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1章:钱
    ,!

    四十分钟后。

    楚尘开车来到了吴老的小院,刚下车,还没来得及进去小院,楚尘就听到小院里传出一阵争吵声。

    “老伯,我们已经宽限你一个月了,如果今天您还是交不出这续租的钱来,那么我们只能将这间屋子拆掉。”

    “想拆我的房子可以,除非你们先弄死我。”

    “老伯,您不要激动,我们不是拆迁办的,只是您的房子已经到期了,如果您要继续使用的话,只能依照合同续租,如果您实在交不出这个钱,那么,我们只能没收您的房子,然后再给您一笔钱。”

    “说来说去,你们还是要没收我的房子,这跟拆迁办有什么分别?”

    “老伯,您不要蛮不讲理呀!”

    “……”

    刚走进院子里,楚尘就见到吴老正跟三个公务员打扮的人僵持着。

    为首是一名女子,那女子三十岁出头,长相普通,化着淡妆,在女子身后还有两名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两名青年的职位显然不如那名女子,这点,从他们一直跟在那女子身后便可以看出。

    “师傅。”

    楚尘大步走了进去。

    “你们看,我徒弟来了,这区区一百多万算什么?我徒弟不差钱。”

    见楚尘来了,吴老面露喜色,而后快步走到了楚尘的面前。

    “师傅,您这是闹的哪一出啊?”

    楚尘有些诧异,在院子外就听到房子使用期限,续租什么,现在吴老又说自己不差钱。

    他隐隐感觉自己的师傅这是要坑徒弟了。

    “咳咳,楚尘,为师最近手头有点紧,你信为师否?”

    吴老干咳两声,一本正经的问道。

    “师傅,您老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见吴老一反常态,楚尘越发觉得这老头是要坑自己了。

    “当然是……假话了!”

    吴老说着,忽然话锋一转。

    “不信。”

    楚尘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

    本以为楚尘说的假话应该是相信,结果这小子竟然不按常理出牌,这一下,着实把吴老给难住了。

    他狠狠瞪了瞪楚尘,忽然想到了什么,而后咧嘴大笑道:“假话是不信,那真话自然就是信了,既然你相信为师,就先借我一百五十万。等为师日后发达了,这钱……”

    “打住!一百五十万?你咋不去抢银行啊?”

    听到吴老一开口就找自己要一百五十万,楚尘赶紧准备拒绝。

    然而,楚尘刚说完一句,吴老忽然双指并拢,随即快若闪电一般的在楚尘的左胸口点了一下。

    就这么一下之后,楚尘竟是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楚尘脸色大变,他想要说话,但身体就好似不受自己控制了一般。

    一时间,楚尘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变成了植物人。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突然不能动了?”

    楚尘心中满脑子的疑惑。

    “楚尘,这招叫点穴,只要你肯借为师一百五十万,我就将这招绝技教给你。”

    吴老压低声音说道。

    “呜呜——”

    楚尘努力发出声音,但那些声音却是模糊不清,听不出是在说些什么。

    “嘿嘿,抱歉,差点忘了被点穴的人不能说话。”

    吴老嘿嘿一笑,而后又在楚尘身上点了一下。

    这一指头点下去以后,楚尘立马就能说话了,只是他说的第一句话并不是回答吴老刚刚的条件,而是直接破口大骂:“你个老瘪三,老杂毛,有你这么坑自己徒弟的吗?我特娘的怎么就瞎了眼,拜了你做师傅呢?”

    “我艹!”

    听到楚尘竟然骂自己,吴老脸色一黑,而后又在楚尘的腋下点了那么一下。

    这一下之后,楚尘忽然感觉全身上下麻痒难忍,那感觉就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啃食他的皮肉一样。

    “你……对我……做了什么?”

    楚尘咬牙切齿的道。

    “让你小子不尊师重道,这是给你的教训。”

    吴老冷哼了一声,随即又问道:“现在给你个赔罪的机会,这钱是借还是不借?”

    “算你……狠!我……借!”

    尽管只是过去了短短的几秒钟而已,但楚尘却是难以忍受那种非人般的折磨。

    他从未想过,在身上随便点那么一下,会有如此效果。

    尽管心不甘情不愿,但在吴老的淫威之下,楚尘最终还是妥协了。

    “噗噗!”

    见楚尘答应借钱,吴老立即在楚尘身上点了两下。

    “嘿嘿,你小子就是一身贱骨头,不给你点厉害,你就不会乖乖就范。”

    吴老一脸得意的笑道。

    “艹!”

    楚尘爆了句粗口。

    介于之前吴老那可怕的手段,楚尘却是不敢对吴老无礼,他从钱包里将自己的银行卡取了出来,而后将密码告诉给了吴老。

    ……

    转账,签署续租合同折腾了半个小时左右。

    等三名公务员走后,楚尘这才有些不满的道:“师傅,您老这也太无耻了,有您这么借钱的吗?”

    “你个小兔崽子,你还好意思说我?如果你肯借钱的话,我犯得着这么做吗?”

    吴老白了楚尘一眼,而后径自去了一趟厨房。

    等吴老从厨房出来时,他手中多了一盘花生米,以及一壶劣质白酒。

    “看在你出钱帮我续租的份上,今天为师请你喝酒,厨房里有杯子,自己去拿吧!”

    吴老将花生米和酒壶放在了石桌上。

    楚尘虽然对吴老的做法有些不满,但事已至此,他说再多也是无用。

    当下,他从厨房里找了两个杯子出来,师徒二人就这么在院子里喝起了酒来。

    “师傅,您老刚刚那几下叫什么来着?点穴?哎,对,就是点穴。”

    楚尘喝了口酒,而后询问吴老刚刚那匪夷所思的手段。

    “哼,点穴可是内家功夫,可不比沾衣十八跌,你想学,还早得很呢!”

    吴老轻哼一声,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花生米,好不快活。

    “师傅,您之前可是说了的,我借您钱,你就将这点穴的功夫传授给我!莫不是要抵赖?”

    楚尘当下不乐意了。

    按照吴老这话里的意思,他这明显是想耍无赖了。

    “如果正常情况下,你想学这手点穴的功夫,至少要两三年以后,等你体内修炼出了内家真气才行。不过嘛,想速成,也不是不行,但是……”

    吴老说着说着,忽然卖起了关子。

    楚尘正听到兴头上,当即追问了一句,“但是什么?”

    “钱!”

    吴老喝了口酒,吐出一个字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