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43章:大闹宗门(1)
    ,!

    “咻——”

    一道白光忽然在火山空间之中呈现,下一秒,白光骤然扩大,化作一扇由白光凝聚而成的入口。

    入口处,一名头发斑白的老者忽然走了进来。

    “吴情,今日便是你受刑之日,若是你死后能见到你父亲,记得替我向他问好。”

    大长老清风御空飞到了石台之上,双手连点四下,直接将胳膊粗的铁链给斩断了。

    他大手一抓,如潜龙吸水一般,直接将吴情吸到了半空之中,之后,他头也不回,带着被他用真气包裹住的吴情,飞出这边火山空间。

    “这里已经不用你们镇守了,且随我一同去宗门大殿。”

    飞出那边空间之后,大长老清风对四名白衣青年说道。

    说完,他便化作一道长虹,带着吴情一下子冲出了山洞,往宗门大殿的方向飞了过去。

    身后,四名白衣弟子则各自拔出自己的佩剑,以御剑之术,踏剑飞行,紧随其后。

    不一会儿,加上吴情的一行六人便来到了宗门大殿之中。

    “吴情,还不跪下认罚。”

    当吴情双脚刚刚接触到地面,就听到大殿右前方一名黑胡子老头陡然厉喝了一声。

    他这一嗓子,如狮吼功一般,镇的人耳膜发疼。

    “你个老杂毛,不会好好说话吗?吼你妹啊,不知道你很吵吗?”

    被吼了一嗓子的吴情脸色一变,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大殿上的众人听到吴情竟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无不是一脸惊讶的望着他。

    感受到大殿上所有人的目光,吴情嘿嘿一笑,道:“虽然我长得帅,但你们也不用这么看着我吧?不知道这么看我,我会不好意思吗?”

    “呸,不要脸!”

    方才那名黑胡子老头呸了一声。

    “你个老杂毛,上辈子肯定是个哑巴,不然这辈子怎么就这么话多呢?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不用在这里秀存在感,即便你话多,嗓门大,那又如何?这能掩饰你长得丑的事实吗?”

    吴情皱着眉头,怒气冲冲的呵斥道。

    “这……”

    偌大的宗门大殿,几百号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吴情。

    这个此时如泼妇骂街一般,毫无素质可言的家伙,真的是昔日那个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无情剑仙吗?

    虽说两人长得是一个模样,但这前后的差别,也未免太过巨大了吧?

    “吴情,你三番两次的羞辱老夫,今日,我就要打烂你的嘴,让你再也不能说出一句话来!”

    那黑胡子老头气炸了。

    人当着所有人的面,骂了两次,他一张老脸早已经是涨得通红了。

    他怒喝一声,就要冲过去收拾吴情。

    但却被掌教至尊李沧乾给呵斥住了,“他已是将死之人了,你与他计较些什么?”

    “掌教说的是,是我气糊涂了。”

    黑胡子老头听到李沧乾都发话了,只得咽下这口气,狠狠的瞪了楚尘一眼。

    “吴情,我且问你,你对自己所犯的过错,是否认罪,是否悔不当初?”

    李沧乾目光一凝,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如泰山压顶一般的镇压向了吴情。

    这一刻,吴情只觉得自己的身上如背负山川河流一般,被压得喘不过来气,同时也动弹不得。

    “艹!”

    吴情低喝一声,一发全身之力,忽然间,那股如泰上压顶一般的气息竟是消失不见了。

    这一细节,看似平平无奇,但却是令得那些修为高深的精英弟子,内门长老,以及三宗掌教,齐齐变色。

    就连伏龙剑宗的掌教李沧乾,也是一脸震惊之色。

    “李沧乾的境界压迫,竟被他如此轻易的碾碎了?”

    手持折扇的中年男子惊讶道。

    “这吴情,莫非是扮猪吃老虎,就他刚刚那一手,明显是处于全盛时期,甚至境界可能已经超越了李沧乾,看样子,今天有好戏可看了。”

    面如冠玉,身披金丝披风的中年男子目光闪烁的道。

    “吴情师兄,我就知道,你绝不是那种无脑送死的白痴!”

    站在二人中间的那名冷艳女子目光灼灼的望向吴情,眼眸深处,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爱慕之意。

    短暂的震惊之后,李沧乾一拍金龙座椅的把手,怒斥道:“还不快将这叛徒给我抓起来。”

    话音刚落,清风大长老以及之前被楚尘骂过的那名黑胡子长老在内的四人同时踏前一步,就要出手制伏吴情。

    “想抓我,那就试试看吧!”

    吴情冷笑道。

    “且慢。”

    但就在这时候,那名面容清冷,姿色不俗,身材高挑,身穿白色纱衣的美|艳女子忽然走了出来。

    她微微欠身,不卑不亢的对李沧乾道:“掌教师兄,吴情师哥虽然犯了滔天大罪,闯下弥天大祸,但请念在同门情谊的份上,让婉儿去劝他束手就擒吧!”

    “好。”

    李沧乾眸光闪烁,想了想,便答应了下来。

    之后,就见到那自称为婉儿的美|艳女子从大殿的台阶上缓缓走了下来,她周身有着一股淡雅出尘的气质,就如天上的仙女,忽然落下凡尘一般的来到无情的面前。

    “吴情师哥,你已经犯下大错,为何时至今日,还不诚心悔过?你可知,你现在这样,让婉儿有多么的寒心么?”

    名为婉儿的女子痛心疾首,伤心不已,泫然欲泣的望着吴情。

    她一边说着,一边挽起衣袖准备擦拭眼角那压根就没有流出的眼泪。

    “寒心?”

    听到这话吴情冷笑,随即怒骂道:“你这个人尽可夫的贱人,你有什么资格让老子悔过,还有,你寒心关老子屁事?你什么玩意,滚一边去,别在这边恶心老子。”

    这番话,楚尘憋了好久了。

    他的师傅早就被他掉了包,让蛇姬带到了安全的地方,而此时在大殿之上的吴情,其实是用易容术变了模样的楚尘。

    楚尘原本是不知道师傅吴情与这个贱人的事情的,但方才被带到大殿之时的路上,他听到了一些弟子们的议论。

    并且那些议论的话题正好是他师傅吴情与这个叫冷婉儿的女子之间的曲折故事。

    说白了,就是个趋炎附势的绿茶婊,勾搭上了当时还是宗门继承人的吴情,最后被大师兄,也就是现在的掌教至尊李沧乾给上了。

    自此两人就开始合起伙来坑他师傅吴情,可怜他师傅对冷婉儿一往情深,最后被害得气死父亲,还被李沧乾找借口打成重伤,若不是当时另外三宗之中的女宗主求情,估计他师傅的坟头草都有一米多高了。

    当然,他所听到的并非是这样的,但透过分析,以及方才用透视能力检查那冷婉儿的身体,他发现这冷婉儿早特么的成黑木耳了。

    就这贱人,竟然还在自己面前上演苦肉计,着实是将他楚尘给恶心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