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8章:楚尘恼了
    ,!

    那身穿练功服的老头不停的念叨着,时不时的还会敲一敲摆在他面前的红色木鱼。

    而楚尘听到的那个声音,正是那木鱼的敲击之声。

    就在这时,曾管家不知从那里走了过来,他躬身对那老头说道:“老爷,孙少奶奶的朋友来了,我将他安排在了客房。”

    “嗯,你做的很好。”

    白老爷子依旧闭着眼睛,听到管家这么一说,他随口应了一声。

    “老爷,老奴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曾管家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什么话,直说便是。”

    白老爷子道。

    “是这样的,我感觉孙少奶奶似乎对她那位叫楚尘的朋友,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孙少奶奶自来到这里以后,就没有笑过,可见到那楚尘以后,却是有些笑得合不拢嘴了。”

    “老奴也是过来人了,凭直觉来说,我怀疑孙少奶奶喜欢那个叫楚尘的小子。”

    曾管家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听到这里,白老爷子却是无法淡定下去了,他睁开眸子,目光扫了眼先辈们的灵位,随即转头望向曾管家道:“你确定?”

    “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感觉很强烈。”

    曾管家回道。

    “即是如此,那等今日之后,明天一早,便将那叫楚尘的小子撵出去,并警告他,不得对雨凝有非分之心。”

    白老爷子淡淡然的道。

    “老奴看人的眼光还算不差,自见到那小子的第一眼,我就觉得这小子脑生反骨,不是一个会听劝的主。”

    曾管家又道。

    “若是不听劝,那也好办,打断其四肢,然后送回江宁,若是他还敢贼心不死,直接杀了便是!以我白家的关系,弄死个人还不是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

    白老爷子风轻云淡的道。

    那感觉,就如同在他眼里,楚尘就是一只蝼蚁罢了!

    甚至于,人命于他眼中,就是那最不值钱的玩意儿。

    “老奴明白了。”

    曾管家闻言,微微点头,随即躬身退了出去。

    这一对老主仆你一言我一语,聊的还是关于楚尘的事情,却不知,无巧不巧的是,他们聊天的内容,都已经被楚尘听得一清二楚。

    当曾管家退出那下方的隐秘石室以后,楚尘这才将倒扣在地上的杯子给捡了起来。

    方才,他就是借助这杯子,偷听到了白老爷子和曾管家的对话。

    这不听还好,听完之后,楚尘差点没被气死。

    “一个老不死的,口气倒还挺牛逼的,我就不信这个邪了,你不是想让我离雨凝远一点吗?我非但不疏远,我特娘的还要泡她,我倒要看看,谁能阻拦我!”

    听到白老爷子与曾管家的对话,楚尘瞬间有些火大。

    脾气上来了,楚尘也不管他白家是个什么背景了,直接就给洛雨凝打了一通电话过去。

    “楚尘哥哥,有事吗?”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洛雨凝甜美悦耳的声音自手机之中传了出来。

    “雨凝,你喜欢白绍轩吗?”

    楚尘开门见山的问。

    “不,不喜欢,我只是拿他当朋友而已。”

    洛雨凝想也没想的回答道。

    “既然不喜欢,那你怎么肯答应嫁给白绍轩的?”

    楚尘又问。

    “我并没有答应,楚尘哥哥,你听我解释,这不是我的本意,而是我妈妈她……”

    洛雨凝开始解释,并告诉楚尘,这一切并非是她的主意,而是她母亲张清雅跟白老爷子定下的婚约。

    她也是前些时日才知道的,知道以后,她还跟母亲张清雅大闹了一次,只可惜,洛雨凝太弱势了,即便是大闹了一番,也仍旧没能改变她母亲的想法。

    这不,洛雨凝才会跟白绍轩一起来凤岭市,她之所以来,就是想跟白绍轩摊牌,让他提出退婚。

    然而,没曾想到的是,白绍轩竟是不答应,非但没有答应,反而还在今天跟洛雨凝表白了。

    当然,洛雨凝并没有答应。

    “你既然不愿意,那么,我就帮你一把!明天……”

    楚尘开始使坏,开始教洛雨凝明日如何配合他演戏。

    两人一通电话足足打了有将近半个小时。

    挂断电话后,楚尘也没想其它,倒头就睡下了,反倒是住在楚尘对门的洛雨凝有些激动的睡不着觉了。

    “明天真的要那样做吗?可是我……我好担心自己会做不好,而且,伪装成那种关系的话,我跟楚尘哥哥肯定不能像平时那样,必须得显得亲密一些。”

    “到时候,是我主动呢,还是楚尘哥哥主动呢?要是我主动的话,楚尘哥哥会不会觉得我很……”

    “啊,好烦呀!明天我该怎么办呀!”

    “要不要打电话问问楚尘哥哥呢?”

    “还是算了,楚尘哥哥蜡烛都灭了,应该已经睡下了吧!我还是不要打扰他休息比较好。”

    “……”

    洛雨凝一边在屋子里来回渡步,一边自言自语的说一些只有她自己才听得见的话语。

    ……

    伴随着一声鸡鸣,天亮了。

    楚尘刚从床上爬起来,他的房门就被人给推开了,就如昨天楚尘所听到的那样。

    这天一亮,曾管家就过来撵人了。

    “大清早的,门也不敲,你就闯进来,你家主人就是这么教你怎么当奴才的吗?”

    楚尘打了个哈欠道。

    “莫要逞口舌之利,天已经亮了,楚尘先生,您该走了!”

    曾管家脸色冰冷,楚尘的那一句奴才,着实让他有些恼了。

    因而,他看向楚尘的眼神,以及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有些不善了起来。

    “的确,天都亮了,我真该走了。”

    本以为楚尘会大闹一番,结果让曾管家没想到的是,楚尘非但没有闹,反而还很乖巧,很听话的起身应了一声。

    应了一声不打紧,他还径自走出了屋子,看这样子,是真打算离开了。

    “哼,算你识……”

    见楚尘走出屋子,曾管家嘴角显出一丝冷笑。

    只是,他口中那个‘相’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呢,就见楚尘扯着嗓子冲着对门喊道:“雨凝小心肝,天亮了,咱们该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