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67章:妖怪啊
    ,!

    两小时后,警方介入调查,而受伤的楚尘则被李雪带回到了总统套房里。

    李雪去协助负责这起案子的同事了,至于楚尘,则躺在床上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那个疯女人,竟然不是人类!”

    楚尘喃喃自语。

    同时,他又想起了那枚离奇消失的血色珠子。

    两小时前,楚尘从口袋里掏出那装着血色珠子的黑色盒子,结果盒子被烧穿了一个窟窿,那窟窿的大小敲跟血色珠子的大小吻合。

    也就是说,很有可能,那珠子突然散发高温,然后将盒子给烧穿了。

    只是,盒子在他的口袋里,而珠子在盒子里,如果珠子烧穿了盒子,那么,楚尘为什么没有一点事情?

    想到这里,楚尘将自己的上衣给脱了下来,当他将衣服翻了个面后,他很快发现上衣口袋的那个地方多了一个圆形的窟窿。

    “这……”

    楚尘隐隐感觉到那珠子或许钻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低下头看向自己右边肋骨的下方,果不其然,在那下方果然有一个圆形的红色印子。

    但奇怪的是,虽然他的皮肤上有一个红色的印子,但他的皮肉却并没有如盒子一般,被高温烫出一个窟窿。

    “那珠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楚尘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他认为,自己之所以能起死回生,或许就跟那血色的珠子有关。

    这也就是说,幸好他将那个珠子带在了身上,否则的话,他可能就真的被张清雅给弄死了。

    一想到这里,楚尘顿时冷汗直冒。

    毕竟,这里可是张清雅的酒店啊,要是张清雅知道他楚尘还活着,肯定要过来杀他灭口的。

    “不行,我得离开这里才行!”

    楚尘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还不等他换衣服,门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日!”

    楚尘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怀疑这个突然摁门铃的人就是张清雅。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就死定了。

    他有想过不开门,就装作不在一样,可保安是见到他和李雪回来的。

    这也就是说,张清雅是知道他在房间里的。

    “呼,万一不是张清雅那个妖怪呢?”

    楚尘深吸口气,自我安慰了一句。

    说着,他走出房间,而后穿过客厅,来到套房的大门前。

    透过猫眼,楚尘发现摁门铃的不是张清雅,而是她的女儿洛雨凝。

    洛雨凝是张清雅的女儿,张清雅都是个怪物了,那洛雨凝肯定也是怪物了。

    “叮咚——”

    见楚尘半天没有开门,洛雨凝又摁了一下门铃。

    然而,楚尘依旧没有开门。

    摁了三次以后,洛雨凝就没有再摁了,她认为楚尘可能是太累了,所以早早的睡下了。

    想到这种可能性后,洛雨凝就放弃了找楚尘的念头,她微微叹了口气,随后转身离开了。

    “呼!”

    楚尘透过猫眼,见洛雨凝离开了,他不由长舒了一口气。

    就在他转过身准备回房间换衣服时,她却是猛的向后累了一步,可惜的是,他的后面是紧闭着的房门。

    他想打开房门呼救、逃走,可是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的张清雅却是上前一步,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并将他直接举了起来。

    “唔——”

    楚尘只觉得脖子都快要被张清雅给拧断了,他想要说话,但张开嘴后,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来。

    “你这个混小子,竟然没有死?”

    张清雅皱着眉头,一脸疑惑不解的盯着楚尘。

    她明明咬断了楚尘的血管,并且吸了楚尘不少精血,按说正常人的话,早已经死透了。

    可楚尘前脚刚死,后脚又活了过来。

    “你……这个……”

    楚尘脸色涨红,使劲的想要掰开张清雅掐住自己脖子的手,可他怎么使劲,张清雅的手都是跟老虎钳子似的,一动不动。

    “别……”

    就在这时候,楚尘忽然发现张清雅嘴里又一次冒出来那两根白森森的獠牙,见到这一幕,楚尘如何不知道张清雅想干嘛。

    只是,他此时就是砧板上的鱼肉,哪里还有一丝话语权。

    一个别字好不容易说了出来,张清雅的獠牙已经深深的扎入了他的皮肉之中。

    如之前被咬的感觉一样,楚尘身体又是一软,紧接着,又晕死了过去。

    张清雅将楚尘扔在了沙发上,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静静的在那等,似乎在等着什么奇迹发生一样。

    大概过了有五分钟左右,身体已经僵硬,人已经死透了的楚尘,却是突然弹了起来。

    “你竟然是不死之身?”

    楚尘猛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并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时候,不远处却传来了张清雅那个怪物的声音。

    “什么不死之身,你到底想怎样,你都杀了我两次了,你还来啊?”

    楚尘向后退了两步,随手抄起一把水果刀,一副警惕万分的样子。

    “你是个异类,如果不是从你身上感应不到同类的气息,我真怀疑你跟我是一样的存在。”

    张清雅并没有动作,而是坐在单人沙发上,一脸好奇的打量着楚尘。

    “你才是异类!”

    楚尘反驳道。

    “说吧,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张清雅无视了楚尘的反驳,而是用质问的语气盯着楚尘道:“别想瞒我,否则后果自负。”

    “我是人,你才是东西好吗?”

    楚尘没好气的道。

    “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张清雅眉头一拧,嘴里又一次冒出了楚尘最不愿见到的那两根白森森的獠牙。

    “等等!”

    见张清雅起身往他这边走了过来,楚尘赶紧挥手制止道:“别过来,你再过来,我一刀子捅死你!”

    “你觉得我会怕你手中的那把水果刀吗?”

    张清雅眼眸中闪过一丝轻蔑,随即大步流星的朝楚尘走了过去。

    “大姐啊,你到底想让我怎样啊!我又没惹你,你怎么老跟我过不去啊?”

    楚尘将水果刀扔在了地上,哭丧着脸道。

    “我想让你……”

    张清雅眼眸中闪烁着异样的神色,盯着楚尘的时候,就如盯着已经快要到嘴里的猎物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