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60章 不得人心
    “镇长回来了!”

    秦思雨一下子瘫坐在了床上。

    她今天穿的是一身橙色的连衣裙,但此时连衣裙都已经变成了碎布条了。

    要不是贴身衣物还未被扯烂,她估计已经露点走光了。

    “有我在,别担心。”

    楚尘将自己的休闲外套脱了下来,而后披在了秦思雨的身上。

    刚说完一句话,一名叼着香烟,戴着蓝色破帽子的中年男人就走进了屋子里。

    那中年男人正是鸣玉镇的镇长。

    镇长第一眼就见到了楚尘与秦思雨,秦思雨,他是认识的,但楚尘他却没见过。

    “涛子?”

    镇长很快就发现了被楚尘一拳打死,翻着白眼,已经彻底死透了的儿子。

    他大声喊了一声,而后快步冲上去摇了摇儿子的尸体,见自己的儿子竟然真的死了,镇长顿时暴跳如雷。

    “思雨丫头,你快说,我家涛子是被谁打死了?”

    镇长眼眸圆睁,怒视着楚尘与秦思雨。

    那凶狠的,如要吃人的模样,可把秦思雨给吓坏了,她身体直哆嗦,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她一咬牙,就要说是她杀的人。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楚尘却是上前一步,冷声道:“你儿子是被我一拳打死的,要报仇什么的,冲我来就行。”

    “好!你小子有骨气,我儿子你都敢杀。”

    镇长气得脸色涨红,他没有跟楚尘硬碰硬,而是快步走出了房间。

    楚尘见状,也跟着走了出去,刚走出去,就见到院子里已经多出了十多名镇子里的劳动力。

    “乡亲们,我家涛子被人打死了,大家伙帮个忙,帮我把这杀人凶手给抓起来。”

    镇长发话,那些镇子里的劳动力自然是不敢拒绝的。

    当下,一群镇子里的庄稼汉们就要上来抓楚尘。

    “砰!”

    在这些庄稼汉们冲上来之前,楚尘忽然一拳砸向镇长家的大门。

    一拳下去,那实木大门砰地一声就被砸的稀碎,一时间,木屑纷飞,刚刚还好好的大门就变成了一堆烂木块了。

    那些原本打算冲上来的庄稼汉见到这一幕,哪还敢上前一步,无不是如见了鬼一般的向后退开。

    “你……你们这帮怂货,上啊,打死他个狗东西!”

    镇长见那些劳动力都怂了,顿时破口大骂了起来。

    然而,任由镇长怎么骂,那些劳动力们都不敢上前一步。

    开玩笑,楚尘一拳把那么结实的木头门都给打烂了,这谁要上去,不就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吗?

    “你们都听着,要是你们今天放跑了这个杀死我家涛子的凶手,以后你们都没好日子过!”

    镇长自己也不敢跟楚尘动手,只得威胁那些劳动力,让他们蜂拥而上,抓住楚尘。

    “你个不要脸的东西,当初你竞选镇长的时候,不是我们,你能当上吗?你当上镇长以后,之前说的话,都成了放屁!”

    “各种拿我们当牛使唤就算了,还纵容你家涛子祸害镇上的黄花大闺女,现在好了,恶人自有恶报,你家涛子被人打死了,这特娘的就是他活该,是他自找的。”

    “你要想替你儿子报仇,你自己咋不上?威胁他们算啥本事?”

    躲在院子外观望的大叔听到镇长在那吼,一时脾气上来,冲进院子就跟镇长怼了起来。

    “就是,你儿子死了,你自己都不敢上,凭啥让我们去送死?”

    一名庄稼汉被镇长骂了一顿,也有些火大了。

    “没好日子过就没好日子过,反正自打你当上镇长以后,我们大家伙就没过过好日子。”

    “就是,大不了搬家,去别的镇子,我就不信,你一个破镇长还能反了天不成?”

    “说的对,不给他个狗r的干活了。”

    “对,不干了!”

    那些庄稼汉们平日里没少受镇长的气,这会儿被骂了,顿时一个个的都爆发了出来。

    他们将手中的一些干农活的工具都给扔在了地上,宣示着他们罢工的态度。

    “你们……”

    镇长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了。

    “叮叮——”

    就在这时,楚尘忽然接到了电话。

    打电话来的是易晓云,楚尘见这边暂时也没啥大事,于是就接通了电话。

    “楚尘,我这边有王雪琪的线索了,不过是不是她,我也不太肯定。我还在调查中,估计两天左右,就能有准确的消息和结果了。”

    “咦,你那边怎么那么吵?你在做什么呢?”

    易晓云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没什么,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我一个朋友……”

    楚尘将今天发生的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遍。

    “呸,不就是个破镇长吗?你等着,我这就去找洺曦姐。”

    易晓云说着,忽然将电话给挂断了。

    “喂……”

    楚尘有些无语,他并没有打算找李洺曦帮忙的。

    但转念一想,这都闹出人命了,就他的能耐,杀人惹祸还行,善后什么的,他就没那本事了。

    反倒是李洺曦,毕竟是首富的千金,圈子大,人脉广,只要花点钱,这点事情也就摆平了。

    想到这里,楚尘也就释然了,他自然是不会跟李洺曦客气的,毕竟,李洺曦是他的女人,自己的女人帮自己的忙,那不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吗?

    “酗子,你带着思雨丫头走吧!”

    那大叔十分仗义的道。

    “走什么走?我已经报警了,等等警察就来了,你们谁也别想走,谁要是放他走了,谁就是帮凶,都得被抓去坐牢的。”

    镇长闻言,立马怒道。

    他不敢跟楚尘动手,只能偷偷报了警,并死死的盯着楚尘,以免楚尘开溜。

    “大叔,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是我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楚尘有些感激的冲那大叔点了点头。

    那大叔虽是热心肠,但事情闹大了,他也要摊责任的,如今楚尘都这么说了,他也就顺势答应了。

    “您有一条短消息。”

    过了大概有二十分钟左右的样子,楚尘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

    还不等他查看信息,一辆警车就停靠在了镇长家的院子外头。

    四名穿着制服的警员从车里钻了出来,径自来到了镇长家。

    “警察同志,就是他,就是他杀了我儿子,你们赶紧把他抓起来,别让他跑了啊!”

    镇长快步迎了上去,并指着楚尘恶狠狠的道:“这家伙练了点功夫,刚刚一拳把我家的门都给打烂了,你们最好先打他几枪,不然他肯定不会乖乖跟你们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