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3章:人身攻击
    ,!

    “师傅?”

    楚尘惊叫一声,赶紧将吴老给扶了屋子里。

    过了好一会儿,吴老才缓过气来,他醒来时,楚尘正端了一碗补血益气的汤来。

    “师傅,您没事吧?来,先喝碗汤。”

    楚尘将吴老扶着坐了起来,而后将汤递到了吴老的手上。

    吴老苦涩一笑,有些自嘲的道:“老了,身子骨不行了,没有了内家真气支撑,立马就顶不住了。”

    “没有了内家真气支撑?师傅,莫非你把你自己的内家真气传给了我?”

    听到吴老这么一说,楚尘忽然惊恐无比的道。

    “你是我的徒弟,我既然收你为徒,自然会对你负责,咳咳……”

    吴老说着,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他咳着咳着,最近竟是流出了一丝血水来,这一幕,可把楚尘给吓了一跳。

    他印象中的吴老身子骨硬朗的很,丝毫不比二十多岁的年轻酗子差多少。

    可此时此刻的吴老,却是给了楚尘一种油尽灯枯的感觉。

    “师傅,我怎么样才能将内家真气还给你?”

    楚尘直接问道。

    “傻小子,你还给我也无用了,为师的伤太重,活不了多久。况且,这内家真气迟早是要给你的,现在只是提前给你罢了。”

    吴老一脸和蔼的道。

    这和楚尘印象中那个卑鄙无耻的吴老,简直是判若两人,甚至于,楚尘都怀疑,这个吴老和之前的吴老,是否是两个不同的人。

    “师傅,您为何会受这么重的伤?还有,您这伤,治不好吗?现在医学水平这么发达,要不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楚尘脑子里充满了疑问。

    自己这个无耻的师傅,看样子隐藏着不少秘密,这是楚尘以前从未想到过的。

    “我的伤,我心知肚明,去医院也没用,你就别胡乱折腾了。”

    吴老脸色苍白如纸,但却是有好多话想要对楚尘说,他示意楚尘坐在床边,而后开始如交代遗言一般的说道:“楚尘,点穴以及沾衣十八跌,这些都是为师众多本领之中的皮毛而已,真正厉害的功夫,为师还没传授给你。”

    “师傅,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楚尘皱眉道。

    他感觉吴老今天有些不太一样了。

    “为师可以将一身本领尽数传授给你,让你拥有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能力,但是,为师尊重你的选择,因为,如果我将全部本领传授给你的话,你就必须真正意义上的做我的徒儿。”

    “做我徒儿,可不是一件好事,对你而言,或许将是一个灾难!而且,如果你真的想成为我的徒儿,前提是,你还必须答应我一件事,这件事情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吴老一脸严肃的说道。

    “可以了师傅,您不必再说了,我……不答应!”

    楚尘打断了吴老接下去要说的话,直接就给拒绝了。

    一会灾难,一会儿九死一生,这特娘的,这是学功夫还是找刺激?

    楚尘又不傻,当然是直接拒绝了。

    “你……噗——”

    吴老指着楚尘,本想骂他一句,结果一气之下,怒火攻心,一口血水直接喷了一床。

    “师傅,您老没事吧?”

    楚尘见状,赶紧拍了拍吴老的背,帮他顺气。

    “你个逆徒,胸无大志,目光短浅,就你这样,也难怪会被孙婷那女人给甩了。若我是女人,我也瞧你不上你这么一个没有雄心壮志的废柴。”

    吴老喷出一口淤血,气息反倒顺了不少,他指着楚尘的鼻子破口大骂了起来。

    “师傅,您发脾气就发脾气,别人身攻击好吗?”

    楚尘有些无语的道。

    “人身攻击你咋了?就你这熊样,一点报复,一点野心都没有,你还配做男人嘛?”

    吴老恨铁不成钢的道:“我特娘的怎么就瞎了眼,收了你做徒弟呢?苍天啊,你这是要我死不瞑目啊!”

    “师傅,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又不是傻子,明知道学你的本事要九死一生,我还去学,那不是自己找死吗?况且,我觉得学会了沾衣十八跌和点穴后,就差不多够用了。”

    楚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说来说去,你就是个没有远大抱负,没有野心的废柴罢了!若你学会为师的本领,为师可保你成为人上人,即便是国家首脑见了你,都得对你毕恭毕敬。”

    “而那将你抛弃的女友,以及那叫张彦的小子,以后见了你,必定是悔不当初,吓的匍匐在地的。”

    吴老循循善诱的道。

    “师傅,请继续你的表演,我今天要是答应了你,我就不姓楚了。”

    听完吴老的话后,楚尘好半晌才说了这么一句。

    听到这话,吴老当场暴走,他一巴掌扇在了楚尘的后脑勺上,而后指着门口骂道:“你个小兔崽子,你给老子滚出去!别让老子再看到你了。”

    “师傅,您老保重身体,徒儿先走了,改日再过来探望你。”

    楚尘借势开溜,临走时,还不忘说一些客套的话。

    说完,楚尘就一溜烟的跑的没影了。

    见楚尘真的走了,吴老仿佛又苍老了十几岁一般,他重重地叹息了一声,随即喃喃自语道:“这小子倒也是有心,知道我肺部有淤血,故意刺激我,让我将淤血吐出来。”

    “只可惜,这小子太过圆滑,不好控制,若是他老实一点……算了,要是太老实了,估计也不会是那家伙的对手!也罢,慢慢来吧,终有一日,我相信这小子会答应学我的本领,替我手刃仇人!”

    ……

    楚尘离开了吴老的院子后,直奔菜市场,他买了一些食材,而后又去中药店买了一些药材,待所有东西都准备充足以后,这才开车回到了吴老的院子里。

    等楚尘回来时,吴老已经睡下了。

    因为传功给了楚尘,吴老的身体变得非常的虚弱,加之身上的旧伤,在楚尘离开后的不久,吴老就睡死过去了。

    等吴老醒来时,就见到了床边多了一个保温壶,保温壶旁还有一张纸条。

    吴老拿起纸条看了一眼,就见纸条上写道:

    “你的伤我能治,安心养伤吧老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