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06章:赌个吻
    ,!

    聂倩倩回到楼上,跟父亲聂远说了刚刚的事情。

    听说楚尘这小子竟然拒绝了自己的‘好意’,以及拒绝时说的那番发人深省的话,聂远忽然感觉以前错看楚尘了。

    “这小子抛开运气背,眼光差以外,倒也是个有情有义的热血青年。”

    聂远如此评价楚尘,同时不忘自己让闺女聂倩倩去找楚尘的目的。

    “倩倩啊,你去告诉楚尘,让楚尘上来,就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十万火急,耽搁不得的事情。”

    聂远说出这番话时,越发坚定了自己之前跟闺女商量好的事情。

    这么一个有情有义的热血青年,应该不至于会骗人,再说了,楚尘是厨子的事情,他一直都知道,即便是骗人的话,这可能性应该也不大。

    为了闺女倩倩,聂远决定相信楚尘这么一次,他相信自己的眼光应该不会看错人。

    ……

    聂倩倩回楼上以后,王雪琪就直奔了楚尘的出租屋。

    刚进房间,王雪琪就见到楚尘坐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一脸老神在在的喝着白开水。

    见到王雪琪后,楚尘笑了笑,算是打招呼了。

    见楚尘如此,王雪琪有些疑惑不解的问道:“你不是要收拾东西吗?怎么还坐着不动?”

    “收拾东西干嘛?”

    楚尘反问道。

    “你不是没钱交租,要搬家了吗?”

    听到楚尘的话后,王雪琪越发怀疑楚尘是受到刺激,大脑思维能力出现了问题。

    因此,看向楚尘的眼神,稍稍变得有些同情了起来。

    “我是没钱交租,但是,我认为房东不会撵我走,甚至于,可能会以另一种方式,免了我的房租。”

    楚尘浅酌了一口白开水,自信不已的道。

    “嘁,你以为房东是做慈善的吗?还是赶紧点收拾东西,趁着现在时间还早,我还能帮你一起收拾,等到晚一点了,你就只能一个人忙活了。”

    王雪琪翻了翻白眼,而后挽起袖子准备帮楚尘收拾东西。

    “你不信我?”

    楚尘放下玻璃水杯,嘴角的浅笑逐渐加深了。

    “信你才怪。”

    王雪琪道。

    “要不我们打个赌,如果我说的成真了,你亲我一口,怎么样?敢不敢赌?如果你怕了的话,就算了。”

    楚尘说着,又一次用那种似笑非笑的目光盯着王雪琪的眼睛。

    之所以会再次盯着王雪琪的眼睛,是因为楚尘觉得,王雪琪在害羞的时候,真的挺迷.人。

    要不是因为这个,他也不会提出让王雪琪亲他一口的赌注了。

    “赌就赌,谁怕谁,可你要是输了呢?”

    王雪琪被楚尘这么一激,有些下不甘示弱的道。

    “我输了?”

    楚尘一脸深思,就在王雪琪以为楚尘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楚尘却是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道:“我输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反正我又不会输。”

    “呸,谁给你的自信?真的是,以前咋没看出来,你的脸皮这么厚呢?”

    王雪琪翻了翻白眼,对楚尘那莫名其妙的自信感觉到有些无语。

    “沙沙沙——”

    就在二人闲聊之际,一阵脚步声由远至近,不一会儿,就见到聂倩倩找了过来。

    “楚尘,我爸说找你有很重要的事情,让你现在、立刻、马上去找她。”

    聂倩倩一脸认真的道。

    一旁的王雪琪在听到聂倩倩的这番话,以及见到聂倩倩那认真的模样,一度以为房东聂远遇到了什么很紧急的事情。

    “楚尘,倩倩这么说,估计房东真遇到大麻烦了,你赶紧去看看吧!”

    王雪琪也跟着催促了一句。

    “很重要的事情?那行吧,我就跟你去看看。”

    楚尘故作深沉的皱了皱眉,随后起身跟着聂倩倩去了房东的屋子。

    房东住在二楼,是一套三室两厅两卫的户型,简欧装饰,看起来还不错。

    当楚尘来到房东家时,房东刚端着一盘菜走出了厨房,见到楚尘,房东聂招了招手,笑着对楚尘说道:“楚尘啊,一晃眼你都在我这住了有半年了,眼下啊,你就要搬走了,在搬走之前,咱们好好喝上一顿。”

    “房东,喝酒什么的,以后有机会,倩倩说你找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楚尘笑了笑,却是追问了一句。

    “也没啥重要的事情,就是关于这药膳的事情,我有些不太理解的地方,所以找你上来咨询一下,别急,反正现在时间还充足,我们边吃边聊,你也甭急着整理东西了,明天再搬也不迟。”

    房东聂远笑呵呵说道。

    说话之余,他已经将炒好的菜放到了餐桌上,此时餐桌上已经摆上了三菜一汤,以及一盘用来下酒的花生米。

    等楚尘入座之后,聂远又从酒柜上取了一瓶九年的白云边,他先是给楚尘倒了一杯,而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紧接着,在楚尘诧异的目光下,聂远竟然给自己的闺女聂倩倩也倒了一杯。

    似乎察觉到了楚尘诧异的目光,聂远嘿嘿一笑,用得意的眼神看着楚尘说道:“楚尘啊,别看倩倩她年纪不大,但她可是货真价实的千杯不醉,别以为我吹牛皮,我告诉你,倩倩这孩子,打小就对酒精有抗体,一瓶白酒那是完全不在话下的。”

    “真的假的?”

    楚尘着实吃了一惊,聂倩倩看起来就是个柔弱的小女生而已,竟然能喝下一瓶白酒,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是真是假,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聂远诡异一笑,举着杯子说道。

    三人一边吃饭,一边喝酒聊家长里短,聊药膳。

    这一聊就聊了一个多小时,期间一瓶白酒见底了,聂远又去开了一瓶。

    两瓶白酒被三人瓜分了,聂远已经有些醉醺醺的了,楚尘也有些面色发红,但他并没有醉意。

    若是放在以前,楚尘要么趴桌上了,要么直接躺地上去了。

    可现在,他却是一丁点儿醉意都没有,那感觉,就好似喝了好几杯白开水一样。

    尽管楚尘自己也惊讶于自己身体对酒精的免疫能力,但这个时候,他却是故意装醉,毕竟,不故意装醉的话,这聂远父女二人也不好直奔主题。

    果不其然,当第二瓶白酒即将见底时,聂远粗着嗓子,有些不清不楚的问道:“楚尘啊,你给聂叔说说,这药膳你是真会做,还是假会做?药膳这玩意,真的能治好倩倩的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