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35章:血光之劫
    ,!

    “奋斗?努力?时间?呵呵,楚尘啊楚尘,你还是那么多幼稚,你能成熟一点吗?我现在过的比你好,我要什么有什么,我已经是成功人士了,我有属于自己的上市公司,我有属于自己的财富,我需要你为了我去奋斗吗?”

    孙婷怒极反笑。

    “我看错你了,原来你是这种女人,没钱的时候就跟我在一起,让我各种伺候你,养活你,有钱了,就一脚将我踹开,你这个绿茶婊,心机婊,贱女人!”

    楚尘眼神由愤怒转变成了怨恨,他大声的谩骂着。

    “保安,把这人给我撵出去。”

    孙婷大怒,直接叫来保安,让保安将楚尘撵走。

    然而,在保安刚进办公室的时候,楚尘却是突然从腰间掏出一把水果刀,大声吼道:“孙婷,你是我的,没人可以将你从我身边夺走!”

    他大声吼着,同时一个健步扑向了孙婷。

    孙婷吓的脸色发白,她下意识的掏出放在办公室抽屉里的手枪,而后抬手就给了楚尘一枪。

    “孙婷,你……好狠的心……啊!”

    楚尘中枪后,一脸痛苦之色的趴在地上,他呆呆的望着孙婷,眼眸中满是爱与恨的复杂神色。

    不一会儿,他便彻底的断气了。

    看着已经死去了的楚尘,孙婷心中感觉有些刺痛,但想到自己的未来,那股刺痛感便逐渐减轻了。

    “我是天之骄女,我的男人绝不能如他这般窝囊,平庸!对,他配不上我,他活该,他要是不粘着我,也不会死。对,就是这样,他该死,该死……”

    孙婷瘫坐在办公椅上,嘴里念念自语道。

    “人死不能复生,孙婷小姐,请节哀吧!现在,我数一二三,你就振作起来,忘记那个叫楚尘的男人,他已经死了,你必须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一。”

    “二。”

    “三。”

    当催眠师数到三时,只见那躺在躺椅上的孙婷的身上忽然爆发出了一圈月白色的波纹,波纹迅速扩散开来。

    紧接着,催眠师忽然感觉腰部传来一阵刺痛感,他忍不住低头看了过去,只是,随着他低头的动作,他的身体竟是一下子向前倾倒了下去。

    在身体倾倒的同时,他惊恐的发现,自己身体竟然被一分为二,下半身好好的站着,而上半身却是掉在了地上。

    “啊——”

    催眠师惊恐的惨叫了起来。

    只是,刚喊了两声,他嘴里便不住的冒出血水来。

    “噔——”

    高跟鞋踩踏在木地板上的声音传入催眠师的耳中。

    他斜眼瞟了过去,就见之前被他催眠的孙婷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她全身衣衫无风自动,连带着她那如瀑布般的青丝同样随风而舞。

    “好……美!”

    当看到孙婷的面容,以及那一股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如月宫仙子一般的出尘气质后,催眠师喃喃自语了起来。

    话音刚落,他只觉得眼前一下子变得无比的昏暗,紧接着,他的意识便开始迅速的消散。

    “这便是月华剑典的第三重境界,太上忘情么?”

    孙婷站在原地,目光深邃如渊,她眼眸微垂,瞟了眼那已经死去了的催眠师,随即右手一挥,那催眠师的尸体便被吹飞了出去。

    催眠师的血水染红了一大片地面,而此刻,孙婷却是踩在催眠师的血水上,一步一步的离开了这家会所。

    不多时,孙婷就回到了别墅之中。

    刚进入别墅,就见鲁叔早已经在别墅里等着她了。

    似乎感受到了孙婷的‘不一样’,鲁叔微微一惊,随即惊道:“婷婷小姐,你成功了?”

    “嗯。”

    孙婷微微点了点头,语气淡漠,神态高傲。

    “我需要闭关一些时日,不论有任何事情,都不要来打扰我。”

    孙婷说着,便要上楼去。

    “等等,婷婷小姐,主人之前回来过,他让我转告你,等你回来后,就让我带你去宗门找他。”

    鲁叔赶紧说道。

    “我之前说的话,你没听懂吗?我现在要闭关,你主人的事情,等我闭关完了以后再说。”

    孙婷眸光一冷,一股杀意瞬间锁定了神色微变,准备发怒的鲁叔。

    在那股可怕的杀意之下,鲁叔心惊肉跳,本来准备呵斥的话语,一时间,却是没敢说出口来。

    孙婷冷哼一声,无视了一脸惊恐之色的鲁叔,自顾自的上了楼去。

    待孙婷上楼以后,鲁叔这才长吁口气,同时神色有些不悦的嘀咕道:“这孙婷,得了点机缘,便开始膨胀了,哼,等我将此事禀告给主人,少不了她的‘好’果子吃。”

    ……

    时间流转,又过去了十日之久。

    在这十天里,楚尘每天要做的就是熟悉自己的新能力,以及修炼。

    而晚上,他会抽出一点时间来,与自己的女友好好‘恩爱’一番。

    十日后的正午时分,楚尘正在阳台吸收着太阳的极阳之气,但客厅里,却是传来了张明道的声音。

    “楚尘,伏龙剑宗的吴情与你是什么关系?”

    张明道突然的一句话,让楚尘有些愕然。

    不过,转念一想,吴情那不就是自己的师傅吴老吗?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楚尘依旧在修炼,但还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昨日夜观星象,发现那无情剑仙的命星有些黯淡无光,若是没猜错的话,他应有血光之劫,若无贵人相助,五日内必死。”

    张明道来到阳台,看了看楚尘,随即目视东南方道:“我见你脖子上挂着的,正是那吴情剑仙的佩剑,料定你与他应该是相识一场,而你的一身本领,极有可能也是他传授于你的。”

    “无情剑仙?血光之劫?”

    楚尘有些不淡定了,他睁开眼睛,好奇的望向张明道:“吴情是我师傅,你怎么知道他有血光之劫?”

    “我从星象上看出来的,他的命星与他的命数是联系在一起的,这一点,是做不得假的。”

    张明道微微点头,随即又道:“说来也怪,我前些时日见他的命星明亮浩瀚,但昨日却又发现他的命星变得异常的黯淡,若是没算错的话,这应该是快要陨落的前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