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99章:少女莲心
    ,!

    张清雅一掌将张彦打成了重伤,本以为那叫莲心的少女跟张彦实力相当,也是随便可以完虐的存在。

    可少女接下的举动,却是让张清雅脸色大变。

    那一道剑光,快的出奇,而且还是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杀来的。

    面对这这一道剑光,张清雅不敢硬接,她隐隐感觉到了这一道剑光之中的不凡。

    当下,她身子向后仰倒,堪堪避开了那一道剑光。

    只不过,当她避开剑光之后,那叫莲心的女子却是脚踏玄妙步伐,一下子欺身而进,一掌狠狠拍在了张清雅的胸口处。

    “砰!”

    张清雅刚刚直起身子,就被那突然出现在自己跟前的少女一掌击中了胸口,当场吐血后退。

    她一脸惊讶的盯着那少女,怎么都在看出来,这个长相水灵,年纪不大的少女,竟是拥有如此强横的实力。

    “这一掌,是替阿彦打的,怎样,滋味如何?”

    少女一招得手,却是并未趁胜追击。

    “哼,小丫头片子。”

    张清雅冷哼一声,微微调息之后,便是冲了上去。

    两人拳来脚往,一脸交手十余招。

    片刻后,两人同时拍出一掌,而后拉开来彼此之间的距离。

    距离刚拉开,那少女却是念念有词的嘀咕了起来。

    还不等张清雅疑惑那少女在念叨些什么,忽然见到少女衣袖之中再次杀出了一道剑光。

    那剑光如被人控制了一般,杀向了张清雅,张清雅避开后,那剑光却又折返回来,再次朝她杀了过去。

    一时间,张清雅在那剑光的攻势之下,节节败退,只能狼狈的逃窜。

    “哼,我看你能躲得了多久。”

    少女见张清雅身手了得,却是轻轻一跺脚,下一秒,又一道剑光忽然从她的衣袖之中飞了出去。

    一道剑光,就已经让张清雅狼狈不堪了,两道剑光之后,张清雅顿时招架不住了。

    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她的身上就多出了七八道剑伤。

    “嗡嗡嗡——”

    又过了一分钟左右,两道剑光一左一右,直接悬浮在了张青艳的脖子两侧。

    似乎只要张清雅有所异动,那两道剑光便会洞穿她的脖子,将她的头颅斩断。

    “之前阿彦说的话,你可曾听明白了?是否还要继续装傻?”

    莲心双手抱胸,一脸傲然之姿,在看向张清雅时,更是如在看着一只蝼蚁一般。

    “张氏集团的股份已经变卖出去了,我从中赚了八千多万,这笔钱,我会如数归还于你。”

    自己的命被别人捏在手心里,张清雅自然不敢乱来。

    况且,张彦此次过来,只是求财罢了。

    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又何必摊上自己的一条命呢?

    想通这点,张清雅的态度也好了不少。

    “钱暂时放在你那,但是,我要你替我重建张氏集团,而且,必须在五天之内完成!如果五天之后,张氏集团不能成为江宁市第一集团,你就等着人头落地吧!”

    在莲心与张清雅动手之时,张彦一直在默默调息,这会儿,他的伤势已经无碍。

    “五天?”

    听到张彦这么说,张清雅却是有些为难。

    这要求本就有些过分了,但这个五天完成,却是更加过分。

    “咻——”

    见张清雅有意见,莲心目光一凝,下一瞬,一道剑光忽然在张清雅的脸颊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刺痛感让张清雅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她叹了口气,却是不再说话了。

    “对了,楚尘住在哪里?”

    张彦转身准备离去,但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止住脚步问了一句。

    “他……”

    张清雅起初还有些犹豫,但想到张彦与是来找楚尘寻仇的,她却是立即道出了楚尘的住处。

    对于楚尘的住处,张清雅早就调查过了。

    毕竟,楚尘对她做出了那种事情,想要报仇的她,怎么可能不去调查楚尘的行踪呢。

    从张清雅那得到了楚尘的行踪后,张彦便带着少女莲心离开了泛海酒店。

    “阿彦,我们是现在就去找那个叫楚尘的小子吗?”

    刚来到酒店的大厅,莲心忽然问了一句。

    “从宗门到江宁,这一路舟车劳顿,你都没有好好休息过,况且,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还是找个地方休息一晚吧!等养足精神,明日再去找那楚尘报仇也不迟。”

    张彦摸了摸莲心的脸颊,一脸温和的道。

    “嗯,我听你的。”

    莲心俏脸一红,却是很小鸟依人的搂住了张彦的胳膊,那动作,如热恋之中的情侣一般。

    “阿彦,如果你晚上睡不着,我可以……可以跟你一起睡的。”

    离开酒店后,莲心鼓足勇气,用细弱蚊蝇般的声音低声说道。

    听到这话,张彦如何不知道,莲心这是在暗示他,然而,张彦非但没有激动,反而脸色煞白。

    “阿彦,你怎么不说话了?”

    莲心见张彦没有吱声,又羞又怒的问了一句。

    张彦心中苦涩,他的某个地方被楚尘一脚给踢废了,压根不能行男女之事。

    可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能告诉莲心的。

    要是莲心知道这个,定然会疏远他。

    要知道,莲心的父亲可是宗门之中的……他之所以能一日千里,并且进入内门,甚至成为那位长老的弟子,这都得益于莲心的父亲。

    如果莲心与他的关系生疏了,那么,他在宗门之中的优势也就荡然无存了。

    为了自己以后能变得更加强大,为了以后能有办法恢复自身的缺陷,张彦必须隐瞒这一件事情,而且,他还必须牢牢的抓住莲心的芳心,让她死死的爱上自己。

    “莲心,你可别诱|惑我,我不想死!”

    张彦一脸苦涩的笑道。

    “什么意思?”

    莲心不太理解的望向张彦,有些不理解张彦为何会有如此一说。

    “你才十六,若是在这个年纪破了身,日后在修炼一途上,那就是如履薄冰,你父亲要是知道是我害了你,他还不得一掌劈了我啊?你要是真想跟我在一起,以后这种话就莫要再说了。”

    张彦解释道。

    听完张彦的解释,那叫莲心的少女俏脸忽然一红,这一层厉害关系,她的确没有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