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8章:以死报复
    ,!

    “琪姐,这画面太残忍了,女孩子就别看了,我陪你出去吧!”

    楚尘叫住了中年男子,转而对一旁的王雪琪说道。

    王雪琪微微点头,早在中年男子走向小马时,他的脸色就有些发白,显然是不敢看后面会发生的画面。

    如今楚尘这么一说,王雪琪自然毫不犹豫的接受了他的提议。

    当下,楚尘就带着王雪琪离开了杨经理的办公室,见王雪琪和楚尘要走,杨经理眉头微皱,随即跟了出去。

    “杨经理,别走,救我……”

    小马的声音自办公室里响起,但杨经理却已经是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楚尘,雪琪,你们等等。”

    刚走出办公室的杨经理大声叫住了准备离开酒吧的楚尘和王雪琪。

    “楚尘,之前是杨哥我误会你了,希望你不要放心上。”

    杨经理走近,先是安抚了一下楚尘,随即又补充道:“我已经决定了,要把小马给开除掉,他的品性太差了,不适合呆在我们酒吧里!楚尘啊,我希望你可以继续留在酒吧里上班,工资的话,一个月……”

    “楚尘,你还在犹豫什么?赶紧答应啊。”

    见楚尘半晌没有说话,王雪琪轻轻推了楚尘一下。

    “那好吧!”

    楚尘本来还在犹豫,犹豫要不要继续呆在酒吧上班。

    不是他觉得这工作不好,而是他意识到,如果在酒吧上班的话,他的闲余时间太少了。

    少到他都无法做其它的事情了,就现在而言,白天他要忙活大小姐的一日三餐,晚上酒吧,上午睡觉。

    中午之后要去吴老那练功,基本上,他一天的时间都被这些事情给霸占了。

    而他仅剩下的时间,已经不足以做任何事情了。

    待杨经理离开后,王雪琪忽然将楚尘拉到了酒吧的一个角落里。

    “楚尘,你似乎不怎么想呆在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方才杨经理在场,王雪琪不好询问楚尘,这会儿,杨经理不在了,她便直接问了出来。

    “事情是没有,就是觉得我的时间似乎有些不够用了。”

    楚尘耸耸肩道。

    “嘁,时间不够用那是好事,这说明你的生活很充实,而且啊,你打两份工,一年下来五十多万,这收入,都直接碾压白领一族了。”

    王雪琪白了楚尘一眼,给他开导道。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个理呢!”

    楚尘笑道。

    “行了,别想太多,好好工作,好好挣钱,等你手上钱多了,有路子了,就去投资做生意,打工毕竟不是长远之计。”

    王雪琪说着,转身去舞台上准备开始她的工作了。

    时间流逝,转眼又过去了三天,小马的事情很快就被大家伙给淡忘了。

    江宁市,男科医院。

    “完了,完了!我这一辈子都完了……”

    小马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他目光呆滞的盯着天花板,经过了上次的事情以后,他已经不能称之为是男人了。

    一想起上次发生的事情,小马就有一种想要砍死楚尘的冲动,倘若不是楚尘拦着他,又对他见死不救,那么,他又怎么会落到这般田地。

    “楚尘啊楚尘,我马德伦跟你不死不休,你最好不要栽到我手里,否则我非杀了你不可!”

    小马咬牙切齿,一脸恨意的道。

    “吱呀——”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滚!都给我滚出去。”

    心情烦躁的小马看都不看对方是谁,直接就大吼大叫了起来。

    “混账,你在叫谁滚出去?”

    小马话音刚落,一名壮汉的怒喝声陡然响起,吓的小马一哆嗦。

    他抬起头来,就见到一行人走进了他的病房,为首是陈珂,酒吧里的人都认识,大家都喊他珂少,在珂少身后的还有四名保镖。

    “珂……珂少!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我还以为是……”

    小马脸色惨白,珂少在江宁市有一定的能量,得罪了他,那无异于是找死。

    “行了,我不想听你解释。”

    陈珂面无表情的走进了病房里,但或许是病房里的那股药味让他感觉到不适应,因而,他并未去小马的病床前,而是去了病房的窗户边。

    “马德伦,我知道你的事情,也知道是谁害你变成这样的,这次来找你,就是准备给你一次报仇的机会,至于抓不抓得住这个机会,就看你自己的了。”

    陈珂站在窗户边,俯视着那躺在病床上,一脸受宠若惊的小马。

    小马还以为以自己听错了,因而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了一句:“珂少,您真的要帮我报仇吗?”

    “当然不会帮你,我说了,我只是给你一个机会!并没说我会帮你。”

    陈珂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

    入夜时分,夜色酒吧。

    惹火的表演,富有节奏和生命气息的dj音乐,加上一杯夜色酒吧的招牌鸡尾酒,在如此氛围之中,大家的心情都是愉悦的。

    但此时,酒吧的角落里,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却与这氛围格格不入,他嘴里喝着鸡尾酒,但目光,却是时不时的瞟向正在吧台调制鸡尾酒的楚尘。

    “楚尘,你对我见死不救,今天,我就让你跟我一起死!”

    这戴鸭舌帽的男子正是小马。

    而他手中的那杯鸡尾酒则是刚服务生刚刚端来的,楚尘亲手调制的血色蔷薇。

    “咚——”

    从口袋里取出一个方形的小袋子,袋子里是一颗白色的药丸,小马双手有些颤.抖的将药丸倒进了鸡尾酒中。

    “咕噜——”

    紧接着,他一口气将这杯楚尘亲手调制的鸡尾酒一饮而尽。

    数分钟后,他一声惨叫,而后口吐白沫,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酒……有……有毒!”

    小马的身体一阵抽搐,他努力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而后双眼一瞪,当场毒发身亡。

    突如其来的这一幕,吓坏了此处在酒吧之中的所有客人,那些客人们无不是将手中的酒杯扔在了地上,一时间,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

    更有一些客人第一时间,去抠自己的喉咙,希望能将之前喝下去的酒水给吐出来。

    “死人了,快报警!”

    人群中不知是谁忽然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原本还不错的气氛,瞬间就变了,舞台上的舞女,dj王雪琪,以及楚尘都没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