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5章:拍卖会风波(2)
    ,!

    楚尘和洛雨凝发现了孙婷,但因为拍卖会人比较多,而且中间还间隔了好几排座位,因此,坐在第一排的孙婷和张彦并未发现楚尘。

    十分钟后,拍卖会开始了。

    负责主持的拍卖师是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这女子约莫二十三岁左右的年纪,肤白貌美,穿着旗袍,身材十分勾人。

    看到这女子,楚尘脑海中忽然想起了在港岛时遇到过的那个女人。

    “也不知道那家伙会什么时候来找我。”

    楚尘喃喃自语。

    想到那女人,楚尘又想到了自己在临走时,被要求留下的联系方式。

    楚尘留下的联系方式并非是手机号,而是他的qq号。

    之所以这么做,其实楚尘也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他希望这女人不会用qq,这样的话,也就联系不到自己了。

    想到那个女人,楚尘就不禁打了个寒颤,毕竟,他还是头一次被一个女人折腾的这么彻底,而且还是毫无招架之力的那种。

    “楚尘,你很冷吗?”

    旁边忽然传来了洛雨凝关切的声音。

    楚尘转头望去,只见洛雨凝那水灵灵的大眼眸中满是关切之意,可当楚尘与洛雨凝四目相对时,洛雨凝忽然俏脸一红,十分害羞的低下了头。

    见洛雨凝如此害羞,楚尘心中隐隐有一种亲她一口的冲动,不过,他很快将这种冲动给扼杀了。

    “非常感谢各位来宾能来参加本次公益拍卖会,这次拍卖的所有收益,都将捐赠给灾区……”

    拍卖师虽然年轻,但站在台上面对众多富豪们,却是没有一丝胆怯。

    她说了一些开场前的介绍之后,就开始让工作人员送上这场拍卖会的第一件拍卖品。

    “这是唐代著名画家吴道子的真迹八十七神仙卷,由江海集团董事长捐赠,起拍价五百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万,现在开始起拍。”

    拍卖会一开始,楚尘就傻眼了。

    这才第一件拍卖品就价值五百万,而且从旁边的人的议论声中来判断,这五百万,明显是超低价格,其目的就是让富豪们竞拍而已。

    “有钱人还真舍得,几百万就这么捐了。”

    楚尘不由感叹道。

    “不,你理解错了,这个拍卖会其实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就是富商们将手中的一些古董、宝贝或者股份在拍卖会中卖出,就好比现在拍卖的这幅画,五百万是捐赠者提出来的,如果拍卖出去,那么捐赠者可以获得五百万。”

    “在超出五百万的价格以后,多出的钱,就会捐赠给灾区。”

    听到楚尘的感叹后,一边的洛雨凝低声解释了一下。

    原本,楚尘还以为那些富商们这么大方,在听到洛雨凝的解释后,他才明白,是他想的太简单了。

    这些富商大多是生意人,生意人又怎么会做吃亏的买卖呢?

    “雨凝,你这个朋友到底是做什么的?怎么跟土包子一样,什么都不懂?”

    琳琳在雨凝旁边低语道。

    尽管她的声音压得很低,一般情况下,楚尘是不会听到的,可怪就怪在,楚尘的听力异于常人。

    即便她声音再小,楚尘依旧听的一清二楚。

    “这女人,好生讨厌。”

    楚尘心中这么想到。

    自己特么的第一次来,不懂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怎么到了她嘴里,就各种嘲讽了。

    想到对方是女人,而且还是洛雨凝的朋友,楚尘也不好意思发作,他深吸口气,而后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这场拍卖会上。

    “第二件拍卖品是……”

    拍卖会继续进行着,期间有拍卖古董的,也有拍卖传家宝的,更有一些集团直接拍卖自己公司的股份。

    这场拍卖会中,基本上所有能拍卖的东西,都有许多富商们竞拍。

    拍卖会一直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就在两小时后,原本还如火如荼的拍卖会,忽然就冷场了。

    原因是台上的拍卖品,着实让在场所有富豪们感觉有些无趣。

    那拍卖品是由某个已倒闭公司老总捐赠出来的传家宝,一块似玉非玉,似石非石,不知是什么材质雕琢而成的玉佩。

    那玉佩有巴掌大小,其特点,就是夜间能发光,而且发出的光,还非常的淡。

    “这件家传宝玉起拍价格为一百万,还是老规矩,每次加价不能低于五万,拍卖开始。”

    拍卖师说完。

    在场的富商们却都没有出价,这时,坐在楚尘身后的一名西装革履的老头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这老头就是捐赠出这件传家宝的某倒闭公司的老总。

    本以为自家的宝贝能拍出一个好价格,让他有机会东山再起,可现在看来,他想的太过美好。

    “这玩意明显就是个地摊货,其价值做多也就几块钱而已,夜里能发光,无非就是在里面加入了荧光粉而已,就这么个垃圾,怎么好意思开价一百万?”

    “这种东西,摆上拍卖台来,简直是对我们的一种侮辱,难道,我们大家都是瞎子?明知道是个地摊货,还去竞拍?”

    “闫明这老东西还真是好笑,他以为他还是闫氏集团的董事长吗?倘若是在以前,或许大家伙明知道这是地摊货,还会卖他几分面子,竞拍一下,可现在,公司都破产了,还好意思来忽悠我们?”

    “按照规矩,如果拍卖品没有人出价的话,那么这件拍卖品就会由拍卖行接手,以起拍价收购。说来说去,这闫明还是赚了,不过,这种用脸皮换来的钱,也真亏他敢要啊!”

    “……”

    拍卖台下,不少富商们开始议论了起来。

    听到那些议论声,那叫闫明的老头脸色不断变换着,他紧咬牙关,大有一气之下愤而离场的念头。

    但想到中途离场的话,可能会得罪拍卖行,为了这东山再起的第一笔资金,闫明还是忍了下来。

    就在闫明听到各种嘲讽的声音时,坐在他前排的一个酗子忽然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本以为这酗子是来看自己笑话的,可闫明发现这酗子的眼神很清澈,全然没有一丝看笑话的意思。

    “两百万。”

    那酗子看了闫明一眼后,忽然举牌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