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71章:战张景然
    ,!

    在进入别墅之前,他就用透视的能力发现了住在别墅二楼的张彦。

    张彦躺在床上打吊瓶,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响起,他睁开眼,目光看向我发的房门,这时候,房门忽然被人打开,紧接着,张彦就见到楚尘一脸冷笑的走了进来。

    “楚尘,怎么是你?你怎么进来的?”

    张彦眼睛瞪的滚圆,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怎么样,见到我是不是很激动?”

    楚尘大步走向张彦,张彦则下意识的想要逃走。

    “嘭咚!”

    张彦挪了挪身子,结果直接从床上掉到了床下。

    他刚爬起来,楚尘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他盯着楚尘,心中虽然惊惧,但面上却是故作镇定的道:“楚尘,你别乱来,我警告你这里是……”

    张彦话才说到一半,突然就呆住了。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楚尘在他说话之余,在他的身上点了那么一下。

    就是这么点了一下以后,张彦忽然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能动了,就连说话都不能说了。

    全身上下,唯一能动的就只剩下眼珠子了。

    “这是你的手机吧?”

    楚尘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部手机,不用猜,这一定是张彦的了。

    他打开手机,而后翻开电话簿,很快就找到了张景然的手机号。

    “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跟你爸说,让他现在回来,否则……”

    楚尘说着,忽然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张彦见状,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畏惧之意,楚尘双手再次在张彦身上点了一下。

    “楚尘,你到底想做什么?”

    张彦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虽然依旧不能动,但是却可以说话了。

    “你父亲找人杀我,我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这不,只有过来找你父亲协商的,只要他肯放过我,我自然不会伤害你。”

    楚尘耸耸肩,一副我也是被逼无奈的模样。

    张彦见楚尘这么说,却是不怎么相信,但到了现在的这个局面,他已别无选择,要么让自己的父亲回来,要么,他就得被楚尘给弄死在这里。

    “好,我打电话,不过,你最好言而有信!”

    张彦犹豫了一会儿后,便答应了下来。

    他觉得,现在虚与委蛇是为了保住性命,等性命保住以后,就是他楚尘的死期了。

    他不是被逼无奈吗?那就让父亲加大追杀他的力度,最好是抓活的,让他亲手,一道一道的将楚尘砍死。

    “彦儿,有事吗?”

    在张彦答应之后,楚尘便拨通了张景然的手机号。

    很快,手机里就传出了张景然的声音。

    “爸,你现在忙吗?我有点事情想当面跟你说,可以提早回来吗?”

    张彦对手手机听筒说道。

    “好,我现在回来。”

    张景然想也没想,便答应了下来。

    听到张景然这么说,楚尘赶紧就电话给挂断了。

    “楚尘,你让我做的,我已经做到了,现在,你可以放了我吧?”

    张彦见楚尘挂断电话,于是提出让楚尘放了他。

    然而,楚尘却是冷冷一笑,并快速在张彦的身上点了一下。

    这一下之后,张彦又跟刚刚一样,不能说话了。

    “你个王八蛋!我艹你祖宗!”

    张彦心中大骂楚尘,但那些谩骂之声,却只有他一人能听见。

    大概过了有半个多小时,张景然果真回来了。

    听到屋外的脚步声,楚尘赶紧起身躲到了卧室的房门后边。

    “吱呀——”

    张景然推开房门,就见到儿子蹲在地上,目光斜视着他,并不停的眨着眼睛。

    “彦儿,你怎么了?干嘛蹲在地上?”

    张景然丝毫没察觉到异常,他大步走进了屋子,只是,刚走进屋子后,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劲风。

    张景然脸色一变,赶紧一个懒驴打滚,滚出两米多远。

    “咦?”

    见张景然竟然躲过了自己的背后偷袭,楚尘一时间有些惊讶不已。

    从张景然的反应速度,以及判断力,楚尘料定,这张景然绝对是个练家子。

    即便不是练家子,也绝对有练功几天功夫。

    “楚尘,是你?”

    张景然滚出两米远,而后抬头看向那从身后偷袭他的人。

    这一看,他就看到了穿着白大褂的楚尘,他有些惊讶,也有些疑惑不解。

    他惊讶楚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疑惑的是,门外的保镖都还在,楚尘是如何混进来的。

    虽然不知道楚尘是怎么混进来的,但他既然来了,那么肯定没好事。

    “怎么,没想到我会找上门来吧?”

    楚尘冷笑道。

    说着,他一个健步冲向了张景然,抡起拳头就往张景然的脸上招呼了过去。

    张景然眼眸中闪过一丝锋芒,在楚尘的拳头即将打中他时,他忽然快速的在楚尘的肚子上踢了一脚。

    “砰!”

    腿比较长,楚尘的拳头还没打中张景然,就被张景然狠狠的踢了一脚。

    “我r!”

    楚尘被踢的向后连退了两步,同时爆了句粗口。

    张景然的表现就如他所想的那样,果然是个练家子,不简单!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你真以为混进来了,就吃定我们父子二人了吗?幼稚!简直是幼稚至极。”

    张景然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说话间,他突然欺身靠近,而后一记直拳直接打向楚尘的面门。

    “来得好!”

    楚尘正愁不知道该如何应付张景然,却没想到张景然竟然主动出手了。

    当下,他就施展出了沾衣十八跌的招式,一把抓住了张景然的手腕,而后一个华丽的过肩摔,将张景然狠狠的摔在了地板上。

    “砰!”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张景然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不过,他很快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地上弹了起来。

    起身之后,他一记鞭腿直接横扫向楚尘的腰部。

    “嗖!”

    楚尘向后退了一步,而后快速抓住张景然的脚踝,他先是往后一拉,而后往前使劲一推。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刚竟然的腿骨就被他给弄得脱臼了。

    张景然脸色瞬间苍白如纸,他一只脚向后跳了两步,而后快速伸手摸向藏在腰间的手枪,摸到手枪后,他抬手就给了楚尘三枚子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