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73章:可疑
    ,!

    “咦?”

    见到那黑衣女子,楚尘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这不是之前刚来到兰剑宗那会儿,过来迎接秋芷岚的那几个女子其中的一个吗?

    怎么给红菱绑起来了,而且,听红菱的语气,似乎这黑衣女子犯了什么特别严重的错误。

    难道是前几天偷我内|裤的就是她吗?

    楚尘心中忽然想到。

    “黑瞳的事情容后再议,现在,我要宣布一件大事。”

    秋芷岚摆摆手,并没有第一时间处理黑衣女子的事情,而是将所有宗门弟子长老,全部召集到了大殿之上。

    “从今日起,兰剑宗掌教至尊之位,就由楚尘,楚公子来担任。以后,我就是兰剑宗的执法长老,大家可都听明白了?”

    秋芷岚目光环视一圈,厉声说道:“还不快拜见新一任的掌教至尊?”

    “掌教,这似乎于理不合吧?按照我们兰剑宗的规矩,掌教至尊必须是我兰剑宗的弟子才行,楚公子虽然相貌堂堂,天赋超然,但终究不是我兰剑宗的人,让他取代你成为兰剑宗的掌教,我怕弟子们会逆反心理。”

    秋芷岚话音刚落,大殿之中的众多弟子,长老们,却都是没有反应,唯独伤势还未复原的大长老站了出来,说出了大家此时心中的想法。

    “大长老说的对,您才是我们的掌教至尊,楚尘公子,还远远没有成为我们掌教至尊的资格。”

    红菱心直口快的道。

    “我们不要楚公子,我们就要秋掌教。”

    红菱说完,大殿之中不少女弟子几乎同时高喊起来。

    “混账,我的话你们都敢不听了?那么,太上长老的话,你们是否也不听了呢?”

    见大长老等人都极力反对,秋芷岚神色一冷,厉声说道:“你们以为,让楚尘担任兰剑宗掌教,是我的意思吗?其实,这是太上长老临终之前交代的。”

    “难道,你们想让太上长老死不瞑目吗?”

    秋芷岚厉声喝道。

    “太上长老的意思?”

    “太上长老死了?”

    “怎么会这样,太上长老不是在千云洞吗?难道是被李沧乾给……”

    “不可能李沧乾怎么可能会是太上长老的对手呢?”

    “掌教是最听太上长老话的人了,如果是太上长老的意思,那么掌教肯定不会忤逆的。”

    “……”

    秋芷岚提出太上长老,那些弟子们,连带着长老无不是一脸震惊之色。

    毕竟,与秋芷岚相比,太上长老的威严更甚一些。

    这就好像,秋芷岚发号施令,大长老等人觉得不可,便会站出来反驳,甚至要求她改变主意。

    但若是太上长老开口,借大长老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怎么,还不快拜见新任掌教至尊吗?”

    见那些长老弟子们的态度都变了,秋芷岚借势冷喝一声。

    “红菱,拜见掌教至尊。”

    “蓝蝶,拜见过掌教至尊。”

    “青蝉,拜见掌教至尊。”

    “……”

    以红菱为首的弟子们最先对楚尘跪拜行礼,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弟子都开始跪了下去。

    大长老为首的几名长老见状,叹了口气,相互对视了一眼,而后也都躬身冲楚尘行了一礼。

    至此,楚尘就名副其实的担任了兰剑宗的掌教至尊。

    “平身吧。”

    楚尘坐上了兰剑宗大殿上的凤凰宝座,他挥了挥手,示意那些弟子长老们可以起来。

    但他心里,却是在为刚刚那些家伙瞧不起自己的事情而嘀咕,“靠,要不是为了你们的秋掌教,我才不媳当这破掌教至尊呢。”

    “掌教至尊,黑瞳的事情,您打算如何处置?”

    见众人都已经跪拜过了楚尘这个新任掌教,秋芷岚,这才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

    随后,她指了指名为黑瞳的女子,询问楚尘道:“黑瞳在我兰剑宗遭遇灭顶之灾时,竟然公然偷袭大长老,若非我及时赶到,恐怕大长老已魂归西天。”

    “还有这事?”

    楚尘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

    兰剑宗的弟子们突然全身无力,无法运功,估计就是这黑瞳下的毒。

    之前,他就曾提醒红菱兰剑宗有内鬼,现在看来,这内鬼就是这黑瞳了。

    “掌教至尊,黑瞳之事,还请从轻发落,这事情其实怨不得她!她只是被有心之人利用,欺骗了而已。”

    出乎意料的是,就在楚尘准备责罚黑瞳时,被黑瞳重创,差点因此而死的大长老竟然站出来,替黑瞳求情。

    众人见大长老如此,都觉得大长老是宅心仁厚,心胸宽广,不愿与黑瞳这个晚辈计较。

    但楚尘却是不相信,因为他发现大长老在看向黑瞳时,眼神之中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愧疚。

    “大长老,那你就说明缘由,让本掌教知晓这其中的问题所在。”

    楚尘沉声道。

    与之前相比,楚尘坐上这兰剑宗掌教至尊以后,倒还真有几分王霸之气了。

    “其实,黑瞳之所以想杀我,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一个叫秦褚的小子,那小子是伏龙剑宗拍了勾搭我宗弟子的奸细。”

    “他佯装受伤,最后被黑瞳发现,而后将其救下,两人偷偷相处,于后山幽会,私定终生。但被我发现,且查出了,那秦褚与伏龙剑宗长老叶天樊偷偷回见的事情。”

    “我察觉到秦褚动机不纯,于是便将他杀了,至此,黑瞳便恨上了我!这一切,都怪我之前没有及早与黑瞳解释清楚,怨不得她,她也是个可怜之人,被人骗了而已。”

    大长老无奈一叹道出原委。

    “你胡说八道,秦褚哥哥根本不是伏龙剑宗的人,你就是怕我侮辱了兰剑宗的名声,所以才对秦褚哥哥痛下杀手的,……”

    黑瞳红着眼,厉声吼道。

    她整个人,如陷入癫狂状态一般,尤其是在看向大长老时,那眼神之中闪烁着的恨意与杀意,简直让楚尘有些心悸。

    “你若是不信我,大可以杀了我,但是,我希望你能好好留在兰剑宗,你的资质不差,没必要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而自毁前程。”

    大长老说着,右手一挥,一股无形剑气直接将捆宗瞳的捆灵索给斩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