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10章 背自己的锅
    突如其来的异常情况,顿时让仲秋惊得说不出来了。

    他一脸震惊的盯着苏清颜,直接告诉他,自己办公室里的异常情况,都是这女人搞的鬼。

    只是,仲秋实在想不通,她是如何办到的。

    “仲队,我们只是敲经过凤岭市,发现这边有异常情况,这才主动过来找你!你若是不信的话,大可等电话。”

    “如无意外,今天之内,上头必定会联系你,告诉你,这起案件专门的部门处理。呵呵,我知你不信,但等电话下来了,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苏清颜冷笑了一声,一脸傲然之姿。

    仲秋被苏清颜的气场压得有些不知所措,虽然苏清颜说的这些,他的的确确不信,但苏清雅刚刚露的那一手,着实将他震惊到了。

    “既然你都说了今天上头会联系我,那你们为何现在这么着急的过来找我?”

    仲秋有些疑惑的问道。

    “并非我们着急找你,而是我们敲路过,想着无事,早些处理掉这件事情也好,省的拖拉!”

    郭彩妮翻了翻白眼道。

    那模样,好似是在说,你别自作多情了。

    “让我相信你们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们总得给我看看你们的证件吧?既然是华夏机密部门,那你们总的有专门的证件才对吧?”

    仲秋虽然已经信了七八分,但却并没有着急答应下来。

    入职至今,头一次接触到机密部门,为了满足好奇心,他这才提出了这个要求。

    郭彩妮与苏清颜对视了一眼,随即,郭彩妮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铂金卡片。

    她将卡片扔到了仲秋的桌上,仲秋心中好奇,心说我让你给我看证件,你给我一个卡片干啥?难不成想收买我?

    “这是……”

    尽管心中疑惑不已,但仲秋还是将卡片拿起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

    这一看,却是让仲秋有些不淡定了,这卡片上有一行小字,上面写着郭彩妮的名字,以及她在部门的职位信息。

    更重要的是,上面还有一个印章,那印章上的红字让仲秋有些吃惊不已。

    “既然是那位大人物的部门,那我仲秋自当权利协助你们侦破此案!”

    仲秋站起身来,将那卡片恭恭敬敬的递回到郭彩妮的手中。

    “不用,这起案件,你只需安排一下,给我们侦办此案的权利就行,至于其它的,在我们没提出来之前,你就别擅自主张了。”

    苏清颜一脸冷漠的道。

    说着,她就和郭彩妮二人转身离开了。

    苏清颜二女离开以后,仲秋看着自己那宛若刚刚遭受过地震一般的办公室,暗暗心惊。

    “小张。”

    震惊之后,仲秋将一名年轻的警员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仲队,您找我?”

    年轻的警员很快来到了仲秋的办公室。

    “跟局里负责处理白家连环凶杀案的同事说一下,让他们不要继续调查了。”

    仲秋道。

    “不查了?”

    年轻警员一脸懵逼。

    “上头已经派了专门侦破此次案件的同事过来了,对了,那两个同事一个叫苏清颜,一个叫郭彩妮,通知其他同事,如果见到了,全力配合她们就行了。”

    仲秋说着,挥了挥手,示意那年轻警员可以出去了。

    “苏清颜,郭彩妮,怎么听名字这么像女人呢?”

    年轻警员一边嘀咕,一边往办公室外走去。

    只是,刚走出两步,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即止住脚步,回头问仲秋道:“那仲队,那个叫楚尘的犯罪嫌疑人,现在该如何处理?”

    “他嘛……”

    仲秋眉头拧了起来。

    白家的三起连环杀人案,至今也就楚尘这么一个嫌疑人,若是将楚尘放了,他们的线索也就彻底断了。

    而郭彩妮和苏清颜虽然是上头派来侦破此案的,但案件一旦告破,她们也就离开了。

    这也就是说,这起备受凤岭市民众关注的案子,要成为一起不了了之的悬案。

    “这种局面,如果放任不管,对我们警队名誉打击颇大。”

    仲秋陷入了深思之中,他想到了楚尘,经过资料核实,楚尘是个无亲无故,甚至是连朋友都没几个的可怜虫。

    想到了这里,仲秋眼眸中不由得闪过了一丝冰冷。

    “仲队?”

    见仲秋半晌没说话,那年轻警员忍不住轻声喊了一句。

    “行了,犯罪嫌疑人楚尘的事情,我自会处理,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

    仲秋说着,起身率先离开了办公室。

    离开办公室后,仲秋就直接去了楚尘所在的审讯室,审讯室里,楚尘大口吃大口喝,旁边桌上,已经叠着放了四五个饭盒了。

    矿泉水,更是被他喝了三瓶,当仲秋进入审讯室时,楚尘正大口大口的喝着第四瓶矿泉水。

    “仲队长。”

    吃饱喝足的楚尘,精神也好了不少,见到仲秋来了,他笑着打了个招呼。

    “嗯,吃饱了吗?没吃饱的话,我让你再给你送点过来。”

    仲秋坐到了楚尘对面的位子上,一脸和善的道。

    “不用,我已经饱了。”

    楚尘一脸‘感激’的摇了摇头,随即问道:“对了仲队,我真的没杀人,我是无辜的,您若是不信的话,我可以让我女朋友过来替我作证,她这几天一直和我在一起……”

    “楚尘啊!”

    楚尘话还未说完,就被仲秋打断了,他看了看楚尘,随即叹了口气道:“这起案子,你是唯一的疑凶,种种证据表明,你就是凶手!”

    “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杀了白家爷孙三人,但是,我劝你还是认罪伏法的好,以免受到皮肉之苦。”

    听到仲秋这么一说,楚尘眼眸深处闪过了一丝惊讶,他脸色一沉,有些不愉的问道:“抓奸捉双,抓贼拿脏,你说我就是凶手,证据呢?”

    “我相信,你也是聪明人,只要你肯乖乖认罪,我向你保证,最多只会关你几年……”

    仲秋声音略微压低的道。

    听到这话,楚尘也算是明白了,感情这仲秋是找不到真凶,又迫于压力与社会的舆论,这才想让将这个锅还给楚尘。

    虽说,他楚尘就是凶手,但他哪里会承认呢。

    “不可能!”

    楚尘毫不犹豫的否决了。

    “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可知道,在这里我说了算,我说你是凶手,你就是凶手!”

    仲秋一拍审讯桌,脸色冰冷的呵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