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3章:心脏病犯了
    ,!

    压抑在心头之上的憋屈,以及无尽的愤怒,让楚尘无所畏惧。

    面对突然出现的金龙,他一脸淡漠,全然没有畏惧,有的只是一丝丝的震惊和疑惑。

    “你……是什么东西?”

    楚尘用虚弱无比的声音询问道。

    话音刚落,那金龙如红宝石般的眼眸中释放出来的诡异血芒忽然暴涨,不过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将除尘给吞噬了。

    楚尘沐浴在血色光芒之中,之前身上那被张彦揍的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而那被踢破的头皮,也开始快速愈合、结痂,最后脱落,露出了完好无损的皮肤。

    “吟——”

    待楚尘伤势彻底痊愈之后,一道龙吟之声陡然响起。

    巨大的声音,震得楚尘耳膜发疼,头疼欲裂,最后两眼一黑,当场晕死了过去。

    等楚尘醒来时,一切重归平静,天色渐黑,出租屋里有些乱,地上还有一滩已经近乎于凝固的血液。

    “是错觉?”

    楚尘揉了揉依旧有些发疼的脑袋,这时,他陡然发现自己身上的伤竟然真的痊愈了。

    “不是错觉!”

    他震惊了。

    脑袋里,开始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透过一缕缕线索的串联。

    楚尘意识到自己可能开始转运了,神秘的金刀,诡异的金龙,而后自己身上的伤势莫名其妙的痊愈。

    一切的一切,定然不会是巧合。

    “对了,那金刀的造型似乎有些像我脖子上的玉坠……”

    楚尘忽然想到了什么,可当他伸手摸向一直挂在脖子上,从未取下来过的玉坠时,竟然发现玉坠的红绳还在,可玉坠却是不见了。

    他脸色微变,这是父母亲临终之前给他的遗物,也是他楚家的传家宝,虽然不值几个钱,但对楚尘而言,这玉坠却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玉坠,玉坠……”

    楚尘一边嘀咕着,一边开始在地上找,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玉坠。

    “莫非玉坠掉衣服里去了?”

    想到此,楚尘开始脱衣服,并且很仔细的在衣服里找了起来。

    “呀——流氓!”

    就在楚尘开始脱裤子时,一道少女的惊叫忽然自房门口的方向传了过来。

    楚尘抬头望去,就见到了房东和房东的女儿倩倩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出租屋门口。

    房东聂远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大叔,喜欢喝酒和赌博,而他的女儿聂倩倩今年才刚满十六岁,亭亭玉立,一米六七的身高,该挺的地方挺,该翘的地方翘,身材惹火,曲线曼妙,都快赶上模特了。

    “流.氓!不要脸。”

    聂倩倩双手捂着脸,小.嘴里说着不要脸,但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却是透过手指缝隙盯着楚尘的下半身看个不停。

    “楚尘,你这是搞的什么幺蛾子?”

    房东聂远皱着眉头,言语有些不满的问道。

    “找东西而已,有事吗?”

    因为着急要找玉坠,楚尘没心思搭理房东父女二人。

    房东没好气的道:“别揣着明白装糊涂,这个月房租该交了,别的拽都交了,就差你和你隔壁那个骚狐狸的了。”

    “房租?”

    听到房租二字,楚尘的脸色微微一变。

    他怎么就把这事给忘了呢?

    之前买手链时,他将原本计划好这个月交的房租也一起用掉了,那时候,他心中只惦记着孙婷,因此将房租的事情忘得一干二清。

    现在房东找上门了,他才想起来。

    “怎么了?”

    房东见楚尘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凭借多年的收租经验,他自然看出楚尘八成是交不出房租了。

    虽然知道,但聂远却并没有点破,而是想看看楚尘打算怎么应付他。

    “房租,能不能暂时先缓缓,我最近手头有点紧,而且刚刚被炒鱿鱼……”

    人在屋檐下,楚尘想不低头都难。

    他开始说好话,毕竟,如果不说好话的话,他就只能睡大街了。

    “咚咚——咚咚——咚咚——”

    楚尘刚说着话呢,一道急.促的心跳声忽然传入他的耳中,他有些吃惊,因为这心跳明显不是他自己的。

    他带着好奇的目光看了一眼房东,而后又看向房东的女儿聂倩倩。

    在见到聂倩倩时,楚尘发现聂倩倩一脸苍白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好似在承受着莫大的痛楚似的。

    就连她那白皙的额头上,都开始渗透出了一层经营的汗珠儿。

    “房东,房租的事情先不说了,赶紧送倩倩去医院,她心脏病犯了!”

    楚尘话锋一转,一脸认真的道。

    “心脏病?你小子胡说什么呢?倩倩啥时候得心脏病了?”

    房东听到楚尘为了躲房租,竟然说自己的宝贝疙瘩心脏病犯了,一时间,他被楚尘气的吹胡子瞪眼,就差没上去揍楚尘一顿了。

    可当他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聂倩倩时,却发现女儿倩倩的脸色惨白的跟一张白纸似的。

    “哎哟,倩倩,你这是怎么了?别吓爸爸呀!”

    房东惊慌不已。

    “她心脏跳动的速度突然变快了,应该是心脏病,心脏病可不是开玩笑,一个不小心可是会出人命的,房东,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送她去医院啊!”

    楚尘并非是为了躲房租而夸大其词。

    他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因为他的母亲就有心脏病,小时候,他就时常忙着照顾母亲,因此,对于心脏病,他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这种病,可大可小,要是不控制住的话,很有可能会危及生命。

    “楚尘,你小子赶紧背着倩倩去医院,看什么?赶紧去啊!”

    房东脸色大变,他此时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但奇怪的是,他自己没有背女儿去医院,而是命令楚尘带聂倩倩去医院。

    “好。”

    楚尘没想太多,这种时候,人命关天,虽然他不怎么喜欢聂倩倩,但好歹人家也是个花季少女,万一突然死了,那他肯定会自责的。

    当下,楚尘就快步来到聂倩倩面前,而后转身蹲下去,双手直接抱住了聂倩倩的大长腿。

    入手是一片滑嫩,楚尘心神微微有些荡漾,但他却没有想那些少儿不宜的事情,而是一发力,直接背着聂倩倩就往附近的一家医院跑去。

    楚尘跑出一段距离,回头看了看,就见到房东一瘸一拐的跟了过来。

    “还看个屁呀,赶紧的,倩倩要紧!”

    见楚尘回头,房东没好气的吼道。

    这时,楚尘才知道房东为何要他背聂倩倩去医院了。

    医院距离楚尘的出租屋有一站多路,不算远,但却也不近,一般来说,楚尘即便是一个人小跑过去中途都得休息一下,可今天却十分奇怪。

    不知道是不是被孙婷的事情气的,他一口气跑到了医院不说,而且还脸不改色心不跳,就如他之前是一个人走过来的一样。

    不仅如此,楚尘还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充满了一股用之不竭的力量,那种感觉绝非是错觉,因为他背着聂倩倩的时候,完全不吃力,而且聂倩倩给他的感觉就跟一片羽毛似的,轻的可以。

    身体的变化,应该跟之前出现的金龙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