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38章:阴魂不散
    ,!

    “服务员,被可儿小姐刚刚试穿的衣服给我打包起来,我要了。”

    在得知王可儿独自一人去了中心街以后,陈珂便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只是,他刚走进这家专卖店,就听到导购员在鄙视王可儿,这让陈珂有些不爽。

    自己喜欢的女人怎么能被一个小小的导购员给鄙视了呢?

    就在陈珂让服务员将衣服打包时,王可儿却是绕开陈珂,打算离开专卖店。

    “可儿,你别走呀!”见王可儿要走,陈珂当下拉住了她的手腕,不让其离开。

    “你放开我,陈珂,你这人怎么就阴魂不散呢?”王可儿柳眉倒竖,精致的俏脸上满是不悦之色。

    “我说了,我喜欢你!”陈珂板着脸,一本正经的道。

    “你喜欢我,那是你的事情,本姑娘天生丽质,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你算哪根葱啊?”王可儿怒道。

    “我不算哪根葱,我是陈珂,你今后的男人。”陈珂霸气十足的道。

    “呕!”

    王可儿故作呕吐状,随即狠狠白了陈珂一眼,一脸嫌弃的道:“你能不能别在这恶心人,自大狂!我直接跟你说了吧,我不喜欢你这样的。”

    “这位先生,已经已经打包好了,一共是三万八。”导购员笑吟吟的拎着已经打包好的衣服走了过来,她将衣服递给了陈珂。

    “以后别狗眼看人低,记住了,她叫王可儿,是我陈珂的女人!以后他来你店里,要买什么,都由我来买单。”陈珂冷着脸,将一张银行金卡扔给了导购员。

    “好的。”导购员点点头,屁颠屁颠的就跑去刷卡了。

    王可儿见状,却是心生不悦,她低声说道:“你这家伙是不是傻,人家瞧不起我,你还买她店里的衣服,这不明显给人占便宜了吗?白痴!”

    “……”

    忽听王可儿这么说,陈珂有些反应不过来。

    “算了,懒得跟你说了,你放手,我要去卫生间。”

    见陈珂没理解自己的意思,王可儿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当陈珂松手以后,王可儿就借着上卫生间的理由,离开了这家专卖店。

    王可儿刚走,陈珂就把守在门外的保镖给叫了进来,并问了一下刚刚王可儿那句话是个什么意思。

    “少爷,导购员卖衣服是拿提成的,也就是说,您买了这件衣服,导购员要小挣一笔提成费。”

    一名保镖解释道。

    “原来如此,难怪她说我是白痴了,人家鄙视了她,我还给人挣钱的机会,我的确够白痴的了。”

    陈珂恍然大悟,他一出生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从未在底层混过,压根不知道导购员还有提成的这一说法。

    当下,为了让王可儿开心,陈珂直接走到那导购员身后,在导购员刚刚将卡插进刷卡机时,陈珂一把将银行卡给抽了出来。

    “先生,您这是……”

    导购员有些懵逼,不知道陈珂想做什么。

    “这衣服,咱不买了。”

    陈珂说着,霸气十足的转身就走。

    “……”

    导购员一脸懵逼的盯着陈珂远去的身影,好半晌,她才低声骂道:“妈蛋,两个混蛋,拿我寻开心呢?”

    ……

    陈珂在专卖店门口等了好一会儿,却迟迟没见到王可儿回来。

    一开始,他还以为王可儿会回来,但等了将近十分钟后,他意识到,王可儿这是借着去卫生间的理由尿遁了。

    “可儿,你躲得了我一时,躲不了我一世!”

    陈珂心中这般想到。

    这时,陈珂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给他打电话的是张景然。

    “喂,张叔,是我陈珂。”

    “现在吗?那好吧,给我十分钟。”

    “好的,一会儿见。”

    陈珂挂断电话,心中却依旧惦记着王可儿。

    “你们给我找到可儿小姐,记住,不要被她发现了,如果可儿小姐遇到麻烦,一定要上去帮忙,听见了吗?”

    临走时,陈珂并未带走自己的四名保镖,而是让保镖们去寻找王可儿,并保护好她。

    “是,少爷!”

    四名保镖应了一声,四散开来,很快就随着来往的人群消失不见了。

    半小时后。

    “喂,已经半小时了,我可以走了吗?”

    看了看手表,楚尘忍不住问了一句。

    从进入这房间一直到现在,楚尘足足站了有将近五十分钟了,虽说他不会腿酸,但好歹身为主人家的,也应该请他坐下吧!

    可偏偏张清雅就没有请他坐下的意思,她坐在木椅上享受着侍者的按摩,而楚尘就跟个木头人似的,站在一旁,坐也不是,走也不让。

    “先等会。”

    闻言,正闭着眼睛享受侍者按摩的张清雅睁开眸子,她打开了个电话,结果电话那边的人却告诉她,在楚尘的出租屋找了个遍,都没找到食谱。

    “怎么会这样?”

    张清雅眉头一拧,开始怀疑是不是楚尘在撒谎。

    然而,电话那边的人又说道:“张总,我来的时候,屋子里有些乱,好像有人在我们来之前将这里洗劫了一遍。”

    “好,你先回来吧。”

    张清雅挂断电话,目光转而看向楚尘道:“楚尘,你祖传菜谱中的菜品,你可都记得?”

    “当然……不记得,你以为我是神童啊?那么厚一本,我能记住才怪。”

    楚尘翻了翻白眼,然后比划了一下祖传菜谱的厚度。

    “那你记得多少?”

    张清雅皱眉问道。

    “就今天做的那三道。”

    楚尘老实巴交的回了一句。

    “这么少?”

    张清雅有些不信。

    “少?你知道这三道菜谱做起来有多复杂吗?就光这三道菜,我都记了一个月才记住。”

    “三道菜记了一个月,你是猪脑子吗?”

    “说就说,咱能不人身攻击吗?”

    “我跟你说个鬼,赶紧把那三道菜的菜谱给我写出来,然后麻溜的给我滚蛋。”

    张清雅有些不耐烦的道。

    原本心情还算不错的她,在得知有人在她之前将楚尘的传家菜谱盗走后,她的心情瞬间就糟糕透顶了。

    敢抢我张清雅看上的东西,最好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否则绝对饶不了你!

    张清雅心中狠狠地想到。

    见张清雅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楚尘却是松了口气。

    方才通话的内容,楚尘都听见了,得知家传菜谱被盗,楚尘不但没有担心,反而还有些庆幸。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家传菜谱里只是记录了各道菜品的烹饪材料而已,具体的烹饪方法以及细节,都是由楚家长辈口述传下来的。

    这也就是说,即便别人盗走了菜谱,没有楚尘的烹饪方法,那也是白搭。

    “你还杵在这里干嘛?等吃饭啊?赶紧去把那三道菜的食材和烹饪方法写出来。”

    见楚尘站在那没动,张清雅忽然吼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