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67章:我会对你负责的
    ,!

    “傻徒儿,你还不懂吗?这小子就是拥有九龙命格的真龙天子,唯有与他同房,方才能化解你体内情劫丝的毒,你以为为师吃饱了撑的,没事跟这无赖小子谈这种事情吗?这还不都是为了你。”

    太上长老脸色依旧有些不忿的道。

    她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被楚尘骂成了老不死,这简直就是在咒她早点去死的意思了。

    这混小子,嘴巴太特么的毒了。

    太上长老心中这般想着。

    秋芷岚在听到太上长老的解释之后,却是陷入了震惊之中。

    尽管,她之前有怀疑过楚尘便是那九龙命格的真龙天子,但她总觉得这种可能性太小。

    可她师尊都这么说了,那么,楚尘就必定是九龙命格的真龙天子了。

    她不相信别人,但她师尊的眼光,她还是十分相信的。

    想到自己的师尊,方才为了自己,那般放低姿态的,让楚尘娶自己,可楚尘竟还各种拒绝,一想到此,她就有些火大。

    “师尊,是岚儿误会您了。”

    秋芷岚给太上长老赔了个不是。

    “行了,带他进去吧。”

    太上长老倒也没有与自己的徒儿计较那些,她摆摆手,示意秋芷岚可以带楚尘进竹屋了。

    只不过,当秋芷岚抱着楚尘准备进屋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动静小一点。”

    “是,师尊。”

    此时,秋芷岚精致的俏脸儿早已经是红到脖子根了。

    换成是谁,遭遇这事,估计都得羞死。

    但没办法,谁让这是她师尊开的口呢,即便是再羞,那也得抱着楚尘进屋去。

    只不过,进屋之后该怎么办,却是让秋芷岚有些苦恼了。

    “师尊,那个……徒儿……不会……”

    犹豫了许久,秋芷岚还是主动开口向太上长老求助了。

    “猴急什么,这还是大白天呢。”

    听到秋芷岚的声音,太上长老头也不回的说道:“对了,我衣柜抽屉倒数第一格,里边有本书,你趁着现在没事,可以先看看。”

    “哦。”

    秋芷岚应了一声,随即回竹屋里翻箱倒柜去了。

    等找出那本太上长老让她看的书后,秋芷岚俏脸再一次的羞红了起来。

    “这……师尊怎么会有这种书。”

    秋芷岚一边红着脸,一边按耐不酌奇心的翻阅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不知不觉,便到了晚上。

    当天色彻底黑下去以后,太上长老的声音就从屋外传了进来,“时候不早了,早点开始吧。”

    “是,师尊。”

    秋芷岚将那书来来回回研究了一天,倒也不是说什么都不懂了。

    但真刀真枪的去尝试,她还是有些紧张,有些莫名的恐惧,但同时,也有些她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兴奋与期待。

    “你……想干啥?”

    当秋芷岚脱下楚尘的衣服,正准备去扒他裤子时,楚尘不知怎么的,突然就醒了过来。

    他无力的抬起头,看向那红着脸,双手已经将他裤衩拉到一半的秋芷岚。

    “你醒了?”

    秋芷岚问了一句废话。

    “要是不醒,你是不是就得把我先女干后杀了?”

    楚尘说着,忍不住眼眶一红。

    特么的,这都是什么事啊,不是说兰剑宗是名门正派吗?

    怎么还干这种勾当,这明显的是想要采阳补阴,将自己吸成人干啊。

    早知道秋芷岚是这种女人,对他抱有这种不堪入目的目的,他打死都不会答应送秋芷岚回兰剑宗。

    但此时此刻,所有的后悔,都已经晚了。

    他心里恨,恨师傅吴情的有眼无珠,要不是他坑自己,自己能摊上这档子破事吗?

    同时,他也恨自己,恨自己太傻,怎么就没早点发现秋芷岚对自己抱有不纯洁的动机呢?

    “你这人有点烦,你还是睡过去好了。”

    见楚尘红着眼,用恳请、哀求、楚楚可怜的眼神望着自己,秋芷岚心中越发有些羞了。

    她索性把心一横,而后一记手刀砍在了楚尘的颈部,楚尘闷哼一声,又一次的晕死了过去。

    “不……要。”

    楚尘昏迷前,就说了这么两个字。

    不过,秋芷岚却是直接无视了他临昏迷前的‘遗言’。

    夜色如墨,竹屋之中却是充斥着一股原始的,旖旎气息。

    竹屋外,太上长老揉了揉毫无知觉的双|腿,暗暗嘀咕道:“唉,没想到我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得帮自己的徒儿把风,这要是说出去,我这张老脸算是彻底没咯。”

    “岚儿,动静小点,不知道为师还在外边吗?”

    太上长老唏嘘不已,忽听屋子里动静变大了,当即有些不悦的提醒了一下秋芷岚。

    只不过,秋芷岚却是并没有搭理她,反倒那动静越来越大了。

    ……

    次日,清晨。

    “秋芷岚,你丫的不是人。”

    悠悠醒来的楚尘双手抱着薄薄的毯子,用羞愤欲绝的眼神死死的瞪着早已经穿好衣服,正梳理着一头如墨一般长发的秋芷岚。

    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被一个女人给用了强。

    这本就是一件够扎心的事情了,可偏偏更扎心的是,这用强就算了,还偏偏把自己给打晕了过去。

    导致他楚尘一晚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醒来时,才发现身体上的一丝不对劲。

    “事已至此,你说再多也是无用的,我劝你还是顺其自然吧。”

    秋芷岚一边梳理着长发,一边斜眼瞟了瞟如刚被糟蹋过后的小姑娘一般的楚尘。

    见楚尘那般可怜兮兮的模样,她心中到还有些于心不忍了,想了想,秋芷岚终究是说了一句,安慰,并且负责人的话。

    “你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听到这话,楚尘老脸一黑,特么的,我要你付个毛线的责啊?

    心中的悲愤,那是无法言喻的。

    他只觉得自己比那窦娥都特么的冤,但转念一想,刚刚瞅见的血丝,这秋芷岚还是个处子,怎么就偏偏想不通要和自己同房呢?

    再者,他并没有感觉的元阳之气有多大的亏损,这也就是说,秋芷岚并没有采补自己。

    既然不是为了采补自己,那为何会这么对自己呢?

    楚尘陷入了深思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