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65章:太上长老
    ,!

    感应到楚尘身上陡然爆发出来的灵魂气息,太上长老宛若十七八岁,孩童一般的脸颊上,忽然呈现一丝震惊之色。

    但她脸上的震惊之色,转瞬即逝,快到楚尘,甚至是在她近前的秋芷岚都没有发现。

    “师尊,楚尘这小子是半路出家,不懂礼仪,还望师尊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秋芷岚见楚尘竟然震散了太上长老的境界威压,脸色一变后,赶紧与自己的师尊求情。

    “不愧是吴情那狂妄之徒的弟子,却有几分本事。”

    太上长老的境界威压被楚尘轻易破解,她非但没有动怒,竟还夸了楚尘一句。

    听到这话,秋芷岚有些惊讶,她印象中,太上长老,也就是传授她本领的师尊,是一个十分严格,而且极其注重礼仪的老顽固。

    可此时,她竟是破天荒的没有与楚尘计较,虽不知道原因,但秋芷岚还是稍稍松了口气。

    “老前辈,你这就有些不厚道了,我怎么说,也是客,再者说了,若不是我,你们兰剑宗可能已经被灭了。你不好好感谢我,请我喝口茶就算了,竟还……”

    楚尘开始抱怨了。

    “楚尘,不得对我师尊无礼。”

    刚松了口气的秋芷岚忽闻楚尘竟然这么跟自己的师尊说话,顿时暴跳如雷的呵斥了楚尘一句。

    “岚儿,你这脾气日后可得改改,楚尘他说的没错,原来是客,方才,是我无礼了。”

    太上长老含笑道:“楚尘,若不嫌弃,我可让岚儿替你倒杯茶水。”

    她说着,随即指了指她对面的那个竹椅,其意思,是请楚尘坐下。

    见此一幕,楚尘倒也没有矫情,刚刚累了够呛,能坐着,他自然是不愿意再站着的。

    不过,秋芷岚却是有些不爽了,自己是兰剑宗掌教至尊,又是师尊的亲传弟子,而那楚尘,不过是一个真气外放境界的蝼蚁罢了。

    怎么自家师尊还如此看重他,又是请他坐下,又是让自己这个掌教至尊给他倒茶。

    难不成,自己这掌教至尊不要面子的吗?

    这不明显拉低自己的身份地位了么。

    她心中虽有不满,但却也不敢在太上长老面前表露出来。

    “岚儿,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给楚尘公子倒茶。”

    在秋芷岚心中不满的寻思着的时候,太上长老的声音忽然传入她的耳中。

    闻言,秋芷岚神色有些古怪的看了太上长老一眼,而后又‘恶狠狠’的瞪了一脸嘿嘿坏笑的楚尘一眼,这才转身进竹屋之中找茶水去了。

    太上长老将秋芷岚与楚尘的‘眉来眼去’看在眼底,心中却是一阵欢喜。

    “楚尘公子,你如今多大年纪了?”

    秋芷岚进竹屋去了,太上长老则开始与楚尘聊起了天来。

    “二十出头,再过两月,就二十一了,前辈,你问我这个干嘛?难道您会占卜看相?”

    楚尘没有隐瞒,回答了一句,同时又好奇的问了一句。

    “不会。”

    出乎意料的是,太上长老想也不想的便摇了摇头。

    楚尘心中嘀咕,“不会你问个屁啊。”

    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嘀咕,要是当太上长老的面说,指不定就得被剥皮抽筋了。

    “前辈,你们兰剑宗的危机尚还未解除,您看,您是不是应该出去那啥,应付一下?”

    楚尘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心里却是忍不住诽谤这太上长老,你丫自家宗门都差点给人灭了,你还有心思在我面前故弄玄虚,当真是老不清白了。

    “无妨,万般皆是命,我兰剑宗命中注定有此一劫,逃是逃不过的,顺其自然便好。”

    太上长老笑吟吟的说道。

    “呵呵,您还真是看得开啊。”

    楚尘呵呵一笑,言语之中隐藏着一丝嘲讽之意。

    本以为那太上长老应该听不出来,却不曾想,她非但听出来了,并且还直接说了出来。

    “楚尘公子,你是否认为我见死不救,看着自己宗门之中的徒弟徒孙命悬一线,被人杀死,也无动于衷,甚至是有些冷血无情?”

    太上长老这般说道。

    她刚说着,秋芷岚便端着茶壶与茶杯走了出来。

    秋芷岚心中有些好奇,不知道自己的师傅怎么突然说这种话。

    但还是给自己的师尊、楚尘分别倒了一杯茶水。

    “是。”

    楚尘倒也没有说违心的话,直接就点头承认了。

    “你……”

    见楚尘竟然毫不犹豫的说是,秋芷岚差点没忍住将手中的茶壶扔到他的脸上。

    “哈哈,楚尘公子你果然与众不同,与你师傅吴情相比,你更显得真实,不虚伪。你很好,我对你很感兴趣。”

    太上长老闻言,哈哈一笑,并说了一句让楚尘以及秋芷岚都为之惊讶不已的话。

    “那个,前辈,您要是欣赏我,我乐于接受,但感兴趣的话,您还是算了吧!毕竟,咱两年纪相隔太大,我有点接受不了,再说了,那强扭的瓜可不甜的,您还是……”

    楚尘言语尽可能委婉一些的,变相的拒绝了太上长老的‘好意’。

    可听到楚尘这话的太上长老却是老脸一红,瞪了楚尘一眼不说,还气呼呼的道:“你小子油嘴滑舌,太能瞎掰了,我一大把年纪了,对这男女之事早已经心如止水了。况且,你在我眼里,不过就是一个三岁左右孩童罢了,你认为我会对你有非分之想?”

    “没有,那自然是最好的,不过,以后那种感兴趣之类的话就别再说了吧?我这心脏好,要换个心脏不好的,指不定就给吓死过去了。”

    楚尘嘿嘿一笑,直接跟太上长老开起了玩笑来。

    甚至于,他还直接拿太上长老开刷,搞的一旁的秋芷岚险些暴走。

    她这辈子最尊敬的就是太上长老,她的师尊,可楚尘竟是当着她的面,这么的调侃自己最敬重的人,这让她有些不能忍了。

    “楚尘公子,你觉得我徒儿岚儿如何?可入得了你的眼?”

    还不等秋芷岚暴走,太上长老忽然问了这么一个让秋芷岚有些措手不及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