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4章:改变!
    ,!

    来到医院后,楚尘给聂倩倩挂了心脏内科,因为是私人医院,所以医院里的病人并不是特别多,心脏内科更是没几个人。

    楚尘挂完号就带聂倩倩去找了医生,一系列的检查之后,结果得出聂倩倩的这个病情属于间歇性的心悸,这种病可大可小,跟饮食和作息有关。

    “倩倩,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的?”

    等楚尘和聂倩倩看完医生,来到医院大厅时,房东这才汗如雨下的赶到了医院。

    来到医院的房东,惊叹于楚尘的体能,同时也担心着自己女儿的情况。

    “爸,医生说我这个病不碍事。”

    聂倩倩见父亲聂远累的够呛,赶紧回应了一句。

    还不等聂远放宽心,旁边的楚尘忽然眼眸一转,补充道:“对,只要不再犯就没事,要是再犯的话……”

    楚尘说着,就不说了。

    “再犯就怎么了?楚尘,你小子别给我卖关子,快说。”

    聂远没好气的道。

    “再犯的话,可大可小,运气好点,也就是说心跳加剧,以及心脏绞痛,和刚刚一样。要是运气差点的话,可能就会死!”

    楚尘没有隐瞒,而是将医生的原话说了出来。

    听到楚尘的话后,聂倩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她就是不想让父亲聂远担心,所以才不说的,可偏偏楚尘非要将这些可能性给说出来。

    “能死人的病,还说不碍事?倩倩,你可别犯傻,爸就你这么一个闺女,你要是出点什么意外,你让爸以后可怎么活啊?”

    聂远担心不已,拉着女儿聂倩倩就打算再去找一遍医生。

    “爸,我这个病你找医生也没用啊,医生说了,这个要慢慢治疗,只要治疗的好,是可以痊愈的。”

    聂倩倩解释道。

    “那怎么个治疗法?”

    聂远追问道。

    “倩倩长时间作息以及饮食不规律,导致身体免疫力下降,人的免疫力一旦下降,各种病痛也就找上门来了。想要痊愈的话,就只能针对作息和饮食这两点来治疗,比如调整作息,晚上早点睡觉。其次,最重要的还是要以药膳滋补为主。”

    楚尘抢着回答,期间聂倩倩有些诧异的看了楚尘一眼,但楚尘却是装作没看见,他继续说道:“改作息是长远的事情,但药膳滋补的话,可以保证倩倩短期不会再犯,等同于她的生命安全有了一份保障!”

    “药膳滋补?”

    聂远脑海中瞬间想起了电视剧里,那些个用汤罐熬出来的黑色药汁,据说味道还奇苦无比。

    “药膳滋补这门学问可大了,讲究通过各种食材与药材互补,制成膳食,然后病者通过吃这些吸收了药材的膳食来滋补自己的身体,这年头,会做膳食的几乎都死绝了,即便是有,也大多是骗钱的,唉!”

    楚尘自顾自的说着。

    因为担心女儿的病情,所以聂远将楚尘的话,一字不露的听了进去。

    听到楚尘说会做药膳的基本都死绝了,聂远当即便道:“照你这么说,那咱家倩倩岂不是一辈子都好不了了?”

    “非也非也,房东,我不记得我是做什么工作的吗?你难道忘了我祖上是干啥的了吗?”

    楚尘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一脸得意之色。

    “哎哟,我差点忘了你小子是个死厨子!”

    聂远一拍脑门,惊呼了一句。

    “楚尘,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通过做药膳来抵房租吧?”

    聂倩倩眼神犀利,一副已经看穿了楚尘的小心思的模样。

    “咳咳,确有此意%利互惠嘛!”

    被聂倩倩说中自己的想法,楚尘虽然有些尴尬,但却也没有否认。

    毕竟,这是眼下唯一一个可以在短期内不用担心房租的办法。

    早在医生说可以药膳滋补的时候,楚尘就想到了这个点子,这也是楚尘为何之前那般活跃的回答聂远问题的主要原因。

    “我怎么确定你小子是不是在说谎?万一你小子根本不会做药膳,到时候给倩倩乱做一通怎么办?”

    聂远皱着眉头,有些不太相信楚尘。

    “你要是不信,那我也就没办法了,房租我是付不起的,你要是不想让我住,我等等回去就搬走好了。至于倩倩的事情,你自己悠着点,不要轻信于人,毕竟这年头骗子太多了,给你一根胡萝卜须说是人参须的事情可不再少数。”

    楚尘说着,径自往医院的出口方向走去。

    虽然聂远父女二人没有喊住他,但楚尘却莫名的相信,相信他们肯定会找上自己的。

    这种自信来的很奇怪,以前,他不论做什么事情,都决计不会有如此自信。

    但此时此刻,他心里的自信却让他敢于扬长而去,而不是留下来跟房东聂远再争取一下这个抵房租的事情。

    回到出租屋,楚尘没有急着收拾东西,而是在寻思着之前发生的一系列的匪夷所思的事情。

    首先是神秘的金刀,其次是父母亲留给自己的传家宝玉坠消失了,再然后是惊人的体能,对了,还有那突如其来的强大听力。

    明明相隔一米多远,他却是能听到聂倩倩的心跳上,并且那声音,比贴在聂倩倩胸口上听还要清晰。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金刀……金龙,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楚尘心中寻思道。

    神秘的金刀和金龙,然后玉坠也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对了,那金刀的造型,好像就是我那传家宝玉坠的放大版!莫非,这传家宝还真是个宝贝?还有,那金龙,难道是传家宝上的那个……”

    楚尘突然瞪大眼睛,他一下子就想通了这些,若是以往,他的大脑肯定没现在这般好使,可当血色光芒吞噬了他的身体之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连带他自己的大脑也发生的一些微妙的变化,简单地说,就是他变得比以前聪明了。

    以前的他,唯唯诺诺,没有主见,可现在的他,想事情做分析,逻辑分明,条理清晰,简直都跟专业的侦探差不多了。

    “以前,我放低自己,以为凡事以孙婷为中心,真心全意的付出,她就会被我感动,可事实证明,我错了!”

    “当我放弃自尊的那一刻,就意味着我只是她孙婷的一个玩物,若我有点骨气,有点男人应该有的血性,或许结局也不会这么悲惨。”

    “说来说去,还是怪我自己太窝囊!”

    “以前,我唯唯诺诺,老实巴交,但现在,我绝不会再和以前一样了。从今天起,我楚尘要改变自己,我不要平庸,也不甘平庸,我要崛起,我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那些所有曾经欺负我的人,我要让你们也尝试到被欺负的滋味,张彦,你抢走我的女人,践踏我的自尊,迟早有一天,我会百倍奉还!”

    “孙婷,你玩弄我的感情,对我的真心弃之如履,总有一日,你会为你今日的选择而后悔终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