了神来。他揉了揉眼睛,可待他再向前看时,却发现哪还有什么沐浴在强光中的金刀。

    似察觉到老板娘的不满快到极限了,楚尘也没有再去细究,赶忙加快了手中的速度。

    两分钟后,楚尘端着菜走出了厨房,刚走出厨房,第一眼就见到一脸不耐烦的老板娘。

    “端着菜盘子走猫步是咋的?磨磨蹭蹭的,赶紧给客人送过去啊!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

    老板娘双手叉腰,指着楚尘的鼻子吼道。

    “是是是,马上送过去。”

    楚尘一脸尴尬,三步并作两步,赶紧将刚出锅的菜送到了客人的桌上。

    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可就在他刚准备回去厨房继续忙活时,身后忽然传来客人的不满声。

    “呸,这弄的什么玩意?这么咸,想咸死人吗?”

    说话的是一名光膀胖子,这胖子皱着眉头,说话之余,忽然将手中的筷子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

    巨大的响动,瞬间吸引了小饭馆里所有人的注意力,就连那缩在收银台后面玩着电脑斗地主的老板也都闻声探出了头来。

    “这位大哥,别动怒,这小子才来这里一个月,做事情毛手毛脚的,你可别跟他一般见识。”

    老板娘赔着笑脸迎了过去。

    这时间段正是客人最多的时候,她可不希望因为这点事情,而影响她饭馆一天的生意。

    “老板娘,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不是你花的钱,你当然不生气了。”

    那胖客人明显是个不好应付的主,他冷冷一笑,一脸不依不饶的道。

    老板娘开饭馆开了也有些年头了,一看这胖子的态度,就知道这事情无法善了。

    她脸色一黑,有些恼火的瞪了楚尘一眼,毕竟,这事情是楚尘惹出来的,随后,她强颜欢笑的对那胖客人说道:“今天这事啊,的确是我们家厨子的过失,这顿饭,我就不收您钱了,算是给您赔个不是,您看成不?”

    “这还差不多!”

    胖客人听到这话,顿时化愤怒为满意。

    他丢下一句话,而后又扒了两口菜,这才一脸满足的起身离开。

    “楚尘,你给老娘过来!”一脸恼火的目送那胖客人离开之后,老板娘陡然粗着嗓子吼了一声。

    听到老板娘愤怒的狂吼,楚尘就知道今天又要挨骂了。

    就在他已经做好准备挨骂时,却见老板娘从收银台的抽屉里拿了个薄薄的账本出来。

    “你是上个月1号来的,今天是2号,整好一个月零一天!”

    老板娘翻着账本,而后又拿出计算机,开始噼里啪啦的敲击了起来。

    “来的第一天,你摔坏了我三个盘子,一道菜做砸了,害我损失了七十八,第二天……”

    老板娘当着楚尘的面,一连算了将近十五分钟,等她算完以后,楚尘都感觉自己这一个月下来,真的惹了不少麻烦。

    “老板娘,是我不好,害您损失了那么多……”楚尘赶紧赔不是。

    “呵呵,楚尘,我是该说你天真呢?还是说你幼稚?我损失?这些钱,都得从你工资里扣,想占老娘的便宜,你还嫩了点。”老板娘冷笑连连。

    “不是,老板娘,话不能这么说,当初说好的是我只做厨师,可是我来的这个月,厨师的工作我做了,杂七杂八的活也是我一个人在干……”

    楚尘开始跟老板娘说道理,争取不要扣他那本就少得可怜的工资。

    “少废话,爱干不干,钱是扣定了!你不干的话,现在就可以拿着钱滚蛋了!”

    老板娘说着,从腰间系着的包包里掏出了一叠钞票,随后抽出十二张毛爷爷,直接甩在了楚尘的脸上。

    楚尘脸色铁青一片,尽管他在这饭馆里没少犯错,但那都是情有可原的,一个饭馆里,基本上就他一个人在干活,老板娘和老板虽说也在,但那都是甩手掌柜。

    不帮忙就算了,还天天唠叨他,一会儿是这不好,一会儿是那不好。

    他本就手忙脚乱的,又听着老板娘在那唠叨,能不出错吗?

    可现在倒好,一切的责任都成了他的,赔钱还得从他的工资里扣。

    ……

    带着憋屈,愤怒,不满等各种负面情绪,楚尘离开了小饭馆。

    不是他软弱,而是他知道即便是大闹一场,那也是于事无补的。

    既然如此,又何必浪费时间和精力在那个尖酸刻薄的中年女人身上呢?

    站在马路边,看着人来车往,急匆匆为生活忙碌的人们,楚尘此刻的心情很复杂,一时有些难以言喻。

    按说祖上世代做厨师的他,身负传下来的手艺,混口饭吃,本应该不会太难,可偏偏世代传承下来的手艺,到了他这一代独苗手中,不只是天赋不足还是没开窍,连一成手艺都展现不出来。

    去大酒店吧,别人看不上他,去了小酒店,因为刀工问题,又被炒了鱿鱼。毕业半年不到,他已经换了三十多家大大小小饭馆了,当然无一例外,都是被劝退。

    本以为在个小饭馆先凑合挣点房租什么的总没问题吧,却没想到,这才刚满一个月,又被炒鱿鱼了。

    ……

    “楚尘,不要气馁,你不是没能力,只是运气差了那么一点而已!继续努力,总有一天,你会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仰望的。”

    沉闷了很久,深呼吸几次后,楚尘暗自在心里给自己激励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慢慢走出来被炒鱿鱼的打击,振作了起来。

    “唉,要是婷婷知道我又失业了……”楚尘不怕失业,也不怕重新找工作,但他有些害怕见到女友失望的眼神。

    想到女友,楚尘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一道高挑而性.感的倩影,以及一张如天使般美丽的面容。

    楚尘的女友叫孙婷,从大学时期谈恋爱一直到现在,足足有两年之久。

    说到孙婷,楚尘就着实可以自豪一把了,毕竟,像他这样的穷**丝,能追到校花做女友,那简直是小说中才能出现的情节了。

    可偏偏事实如此,**丝一样可以追到校花,不过,相对而言,付出的就比较多了。

    比如在大学时,楚尘为了追求孙婷,连着一年半,风雨无阻的给孙婷买早餐,送宵夜。

    几乎只要是孙婷缺什么,不用她开口,楚尘都会在第一时间给买好,送到她的宿舍楼去。

    有一次,孙婷被几个学渣围住,想占她便宜,结果楚尘愣是一个人冲上去,跟三个人打了一架,最后救美成功,但楚尘也为此在医院躺了一星期。

    还有一次,孙婷发高烧了,当时又是半夜,学校附近也没车,结果楚尘背着孙婷一路跑去了医院,然后在医院里照顾了孙婷一宿。

    重点是第二天他却因为过度劳累而病倒了,两人因此成了同一病房里的病友,尽管这些事情有些辛酸,但却也伴随着甜蜜。

    这样的事情,在他们相恋的过程中,更是数不胜数……

    想到女友,楚尘心中的郁闷和憋屈,也瞬间淡化了不少。

    但他也更觉得女友跟着自己着实没过上好日子,就好比前几天是女友孙婷的生日,楚尘只买了一束玫瑰和一块蛋糕,就连一个像样的生日会都没给她办。

    想着想着,楚尘就想到了,生日那天,两人依偎在一起,看着电视期间,女友看到一个珠宝广告时,脸上流露出的喜欢,当时她用很羡慕的语气告诉他,她的一个闺蜜就有这款新上市的手链……

    想到女友当时喜欢和羡慕的表情,楚尘脑海中忽然萌生出一个念头,他一咬牙,而后往商业街的方向大步而去……

    ……

    下午四点多,楚尘手里拎着一个包装很精致的礼品盒,早已忘却了中午刚被炒鱿鱼的失落,满脸开心的向着自己的出租屋走去。

    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心情不错的他,甚至还跟门卫室看门的老大爷,打了个招呼。他仿佛可以想象到婷婷打开礼物时候的惊喜了。

    “咚咚咚——”楚尘敲响了自己出租屋的房门,门都还没有打开,他就迫不及待的说道:“婷婷,你看我给你准备了什……”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女友的声音打断了。

    伴随着门的打开,还有女友孙婷极其冰冷的话语:“楚尘,我们分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