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58章 卖女儿
    那老汉破口大骂了一句,而后砰地一声,将院子的大门给关上了。

    “艹,一大把年纪,脾气咋还是这么暴躁呢?”

    那路过的大叔,只是说了一句开玩笑的话,却没想秦老头脾气竟然这么大。

    他摇了摇头,而后径自走开了。

    只是,他还没走出几步,楚尘却是快步追了上去。

    “大叔,你好,我能跟你打听个事吗?”

    楚尘十分客气的问了一句。

    “啥子事?你且说说看,看我晓得不晓得。”

    那大叔被楚尘拦下,有些好奇的打量了楚尘一眼,见楚尘不想坏人,于是回了一句。

    “秦思雨是住在这个村的吗?”

    楚尘问道。

    “秦思雨?那不就是秦老头的闺女吗?”

    那大叔微微一愣,随即指了指方才那老汉进去的那个院子道:“刚刚那老汉,就是你说的那个秦思雨丫头的便宜老子。”

    “既然你认识秦思雨丫头,也就是说,你是那丫头的朋友咯?”

    大叔显然是个热心肠,他见楚尘询问秦思雨家,于是追问了一句。

    楚尘点了点头,那大叔见状,却是长叹了口气道:“唉,思雨那丫头,也挺可怜的,本来她妈摊上了个好吃懒做的男人就算了,她也跟着遭罪。”

    “大叔,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爸怎么了,对思雨不好吗?”

    楚尘看得出,这大叔是知道些什么,于是打算从他口中问出一点关于秦思雨家里的事情。

    “这事情说来话长咯!”

    大叔摇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烟盒子,却发现里边的烟已经光了,他抬头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看了看楚尘道:“酗子,你身上有烟没得?”

    “烟?”

    楚尘愕然,他不抽烟。

    但来这边的时候,他路过了一家小卖部。

    当下,他让这大叔在一棵老树的树荫下等他一会儿,他自己则转身小跑着去小卖部买了一条香烟过来。

    “大叔,这烟你拿着抽。”

    楚尘将一条烟都递给了那大叔。

    那大叔见状,却是连连摆手道:“这可使不得,我们萍水相逢的,就聊了几句而已,怎么能让你这么破费呢?”

    大叔说着,但眼神却是时不时瞟了瞟楚尘手中的那一条香烟。

    楚尘知道,这大叔虽然不想占别人便宜,但却也有些想要楚尘手里的香烟。

    “哈哈,大叔,你客气了,这烟算不得啥,再说了,我也不抽烟,我留着也没用!你要是不要,我就得扔了。”

    楚尘笑道。

    “别,这烟不便宜,一条得两百多块呢!你小子钱多啊?你不要,那给我算了。”

    大叔说着,将楚尘手里的香烟抢了过去。

    抢过去以后,他顺势拆开一包,而后点燃了一支。

    二人在树荫下,开始聊起了秦思雨家的事情。

    透过那大叔的叙述,楚尘这才知道,秦思雨的父亲并非是她的亲生父亲。

    她的亲生父亲早在她八岁那年就病死了,而她现在的父亲,是她母亲改嫁之后找到一个男人。

    年纪比她亲妈都大上十好几岁,起初生活还算不错,但自打秦思雨离开镇子,去城里发展以后,她父亲,也就是那秦老头就开始犯懒了。

    秦思雨肯吃苦,又肯干,因此去城里以后,没多久就赚了不少,而她自己仅留点生活费什么的,其它的则全部寄给了在镇子里吃苦的母亲。

    她母亲心软,觉得家里钱够用,就没让秦老头去田里干活,老两口就指望着秦思雨每个月寄的钱过日子。

    可日子安逸以后,秦老头开始学起了打牌、炸金花之类的玩意,起初只是小打小闹,输个几十上百就不玩了。

    但随着时间一长,他渐渐养成了赌瘾,且越玩越大,不仅将秦思雨最近几年寄回来的钱都输光了,还每个月让秦思雨她亲妈给秦思雨打电话要钱。

    就在前些天,秦老头跟镇长家的儿子一起炸金花,竟是荒唐的,将自己家的闺女都给输了出去。

    而这次秦思雨她妈找秦思雨回来,就是让秦思雨跟村长儿子见面,认个脸的,顺带定个婚什么的。

    至于之后怎么了,那大叔也就不清楚了。

    大叔说,他不是个喜欢八卦的人,他之所以知道这些,是他婆娘跟他说的。

    毕竟,这镇子也就这么大点地方,大家彼此相互都认识,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情,即便足不出户,也都能知道。

    问清楚关于秦思雨的事情后,那大叔就径自回家去了。

    楚尘看着秦思雨家的院子,一时之间,也有些不是滋味。

    “小雨真命苦,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混账后爸呢?”

    楚尘低声叹了口气,而后开启透视能力,扫了那院子一眼。

    透视异能开启以后,楚尘并没有发现秦思雨,就在他准备收回异能时,他却是见到秦老头正在殴打秦思雨的亲妈。

    “球事不懂,你一个婆娘家的,跟我瞎哔哔啥?老子怎么就把你女儿输了?你要知道思雨丫头迟早是要嫁人的,镇长的儿子有啥不好的?”

    “思雨丫头跟了镇长,以后就是享福的日子,你害怕她受苦不成?莫说是思雨丫头了,就连我们两都能跟着沾光。”

    “以后,你要是再在我耳边说什么我害了思雨丫头,我就打断你的腿,听见了没得?”

    秦老头说着,使劲用手里的竹竿抽打着秦思雨的亲妈。

    她亲妈人到中年,有些微微的发胖,衣着朴素,黑眼圈很重,肤色有些蜡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被秦老头抽了几棍子后,身体就一直在打着颤。

    “艹!”

    见到这一幕,楚尘有些看不过去了。

    虽说这是他们的家事,但楚尘仍旧打算去管一回别人家的闲事。

    楚尘来到院门口,暴起一脚,直接将院子的大门给踹开了。

    巨大的响动,惊动了院子里的秦老头,就连隔壁左右的邻居也都闻声从自家院子里走了出来,一个个围到了秦思雨家的院子外,探着脑袋看热闹。

    那些看热闹的人里,就包括了之前告诉楚尘关于秦思雨家里事情的那个大叔。

    “你个龟儿子,竟然跑到我家里来撒野,难道你想找死不成吗?”

    那秦老头怒视着楚尘,一边说着,一边挥舞着手中的竹竿,作势要打楚尘。

    楚尘眼眸一眯,大手快速一抓,一把将竹竿从秦老头手中夺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