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0章:老骗子
    ,!

    十分钟后,灰头土脸的楚尘从小巷子里走了出来。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才调整好面部表情回去了酒吧。

    本以为可以轻松完虐那保镖,结果没想到的是,楚尘虽然力量以及抗打击能力有所增加,但本身没有练功功夫的他,在正面和专业保镖动手时,依旧吃了不少亏。

    要不是楚尘抗打击能力强,估计这会儿躺在小巷子里的就是他了。

    “唉,看样子,的找个机会学点搏击之术防身才行。”

    回到吧台继续工作的楚尘心中暗自寻思道。

    他刚回到岗位没一会儿,敲是中场休息时间的王雪琪就找了过来。

    她刚过来,就盯着楚尘一顿打量,那眼神,如在审视犯人一样,让楚尘感觉一阵别扭。

    “琪姐,你干嘛?”

    楚尘有些无语的问道。

    “你刚刚出去打架了?”

    王雪琪盯着楚尘的眼睛问道。

    “嘿嘿,琪姐好眼力,这都被你发现了。”

    楚尘没有狡辩,一来是没那个必要,二来是他身上明显有打斗过后的痕迹,即便是狡辩,也是徒劳。

    “楚尘,你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虽然我们只是邻居,但是……我希望你还能像以前一样!”

    王雪琪忽然一脸认真的说道。

    “琪姐,放心吧!楚尘依旧是楚尘,以前的楚尘太过幼稚,现在的楚尘变成熟了而已。”

    楚尘微微笑道。

    “但愿吧!我只是不希望你变坏,因为那样的话,我就不喜欢你了。”

    王雪琪有些感叹的道。

    ……

    下班后,楚尘跟王雪琪打了个招呼,而后第一时间赶到了泛海大酒店。

    按照菜谱上的要求,楚尘做了一顿营养价值非常高的早餐,搞定之后,他订好闹钟,而后美美的睡上了几个小时,一直到中午之前才醒来。

    将自己的工作全部搞定以后,楚尘没有继续补充睡眠,而是趁着下午的空余时间,在网上搜了一下江宁市的一些武术学校或者培训班。

    找了好半天,楚尘最终无奈的发现,这些学校一来学费贼高,二来教的都是一些十几岁的少年,像他这个年纪的,已经不在招收范围之中了。

    “我记得中青街那边有不少武馆,或许我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

    楚尘想到以前念大学时,偶然间去过的一个相对而言,略显穷酸的废弃古街,那古街住的都是一些年长的老人,因为怀念以前的生活环境,所以不愿意接受拆迁,最后的结果就是那一条街都被保留了下来。

    半小时后,楚尘来到了这条看着有些老旧的街道,街道两边是门面房,不过大多没什么客人,只有一些老爹爹老婆婆坐在门口聊着家常,又或者几个中年大叔坐在树荫下打着扑克牌。

    “洪文武馆?”

    走进老街大概有两百米左右,楚尘就见到了大学时期无意中发现的这个武馆。

    只是,让楚尘失望的是,这武馆已经荒废了,而且武馆的大门上还贴着门面出租的招租信息。

    “唉!看样子只能回去看视频自学了。”

    楚尘无奈一叹,打算离开。

    只是这时候,那武馆对面的一个小院子里,忽然传出了一道久经沧桑的声音。

    “酗子,是想学武吗?”

    楚尘循声望去,只见洪文武馆对面的一个小院子里,一名老者背对着他,坐在一张竹藤躺椅上悠哉悠哉的椅着。

    老者手中握着一把羽扇,正呼呼的给自己扇着风,在竹藤椅旁,还有一张木凳,木凳上放着一个老旧的铁质水杯。

    “小隐于林,大隐于市。酗子,不要被表象的东西给欺骗了。”

    在楚尘看向那老者时,那老者并未回头却是又多说了一句。

    至此,楚尘已经可以断定,这老者是在跟自己说话了。

    他没有想太多,而是迈着步子走进了那老者的小院子里,只是,他刚走进去,远处街道口的正好瞧见这一幕的两个大妈忽然嘀咕了起来。

    “快看,又有个傻小子被那老头给忽悠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太单纯了。”

    ……

    楚尘刚走进院子里,那老者就将木凳上的水杯给拿了起来,随后声音淡淡然的道:“寒舍简陋,小兄弟若是不嫌弃的话,就请坐吧!”

    “老伯,你太客气了。”

    见老者如此友善,楚尘却也没想想太多,只是,当他走到老者跟前时,老者忽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而后顺势往地上一趟。

    “老伯,你……”

    楚尘被老者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忽然听到那老者扯着嗓子大吼大叫的道:“打人啦!快来人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小子竟然殴打我一个孤苦可怜的老人家啊!大家快来评评理啊……”

    “我r你个仙人板板!”

    听到老者的吼叫声,楚尘立马明白,原来这老头竟然是个碰瓷的骗子。

    亏他之前还认为这老头很友善,特娘的,好心遭人骗,楚尘想要将那老者的手掰开,而后溜之大吉。

    然而,让楚尘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这老者的手劲儿不是一般的大,那握住他手腕的手,就好似是老虎钳子一样,任他楚尘如何使劲,都掰不动。

    “酗子,认栽吧!”

    老者扯着嗓子吼了几声后,忽然一脸狡诈的对楚尘说道:“这条街都是我的街坊邻居,而且门口还有监控,你要是识趣的话,随便意思几千块,这事情啊,就算了了!”

    “那我若是不给钱呢?”

    楚尘有些恼火不已。

    “不给钱的话,那就只能送你去局子里喝茶了。你或许还不知道吧,殴打老人的话,至少得在看守所关上几个月时间。你想想,是失去几个月自由好,还是花几千块钱息事宁人的好?”

    老者威胁道。

    “你个老东西,这么损,也不怕生儿子没小**啊?”

    楚尘怒不可遏的道。

    “嘁,老子连媳妇都没有,哪里来的儿子?你小子还是死心吧,现在时间不多了,等街坊邻居来了,你小子即便是给钱都不好使了,赶紧的吧!”

    老者说着,忽然伸出手来,示意楚尘赶紧掏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